中国视窗直播

河北衡水润露公司徐朝:一碗荷包面

2017-03-16 10:29:17    来源:中国网    

初中开学那天,邻村五个村的同学们都来我村上初中,村与村之间的同学互不认识,仨一伙俩一群聚在一起等待老师分班。不知哪村一位女生特抢人眼球,她美丽漂亮,端庄大方。最后,我有幸和这名女生分到了一个班,并派到一个桌。

接触后得知这名女生是王庄村的叫小蕊。因小蕊学习成绩好,班主任让她担任学习委员,这样我这个班长和学习委员同桌学习,也是天作之合吧。小蕊不但人长的好,而且心地善良,学习之余家中一些事也跟我唠叨。有时,她把家中的稀罕东西,如糖块什么的拿来给我吃,我家中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带给她。嘎戏子坏学生,我们的举动被同学们发现,有的学生私下说我们搞对象。同学们不议论前我们只是有莫名其妙的感觉,经同学们一说,使我们萌发了恋爱的意念。记得有一次上自习课期间,她忽然在练习本的背面写了一句话“好象对我说”,然后悄悄的推过桌上的“三八线”,神秘地问我:“你敢不敢反过来念一遍?”我暗地里先念了一遍,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见我那样子,她捂嘴笑了。这句话反过来念就是“说我对象好”,说完小蕊满脸通红。

初中毕业后,我俩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乡办高中。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俩分到了一个班。根据考试成绩和在初中的表现,我任班长,小蕊还是任学习委员。我和小蕊搞对象的事传到高中,并传到我村。只要放学回家,小蕊路过俺家,小孩们就喊:“小刚的媳妇来了。”喊的小蕊一路过我村就把辫子藏到袄里。闹的俺俩不敢在放学的路上一块走。一天早晨上学路上没人,小蕊骑车追上我说:“刚哥,你说说你村的孩子们,见头喊头,见尾喊尾,真是臊死人。”正说着,有的同学赶了上来。

六月的一天,中午放学后,走到半路突然下起雨来,道路泥泞,自行车挡泥板塞满了泥,走一段就得拿棍剔一下泥,实在推不动只好车骑人。走到我村,虽然雨停了,但小蕊累的实在扛不动车子了,“小蕊,别回家了,去我家吃了饭再一块上学去”,“刚哥,俺可不能去,咱俩的事,你村全喊动了”。我说,“这怕啥,他愿喊喊去吧”。小蕊听我这么一说哧地笑了。我爹娘看小蕊来我家喜出望外,娘心疼地说:“小蕊,饿了吧,我赶紧做饭去”。不大工夫,娘端上两大碗挂面卧鸡蛋端上来。面条细润莹白,葱花青翠鲜嫩,油光闪烁,香气弥漫。她说:“小蕊,快吃,这饭食是没过门的儿媳妇、女婿上对方家里来享受的待遇”。说的小蕊这顿饭都没敢抬头。由于刚刚下过雨,生产队没派活,社员们都在大街上站着玩,看到小蕊俺俩出来,人们议论:“怪不得人们说小刚搞对象,人家这闺女长得真俊”。臊的小蕊低着头走了一个大街。

三年的高中一晃而过,毕业典礼后,我和小蕊再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我们一只手托着自行车的凳子,一手扶着车把,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见不着小蕊的时候想表白,单独见到以后,却又不好意思起来。走了很长一段路,我鼓足勇气说:“小蕊,也毕业了,咱俩的事你看怎么样?”小蕊害羞地说:“刚哥,俺配得上你吗?”

那时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毕业后白天参加生产队劳动,晚上生产队又有学习活动,请假怕扣工分,除了晚上队上不学习,邻村放电影偶尔和小蕊见上一次面。那时还不开放,生怕别人说闲话,说上几句话就赶紧离开。毕业三个多月,县广播招聘撰写稿件的,经考试我被录用。拿到通知书,我顾不上回家,下了公共汽车,在附近村借了一辆自行车直奔离我村四里路的小王庄去找小蕊。小蕊的父母见我回来,很是知趣,寒暄几句后,就全出去了。小蕊见我满头大汗就问:“刚哥,你咋来了?”我说:“我被县广播站录用了”,小蕊激动地一把抓住我的手,这是我平生以来除摸过我娘、我姐的手,第一次和别的女人握手。顿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这时,小蕊突然松开手说:“刚哥,你高升了还要我吗?”我当时特别激动,把小蕊紧紧地抱在怀里,动情地说:“小蕊,你放心,我走到哪里都要你……”

一九七九年国家恢复高考,得到信后,我顾不上乘坐公共汽车,骑自行车赶到小蕊家送信,我问小蕊:“你准备考什么大学?”小蕊说:“刚哥,你学习好,好好复习,报考国家重点院校,将来出人头地我也沾点喜气。”我说:“小蕊,你这是哪里话,我们共同努力,争取考上重点大学,然后结婚成家。”小蕊低沉地说:“我只能报考师范,父母都有病,家里就我一个女儿,毕业后回村教学,好好照顾父母,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接下来,我们进入了紧张的复习。

高考结束后,我被国家一所重点院校录取,小蕊也如愿以偿考上了师范学校。在学校我们鸿雁传书,互相勉励积极学习。第一年寒假回来,爹娘给我准备了丰盛的礼物,让我去看望小蕊。我来到小蕊家后,全家人十分高兴,小蕊的母亲说:“小刚,饿了吧?”不大工夫端上两大碗“挂面荷包鸡蛋”,落下门帘,让我和小蕊一块吃。她近门的一个嫂子抱着一个小男孩进屋来,让小男孩喊姑父,多亏小男孩不会说话,如喊出口来多难为情。小蕊笑着说:“怕啥,喊,你就答应,反正是早晚的事。”母亲进屋后说:“你俩拉扯这么多年了,等毕了业,就结婚,今天这顿饭就算你们的订婚饭。”

大三暑假前,我突然收到小蕊的一封信:“刚哥,今年我毕业,你还有一年,我们尽量少通书信,把精力用在学习上。”看完信后,我对小蕊善解人意的做法很感动。暑假回家后,我怀着思念之情,急冲冲的赶往小蕊家。一到小蕊家门口,一下子愣住了,只见周围长满了杂草,大门紧锁。正在我不解时,一位老人告诉我,头两个月前小蕊母亲脑溢血去世,不久父亲肺癌晚期,小蕊只好退学在家照顾父亲。父亲动手术需十万元钱,一个女孩去哪筹借这十万元?她想求助一下小刚,但生怕影响小刚的学业。万般无奈,为给父亲动手术,小蕊忍痛嫁给邻村一个比她大十岁的建筑包工头瘸老五。虽然花了钱,但还是没能挽救她爹的命。

听完老人的叙述,我如五雷轰顶,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欲哭无泪,欲喊无声,我责怪小蕊出这么大的事,没有告诉我一声,恨自己心太实,没有和小蕊通信,是我害了小蕊的一生啊。朦胧中似乎看到小蕊的那条大辫子,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那对一笑深陷的酒窝。那碗热腾腾、香喷喷、让人暖心暖胃的荷包面的清香……

[责任编辑:张瑞超]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