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靖:云遥遥 水涛涛

2017-02-28 10:25:29    来源:中国网    

中国网中国视窗讯 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星期,抓住了寒假最后的尾巴,邀一好友坐着动车,踏上南下闽南的旅程。

近八个小时的车程,一本《古文观止》只翻了五六篇,已到厦门北了。厦门的昼夜温差特别大,夜晚微风扑面,凉飕飕的。幸好在攻略在先,穿上薄羽绒衫后,倒也滑爽。到酒店已近九点,一夜无话。次日正值元宵佳节,六万多游客撒落到近二平方公里的鼓浪屿,确实感受到了游人如织。日光岩,更是只见屁股不见岩。同伴望岩兴叹,我硬着头皮挤到了顶峰,整个厦门尽收眼底,唯有双子楼璀璨夺目;头顶蓝天白云,俯瞰一望无际的大海,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云遥遥,水涛涛……”

自由行最大的好处不仅是不赶时间,更在于去留无意。晴朗的天空,凉爽的风,还有那醉人的大排档;啤酒加海鲜,漫随天际云卷云舒,可以尽情感受着厦门的慢生活。睡到自然醒,晃悠悠坐着公交去厦门大学。我想,厦大的美丽,在于有条不紊,静谧宁静;在于依山傍水,面朝大海;在于西装斗笠,中西合璧……漫步在情人谷,树荫草青,绿水茵茵,鸳鸯依人,鱼翔鸟鸣,相映成趣。“群峰倒影山浮水,无山无水不入神”。抬望五老峰,风轻云淡;放眼情人谷,波光粼粼,让我再一次想起了“云遥遥,水涛涛……”

心心念念的《云水谣》,心似猫爪。无论厦门或是漳州美味的海鲜及温泉,都没能绊住我匆匆云水谣的脚步。即便是中转南靖,也乐此不彼。一路上,山路蜿蜒盘旋,土楼若隐若现,山风凉爽习习,溪水缠绵绯恻。近二小时的山路颠簸,临近中午时分,我们终抵达了云水谣。云水谣出奇的宁静,静得只有溪水潺潺,默默流淌;静得只闻鸡犬之声,不见游人;偶尔疾驰而过的摩托,惊起了一池水鸭。商家、店家开着门各自泡着茶闲聊着,见游人也不主动出门拉客,当你一踏进门,便会热情邀你泡茶。安顿下来后,店家建议先去景区转一圈。

先去了怀远楼。绕楼一圈,叹为观止:这个粗壮的圆柱型大城堡,历经百年巍然不动,却是用泥土与鹅卵石砌成;进楼一瞧,惊叹不已:这木结构四层楼错落有致,简氏家族时代同堂,则是如此均等的耕读世家。出土楼,砍下村幽长的千年古道,湍急的溪流上,老牛悠然自得吃着嫩草,缕缕炊烟也不时送来阵阵农家的菜香。一棵垂着硕大胡须的老榕树,遮阴蔽日,枝蔓径直舒展到了水坝。树荫下,鹅卵石广场,结着与榕树一样大胡须的老人,悠闲地抽着土烟,妇人在溪边淘米洗菜,小屁孩追逐嬉耍……

坐着在榕树下,远眺近望:天上云,云下山,山上树、树下溪,溪中水。云、山、树、溪、水,构成了梦幻般的童话世界,有如一幅未干的油画,美得让人不忍触碰。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古树,让空气弥漫着清香;山哺水育,滋养着人的灵气。即便倭寇入侵,他们也能就地取材,造出这般坚固而又实用的土楼,庇佑子孙。与老人闲聊得知,在2006年拍电影《云水谣》前,他们世代耕读,种茶为生。当山泉浇灌的茶树,遇到了山泉的冲泡,其香可想而知;家禽、农作物都是喝山泉长大的,我们长教人好福气啊!

饥肠辘辘的我们,已受不了老人的山泉“充饥”了。赶回民宿,老板又熟练地从桶里放水给我们泡茶:这可是从山上直接引下来的泉水啊!喝一盏,果然清香无比。饭间我一直在留意,那山泉在哪儿可接。吃完饭准备上楼时,才见他去厨房接水,我也赶紧跟着接了一大壶。老板笑道:我这儿所有龙头放出来的都是山泉,兄弟尽管放心喝!我做贼似地回房,放了一壶,品了下,冰爽甘甜,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畅饮后,躺在床上,一下睡意全无。同伴鼾声雷动,百无聊赖的我,突然有了再看一遍电影《云水谣》的冲动。

于是,大半个下午,又在秋水与碧云那凄美绝伦、永无调和的“家国情仇”里,长吁短叹着。原以为如此优美的《云水谣》,定是汉乐府之类的爱情歌谣,却不料是这电影的片尾曲!汗颜之余,不得不折服编剧的技巧了:秋水与碧云,在这个云山雾水中,只能永远地“云遥遥、水滔滔,云水难相交”了!

(供稿人:周伟虎)

[责任编辑:陈双红]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