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怀心魄 人性成大

记韩国文化使者辛成大先生

2016-11-03 18:00:15    来源:中国网    

2006年的夏天,我在北京大学读书和研究工作期间,利用一些时间着手采访和收集整理资料,形成了后来出版的《在西北局的日子里》一书。

2016年的春天,草刚绿,花也才开的季节。韩国东文选出版社长辛成大先生一行专程来到我的母校——中国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洽谈《在西北局的日子里》一书在韩国出版,也就在那次见面会上辛成大先生的坦诚儒雅,坚毅和善,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随后在古城西门护城河边上的真爱山水茶庄俭朴晚宴中,过花甲之年的辛成大先生几杯酒后,哽咽着谈及他出身寒门习武励志创业、艰辛探寻传承东方文化坎坷的人生,油然一种最亲近的、深沉的感怀和振奋。但触及和撼动我心魄的则是他赠送的书里,有几幅清理杂草、种植花木、祭拜中国志愿军墓地的图片,特别是那幅在白雪皑皑的墓园里辛成大先生的小女儿抛撒花瓣的图片,所迸发出的人性如此美好和至善至纯,让我泪飞如雨,瞬间也领悟到了人性意义上的伟大是世界性的,它必将赢得一切民族的人的尊敬。   

我敬重充满人性的成大先生。

辛成大先生说小时候家庭较贫困,家乡也经常受水灾,作为家中长子的他很早就知道了生活的艰辛,里里外外要帮着父母维持家里的生活。这种生活经历和磨练对辛成大先生的性格有很大的影响,性格坚强,具有强烈的责任意识,冷静和富于同情心。辛成大先生说,正是这种生活环境使他过早的思索人生和探讨社会,特别是成年以后选择远洋海员走遍世界的工作阅历更使自己变得既深刻又宽容,对人性有了足够的理解。

20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时代,却也正是中国的一个人性或者人道主义大解放的时候。莫言推出了从当时看来,无论是小说主题还是艺术形式都非常离经叛道的红高粱,来启蒙社会,释放人性解放,引起强烈反响和众多质疑。但《红高粱》所表现出的人性张扬、强悍的生命力、狂野的精神却让人们大赞“这才是中国人的血性和精神!”。

辛先生说他当时深深被莫言作品中所塑造的一个个像野地里的高粱一样,充满了倔强而个性的文学形象而振奋,很快便以“东文选出版社”名义从香港渠道获得引进,并且邀请当年就读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现已成为中国民族学专家的洪熹先生翻译,成为在韩国出版发行《红高粱》文学作品的第一人,获得了很大的影响力和经济效益。几年后,他又在首尔开设了一家命名为“东文选”的韩国第一家专门销售中文版书籍的书店和出版社。二十年来翻译出版的戚继光《纪效新书》、朱光潜的《诗论》、李泽厚的《华夏美学》、宋民的《中国书艺美学》等大量的中文版著名书籍,成为韩国大学中文系师生的必读教材。

辛成大先生说他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还兼任韩国传统武艺十八技保存会会长,传承中国明朝抗倭英雄戚继光武艺文化。在繁忙的事务之余辛勤笔耕,也撰写了大量的文章发表在各类报刊。他在出版的近百万字专著《品格经营》一书中深刻剖析韩国高度发达带来的“高山病”,认为社会经济在高度发达过程中,礼仪和礼法却在走向没落。他还批判“韩流”现象,认为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走到一个比你发达的国家去,“韩流”未来是会消失掉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辛成大先生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类,只有一种人性。这是不同民族之间能够交流、达成理解的前提。他说中国人是极重情义的,认为这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最可宝贵的“人性元素”。 辛成大先生说从中华优秀文化典籍他体会到了许多做人做事的大道理。

我敬重充满人性的成大先生。

辛成大先生说他在2011年时,得知韩国国家机构一直在挖掘二战时期的朝鲜和中国军人遗骸一事后,就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文章,阐述战争中死亡的朝鲜、中国军人遗骸应该得到保护和善待。他四处奔走呼吁,聚集了很多民间人士组建了抗美援朝战争参战中国军北韩军战殁勇士慰灵会,带领大家来一起照看祭拜牺牲勇士的墓园。并联合三星、现代等企业和社会各界的力量,积极参与成立朝中军墓地和平论坛,并获得韩国政府的拨款,为大量的朝鲜、中国战死者旧墓地按联合国标准从新设立墓地和墓碑,并在每月的第二个星期六前往祭拜亡灵。此事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后,在韩国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反响。韩国政府于2014年3月以国家名义将400多具中国军人遗骸返还中国,使得抗美援朝中战死的又一部分中国军人亡灵得以“回家”。这都应归功于辛成大先生。

