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视窗直播

恩洪大山听花开(文/敖惠琼)

2017-03-16 09:39:29    来源:中国网    

中国网中国视窗    是谁,把七彩泼洒在了高耸的山峰、低矮的深谷?浓艳的色彩在山峦、沟壑扩散,漫向我目力不能及的范围,遍布。恩洪大山,那一日,我正好路过,让我震惊一路,一路所见的浮华,迎风绽放的杜鹃满山满坡,艳艳的红、淡淡的白、嫩嫩的粉、浅浅的紫、深深的黄……目极之处,尽是山花,层层叠叠堆积、铺展……

恩洪大山,当地人叫曹家大山,麒麟东山境内八十五座山之一,海拔2353米,分大吉姆山、小吉姆山、杨梅山,恩洪大山,往西绵延伸向远方的柳树梁子,营盘山;往北是毛栗坪,东南是杨梅山,大树脑包,大荞地脑包,往东是马鞍山、文笔山,往东北是望哨梁子,正北是杨梅山,西北伸向独脑子,连绵起伏,蜿蜒向前。

走进那些花丛,马缨花、滇朴、大树杨梅、云南山茶、三角红枫、云南樱花……林间更多的是树龄百年、千年的原始天然大树杜鹃林,玉蝴蝶、紫蝴蝶、琉璃红……高大、粗壮的枝干曲虬向上,极具王者气象,高达几十米,粗达几十公分的高寿杜鹃,满树的嫣红、艳红、淡紫、素白、橙黄,落英缤纷,一地的落红,空气中弥漫杜鹃的清芬。

传说,杜鹃花是由一种叫杜鹃的鸟啼血染成。一种花与一种鸟的关联,只有杜鹃。关于杜鹃凄美的故事,世世代代演绎。周朝末年蜀地君主望帝杜宇,因伤亡国之痛,死后魂化为鸟,日夜悲啼,口中滴血还口中念念不忘地重复着一句悲凄的话语: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声声悲凄,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啼血浸染了满山的杜鹃花,悲凄的啼鸣,为的是一段割舍不下的情。

杜鹃花又叫映山红、山石榴、山踟蹰、红踟蹰......彝族把杜鹃叫做索玛,将杜鹃花奉为圣花,在彝族史诗及民间传说中把杜鹃当作花神来祭拜。彝族妇女还把马缨花作为自己民族的图腾图案绣在自己的衣帽服饰,用来驱魔避邪,也象征繁荣昌盛。

带着绒光的艳红、深红,还有瓷一般的白。不管是高大的乔木,还是细小与低矮的灌木。一树一树,簇拥着挤挨着推搡着,倾情盛开。微风起时,枝蔓摇曳处,似火的红,如瓷的白,桔黄、淡紫。想象,与心仪的人走在这花丛里,或者,在花间的草地上躺一躺,包裹和围绕着的是一直漫向天际的浓艳色彩,与花树为伴,闻着山野的花香,看那些枝头开着的红艳花朵激情绽放,看天空飘下的花瓣,看那些轰轰烈烈绽放之后的一地落红……从花枝的缝隙看天,看花枝上飘过淡淡的云,听花开的声音,聆听内心隐秘的激情,看风过处飘落的花朵落在你的发际,落在你的近旁,花香的味道、青草的味道、泥土的芳香,让人迷醉......听蜂儿穿梭留下的蜜语甜言,看蝴蝶起起落落煽动的翅膀,听鸟语呼应唱和……山喜鹊、布谷鸟,还有麻雀。猜想那洁白的云,会不会是天庭晾晒出来的棉絮?

在这样的山林,想象林间会有的锦鸡、野兔,想象林间会有的天麻、杜仲、木耳、香菇、灵芝……想象那些缠树的藤,以及被藤缠过的树,想象在林中做窝的鸟,还有那些辨不清容颜的昆虫,都在这山花的大麾之下繁衍生息,生生不已……

恩洪大山,像是恩洪人的后龙山,庇佑护荫着世代的恩洪人。在恩洪,就连山村坟地的后龙树,都是一株株高大红艳的马鹦杜鹃充当,山下的村庄,附首而见的村庄,恩洪,山是村庄的背景,记录过古老的时光,看山上百花的集会,眺望山下的村庄,山下的恩洪村,这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古老村落,恩洪,总让人想起皇恩浩荡。在恩洪,立着一个高大的牌坊,上面有书法家的墨迹:乌蒙福地。恩洪大山,果然给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带来了福气,村里也走出去了不少能人,在他们眼里的这些达官贵人,为恩洪争了面子,也给世代居住的人增添了福气与贵气。山,中国传统文化里,有更多的象征意义,风水、龙脉、都跟山有关联。恩洪走出去的人多,这是村里人引以为傲的事,从大山走出去的人带给了全村人荣耀,他们的成就,代表了全村人的功名。

说到历史,直觉总让人把恩洪这个名称与皇恩浩荡相连,皇家的恩典总被民间的传说拿来演绎,这种演绎才有了脉络,有了源头,恩洪,果真与一段皇室的人的经历有关,当年,有位皇帝微服下江南路过这个地方,遇到了几天几夜大雨,皇帝带着随从住进了山崖上的石洞避雨,雨,下了几天几夜一直不听,等雨住了,洪水把山崖上的人困在了洞里,村民赶修了一座木桥才让他们终于脱险,得救的皇帝为了感谢村民,把这个村叫做恩洪,为的是记住这次遇险,也记住相救的恩情……从此,皇帝亲赐的村名恩洪沿用至今,世世代代的人感恩皇帝的恩典。

恩洪,大山就是村子的后山,恩洪大山,成为了一座雄性象征的山,一座护佑四方民众的山,恩洪大山,被人们向往、敬仰,因为,这里的山神与树神遍布,众神居住的山,头顶的天空比别的地方更蓝,众神护佑的村庄,静谧、安详。也许,那些山花就是为了选择这座雄性、神性的山,带着所有纤柔美丽汇集而来,集体呈现,像赴会的一个约,一年才有一次的约。一年一度,在清明前后,挤挤挨挨而来,推推搡搡而来,赴一个集体的约。把准备了一年的七彩任性的泼洒。只可惜,有缘见的人并不多,那些轰轰烈烈的呈现,并没有多少人有缘相见,因为这一切藏在深山里……要见,得有向往而坚定的心……正像唐朝诗人施肩吾的诗句中描述的那样:“杜鹃花时夭艳然,所恨帝城人不识。丁宁莫遗春风吹,留与佳人比颜色。”

那蓝得透彻的天,那抚在脸上带着野性的香氛的花朵,那花朵盛开时的声音,那弥漫的欢笑气息,定格在我记忆里。恩洪大山,在我的记忆里,成为一段不为人知的艳遇。

不由得深深感叹:长在这不为人知的大山深处的杜鹃是幸运的,可以尽情舒展自己的枝蔓,在高山之巅呈现自然生长的模样。向往来生长成一棵树,一棵这样的花树,拥有自己的枯荣和生长的声响,像恩洪大山那些无拘无束的花朵,开在山野,选择自己的方式绽放,紫了沟壑,红了山峦……

[责任编辑:唐富春]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