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广生和他的“三个时代”

2017-02-24 10:50:58    来源:人民政协报    

1915年7月,冒广生(右四)在温州与英国传教士海和德(右三)等合影。

1915年7月,冒广生(右四)在温州与英国传教士海和德(右三)等合影。

冒广生先生清同治十二年(1873)生于广州,早年从外祖父周星诒受经史、目录、校勘之学,为1894年甲午科举人。光、宣两朝历任刑部、农工商部郎中,东陵工程处监修官。民国期间历任北京政府财政部顾问,浙江瓯海(温州)、江苏镇江、淮安等海关监督,农商部经济调查会会长,国民政府考试院委员,广州勅勤大学、上海太炎文学院等文科教授及国史馆纂修。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上海文物保管委员会特约顾问,上海文史馆馆员。

投身变法运动

冒广生幼时即聪慧过人,有神童之称。1896年,冒广生离开广州北上,先到上海,与梁启超相识。梁启超初见冒广生,见冒广生英姿飒爽,神清气朗,如其先祖冒辟疆,颇为赏识。

中举后冒广生于1898年参加公车上书,并参加组建“保国会”。事先,在广和居拟定会的名称时,冒广生提出:前明有“复社”,这次的组织可名“公社”,而康有为、梁启超等早已意属“保国会”的名称。“戊戌六君子”中,冒广生与林旭交情最厚。林旭在被捕前夕,冒广生不避生命危险,与林相守伴至天明。林临刑时的当晚,冒广生在南横街徘徊彻夜,自云:是夕“月色甚凄,明日遂出都”。事隔多年,冒广生有诗忆当时情景云:“碧血已成千古恨,黄粱才熟片时炊。”

1911年初,冒广生来到天津协助梁启超办报纸。辛亥革命后,冒广生离开天津,又入北京,在北洋政府中谋求职务,1912年12月,已是不惑之年的冒广生经袁世凯之子袁克定推荐,出任温州瓯海关监督兼外交交涉员。1917年,他应聘为北洋政府财政部顾问、农商部全国经济调查会会长。

冒广生重视留学归来的科技人才,即以丁文江、翁文灏充当经济调查会第一、二科科长,为开创我国矿产资源的勘察工作奠定了基础。这在当时是开风气之先的。不久,他调镇江关监督兼外交部驻镇江交涉员。在与外国人办交涉时,能做到极力维护国家主权。有一次,日本领事来访,冒广生享以茶点,选择印有“毋忘国耻”的饼干,连声“请先用茶点”,搞得日本领事十分尴尬。

和胡汉民交情最深

冒广生长期对经学、史学、诸子、诗词都有深入的研究,尤其在词学上的成就,说在近代词学上占有一定的学术地位。1928年北伐战争胜利以后,冒广生来到南京,当时戴季陶任考试院院长,正网罗人才,在胡汉民的推荐下,冒广生接受了考试委员一职。

在国民党政府时期,冒广生和国民党元老交往频繁,其中他和胡汉民交情最厚。除了诗友关系,也有彼此夙有世谊的渊源。胡汉民著的《不匮室诗钞》,其中与冒广生唱和的达40首。冒广生也曾为《不匮室诗钞》做序。

1931年,胡汉民被蒋介石幽居于双龙巷时,禁止客访,客亦不敢登门,独有冒广生不畏特务监视,经常走访谈诗论学。胡汉民认为是患难之交,在孤独中感到雪中送炭的温暖。

特务头子戴笠向蒋介石举报:“天天有个老头来看胡汉民。”蒋问:“是什么人?”左右知情者答曰:“是个做诗的文人,和政治无关。”蒋才放心。以后两广反蒋,也是胡汉民通过冒广生向广东方面传递消息。因而,胡汉民和冒广生情同手足,胡汉民女儿木兰对冒广生执礼甚恭。

木兰和冒广生合影,偎依膝下,状若父女。冒之子称木兰为“兰姨”。木兰则辞谢,笑称:“还是叫我兰家(即兰姊)吧。”胡木兰说她父亲近来很少这样高兴(当时人说,国民党的三巨头,待客作风各不相同。蒋介石但听人说,自己发言不多。汪精卫是侃侃而谈,让别人没有说话的机会。胡是一向沉默寡言)。

后来,胡汉民出国归来,一度留居广州,经常轻车简从来到颤园(胡的妻舅陈融的私邸,当时冒广生也作客陈家),或聊天,或谈诗,或与人对弈。胡个性倔强,与人对弈,每每不赢棋局不罢休。1936年5月的一天,胡正在颤园与人下象棋,求胜心切,用脑过度,忽发脑溢血,遂至不起。

得到胡汉民去世的消息,冒广生写诗哀悼胡汉民悼:

便弃人间世,真无涕可挥。

路传司马相,志与谢安违。

雷雨天犹震,功言世所稀。

欢迎曾此地,凄绝挽陈衣。

和毛泽东谈论诗词

冒广生晚年潜心学术研究,钻研经史、子部、校勘和论词曲学。冒广生一生著作等身,除编印了《如皋冒氏丛书》《永嘉诗人祠堂丛刻》《永嘉高僧碑传》《楚州丛书》外,他对易经下的功夫也很深,论者称他对《易经》的论点,或“将数千年疑义大明于世”,或辨其真伪,或补前人的不足,“以数千年沉埋之学,复萌于世”他对史学,著有《唐书吐蕃世系表》《蒙古源流年表》等和早年的《冒巢民年谱》等。

在诸子方面,冒广生最初研究《管子》,作宋明以来各种版本的《管子》跋17篇,最有学术价值的重要著作是《管子集释长篇》。他的文学著作数量最多,计有《小三吾亭诗、文、词各集》《小三吾亭乐府》《小三吾亭笔记》《疚斋词论》《四声钩沉》《后山诗注补笺》等等。他的《疚斋杂剧》,深为吴梅(瞿庵)所推崇。吴作南曲代序,内中有“遍尘寰,恨识先生晚。论词坛,谁是宫(天挺)、乔(吉)、马(致远)、关(汉卿)”之句。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市市长陈毅多次询问冒广生的生活及著述情况,使冒广生深感晚年居得其所,生逢其时,交遇知音。冒广生后担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特约顾问、上海文史馆馆员。

1957年春末,冒广生来到北京。这次他有幸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待。周恩来总理亲自前往探望,称冒广生为“鹤老”。毛泽东将冒广生接到中南海,和他促膝长谈,并对他说:“你们过去提倡维新,我们后来号召革命,大家都是为了救中国,是同一道路上的人。”毛泽东继而和冒广生谈论诗词革新,并希望和老人明年再来欢叙。(龙悦)

[责任编辑:宁晓贞]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