辛成大先生认为韩国战争(抗美援朝)结束了半个世纪了,阵亡者的遗体在公开的挖掘进行着。尽管现在有点晚了,但既然做了就要彻底的进行挖掘,并希望通过挖掘遗骸能够治愈战争遗留下来的伤痛。如果说有什么私欲的话,这个事只需交给军队,而不会去召集民间团体和企业们豪不吝惜的积极的做后援,同时也不会在文化艺术界进行宣传并去唤起一般民众的关注了。即使考虑到南北紧张的政治局势,也期望在北方某个地方埋着的战死者的遗骸能够被北韩挖掘出来。 所以也不要分什么南北韩,不管是北韩军,UN军,还是中国军,在这片土地上埋着的所有的战死者的遗骸都要挖掘出来。特别是在西部休战线附近被挖掘和即将被挖掘的中国军的遗体,将会全部完好整理后按礼仪归还给中国。

同行来中国洽谈出版事宜的韩国《亚洲之路》杂志代表理事、编辑局长林权泽非常支持和积极参与辛成大先生的这一善举。他说归还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中国志愿军遗体返回祖国的事情,最初是因为辛成大先生在媒体发表的相关文章开始的。2010年1月8日,辛成大先生在媒体发表了一篇关于应该归还在抗美援朝中牺牲的中国军和北韩军遗体回国的言论。在当时,还没有关心此事的人,而且公开的一些相关言论也属于禁忌。因此,辛成大先生在2011年12月12日再一次在各个媒体板块发表了同样的言论。从此之后,支持辛成大主张的朋友们才慢慢开始集合起来,实地考察了中国军和北韩军埋葬的墓地。看到偏僻的小山坡上荒凉的墓地,他们非常感慨,从那之后就经常去墓地告慰灵魂。他们决定努力去唤起韩国人的道义,并尽快把这些遗骨送回他们的故乡。随后组建了《北中军墓地和平论坛》的组织,每月一次去墓地献花,除草,扫墓等义务活动。尽管受到了掌管墓地的部队的抗议、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韩国军健在者的妨碍、以及保守人士的斥责等,但在名分和道义面前他们毅然执著的前进。2012年8月25日,墓地附近的金刚寺的默介处士进行了“北中军墓地慰灵100日祈祷”。百日期间,一天也不拉,每天都从寺刹里,准备好祭品,到墓地摆好水果,酒等祭祀以告慰亡灵。2012年12月5日,百日祈祷结束后在墓地又进行了回乡祭,祈祷英灵早日返乡。2013年6月29日,朴槿惠总统访问中国时提出了归还中国军遗骸的提议。2013年7月21日,北中军墓地和平论坛在墓地进行《临津和平祭》对遗骸及已经回乡的中国军烈士的灵魂进行大的慰灵祭祀仪式。2014年3月28日,中国军遗骸437躯回到祖国,被安葬在中国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里。自此以后,北中军墓地和平论坛的会员们照常到墓地参拜,持续进行着对那许多仍未找到遗骸未能返乡的中国军烈士的慰灵事业。

辛成大先生用自己的道德善举竖起了人性的标杆,托举了韩国整个社会向善的力量。2013年7月22日出版的韩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朝鲜日报》报道有关祭拜中国军人墓地的新闻时,一幅辛成大先生的小女儿在墓地撒花瓣的图片极为令人感动。尽人之性,修明自身。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总有让人触动心怀的事,那些事尽管源于平凡,却迸发出最耀眼的光芒,那些事看似无常,却能显示出人性如此的美好。

辛成大先生来的时候是春天,儒雅的举止,说话也轻轻的。但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他在古城西门护城河边上的真爱山水茶庄俭朴晚宴上,泪眼凝噎,望着古城墙下渐绿的树枝无语良久后又喃喃自语的神情,他说他很想在有生之年能多来几次中国看看那些牺牲的志愿军烈士的亲人和后人,特别是仍然埋在韩国的那些志愿军烈士的的亲人和后人……

现在是冬天了,但我分明看到了辛成大先生和许多韩国人在冷飕飕的风和白皑皑雪的志愿军烈士墓地边清扫和边整理着,辛成大先生的小女儿和姐姐们身着素衣,手挎花篮,神情肃穆,虔诚地在志愿军烈士墓地抛洒着花瓣,她们的头发和衣服随风飘动着,红的花瓣却随着风和着白皑皑的雪花静静地落在墓碑上。当辛成大先生的小女儿和姐姐们将一束束鲜红的花放在志愿军烈士墓碑上的时候,我也分明看到那墓碑上的白皑皑雪融化了,那墓碑被浸润着,那样的清新和鲜活,四周满是雪白,而那墓碑上的一束束鲜红的花热烈地绽放了,如同一簇簇火焰激情燃烧跳动,颤人心魄,我再一次泪飞如雨…… 

[责任编辑:宁晓贞]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