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中国视窗
当前位置:中国视窗 > 连载

郭沫若“别妇抛雏”归国抗战

郭沫若抽出一张日本稿纸,金祖同替他磨了墨。”郭沫若将写好的遗嘱交给金祖同,嘱咐说如果他在日本遭遇不测,就请在国内发表。”“缓急劳斟酌,安危费斡旋”金祖同从郭宅回去后,第二天就找到了为国民党从事情报工作的钱瘦铁,将郭沫若的遗嘱给他看。

2017-12-01来源:人民政协报

谢子长与刘志丹的革命情谊

刘志丹1922年至1925年在榆林中学读书期间,在校长杜斌丞延聘的魏野畴、李子洲等共产党人的教育下,接受了共产主义教育,于1925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谢子长和刘志丹虽然在榆林中学未曾谋面,但是共产主义信念已经将两人的政治追求紧紧联系在了一起。陕甘边区参加会议的有:特委书记张秀山、军委主席刘志丹、陕甘边革命委员会主席习仲勋、红四十二师师长杨森、政委高岗和张邦英、惠子俊、龚逢春以及红二十六军连以上的干部。

2017-12-01来源:人民政协报

永远的红军

在赣南,像廖月英、钟祖鉊这样投身革命参加红军的人还有很多。在江西赣南,记者寻访了十多位健在的老红军、红军失散人员和老苏区干部。苏区时期,村里16位钟氏同宗兄弟结伴参加红军,13位成为烈士并绝户,最后回来了3位,至今仍健在的只有钟祖鉊。

2017-12-01来源:新华社

军民齐心斗顽敌 革命火种燃琼岛

当年2月15日,中共琼崖特委在琼山县树德乡山心村召开第三次执委会议,形成了集中力量、打退国民党反共逆流、坚持团结抗战的决议,并决定将独立总队第二支队调回琼文抗日根据地,以加强抗日反顽斗争力量。至1942年1月,独立总队相继取得罗蓬坡、斗门、大水反顽战斗的胜利,“这次战斗是琼崖国民党军与我独立总队的一次主力决战,其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历时之长,在琼崖革命斗争史上是空前的,巩固了琼文抗日根据地。这座纪念碑园所纪念的那场战斗,是75年前发生在村口的针对国民党顽固势力的大水战斗。

2017-12-01来源:李磊

在太原审判日本战犯

6月21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战争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一条第一款,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鼎成指定工作团副团长、检察员井助国在山西机械厂大礼堂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56)检免字第一号决定书》,对40名战犯从宽处理,免予起诉、即行释放。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太原开庭审判关押在太原的部分战争犯罪分子。在前两批战犯宣布免诉释放后,为便于管理,太原战犯管理所在押的小林高安、小川恒夫等48名战犯移交抚顺战犯管理所集中关押,随后于8月21日宣布免予起诉,宽大释放。

2017-12-01来源:人民政协报

海上战斗显英姿

为了保障海面平静和海上来往的便利,我军经常在海岸上与敌人战斗。在海上,日舰经常出海巡逻,封锁海岸线,经济队将小船化装成渔船,灵活地与敌舰周旋。1928年3月初,琼崖南区“剿共”副总指挥王鸣亚乘我军主力北上进攻万宁时,率兵占领藤桥,随即偷袭海上赤卫队据点——土福湾港,夺走7艘帆船和部分枪炮,海上赤卫队受到重创,后撤至藤桥。

2017-12-01来源:海南日报

红军独立师成立续写红色传奇

另一方面体现在苏维埃政权不断巩固,9个县级苏维埃政府(含县苏维埃准备委员会)领导广大干部群众掀起了土地革命新高潮……红军独立师应运而生1930年4月召开的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根据当时形势作出发动“红五月”军事攻势、恢复各级苏维埃政权、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发展和壮大红军力量等多项重要决议,使处于低潮的琼崖革命迎来了新的转机。本报记者王凯摄“1930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在母瑞山成立,之后琼崖特委便应革命妇女的强烈要求,决定组建女子军特务连。大敌当前,琼崖特委迅速作出决定:除了留一部分红军配合赤卫队在原地开展游击战,牵制敌人之外,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红军师部和军政学校学员、红一团、女子军特务连即刻向母瑞山根据地转移。

2017-12-01来源:海南日报

鱼水情深铸就“父母军”

》中,向一直守护琼崖革命根据地的广大人民群众致敬:“我们首先应当纪念琼崖人民二十余年的艰苦奋斗,建设和坚持了广大革命根据地的胜利。群众信赖的“父母军”党的群众路线是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这也是琼崖我党我军一以贯之的工作方法。”省委党史研究室巡视员许达民认为,这是最能体现我党我军与人民群众鱼水情深的历史时段之一。

2017-12-01来源:海南日报

敌强我弱何所惧 顽强抗战壮琼州

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赖永生说,潭口阻击战的实践也让中共琼崖特委认识到,要抵抗日寇全面侵略必须要扩大武装力量,于是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扩编独立队,以便更广泛地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打击日寇入侵。独立队扩编为独立总队在战争中壮大抗日武装力量潭口阻击战中,不少从府城、海口地区撤离的群众,亲眼目睹了抗日独立队顶着密集的战火轰击,依旧顽强抵抗日寇,直到黄昏战火停息,护送撤离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区。琼崖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武装仅略作抵抗后撤入山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连续开展了潭口渡口阻击战、罗牛桥伏击战、罗板铺伏击战等多起游击战役。

2017-12-01来源:海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