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开国将军詹大南的长征故事

——安徽省金寨籍老将军、老红军的长征故事(一)

2016-06-20 17:13:59    来源:中国网    

今年102岁的詹大南,是为数不多的、健在的“开国将领”之一,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他的戎马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长征时期,他曾给时任红25军的副军长、后来的徐海东大将当过保卫员,并在战场上结下了生死之交……

一、与“徐老虎”的生死之交

1915年4月,詹大南出生在安徽省金寨县槐树湾乡,16岁时,与16位同乡一起报名参加了红军。

1934年4月,鄂豫皖省委召开会议期间,徐海东军长见詹大南的军事素质不错,就把他调了过去。就这样,詹大南成了“徐老虎”----徐海东的保卫员。

徐海东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授衔的10位大将之一,也是中央军委确认的36位军事家之一,尤其擅长游击战。毛泽东曾经说过,我们党为革命牺牲最多的是徐海东同志,他的亲属中有66人为革命捐躯。

当保卫员不久,詹大南随徐海东回家看望他的妈妈。第二天一早,敌人突袭这个村子,向徐海东扔过来一枚手榴弹,詹大南见状立即将徐海东扑倒在地,可是他的腿还是被炸伤了。詹大南背起他就往回跑,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两一起带着徐海东摆脱了敌人。1935年,徐海东在亲自指挥突围时陷入敌人包围圈。詹大南冒着枪林弹雨,冲到马夫身边,拉过马缰、跃马来到徐海东面前,首长骑上马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事后徐海东对詹大南讲:“这次你又救了我一次,好样的。”

詹大南说,首长也救过我的命。一次, 詹大南的脚被敌人打穿了。有人提出将他留在老乡家里养伤。大家都明白,留下来就意味着生命不保,因为大部队走了,还乡团发现红军伤员是不会放过的。这时,副军长徐海东说:“他的伤不重,弄口牲口给他骑着走。”

很多年后,詹大南去北京开会、探望首长时,徐海东对长子徐文伯说:“我们父子的感情,还不如我同你詹叔叔的感情,我们那是生死之交啊!”

二、血战独树镇

位于河南省方城县城东北方向10多公里的独树镇,是当年红25军的生死存亡之地。

当时,红25军刚刚通过豫西地区,正向河南省西部的伏牛山前进。雨雪交加,道路泥泞,许多同志的鞋袜都被烂泥粘掉,只好赤脚行军。中午12时许,先头部队在独树镇附近遭遇敌人埋伏。许多指战员因为手指冻僵,竟一时拉不开枪栓。零星的火力,不能有效地反击敌人,加上地形平坦,我军几乎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形势十分严峻。

见此情况,徐海东副军长率223团立即投入战斗,一次次将歇斯底里的敌军顶回去。不知反复了多少次,天黑后,军领导决定连夜突围。极度疲劳、饥饿的战士累得不想动,焦急万分的徐海东硬是把战士们从屋里赶出来。

部队在泥水里整整折腾了一个通宵,终于在拂晓前通过了许南公路,打破了敌人的追堵计划。

独树镇战斗,是红25军长征中生死存亡的一仗。红军仓促应战,打破了敌人的包围圈,挺进了伏牛山,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忘想把红25军消灭在大别山和伏牛山之间的战略计划。

三、杀个回马枪,活捉敌旅长

1935年二、三月间,红25军攻克柞水后,国民党某独立旅旅长张汉明仗着装备好、没吃过败仗,紧追不放。可是,张汉明他们哪里是“飞毛腿”的对手?红25军跑三天、歇一天,等他们快追上时,红25军又走了,直拖得张汉明的两个团筋疲力尽。

一天,天刚亮,红25军进入了一条大山沟。大家纷纷议论:“这里真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爬上一座小山梁。副军长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然后围着地图商定后便离开了。

傍晚,部队在葛牌镇宿营。大家刚睡下,又接到命令:夜里12点钟开饭,饭后出发。

顺原路返回西南,大家暗暗高兴;“不知道又是哪个该死的送上门来了。”

部队很快就回到了白天走过的小山梁,天明时,部队进入九间房村两旁的密林。只有西南角的山坳口空无一人。

太阳挂在山沟上空,前面低声传来了口令:“注意!”渐渐地,山沟的小路上出现了敌人的队伍。一直到下午2点多,小山梁那边响起了清脆的枪声。原来敌人的尖兵已碰到“口袋”底。敌人听到枪响,以为已经追上了红25军,于是催着快跑,不一会便全部进入红军的“口袋”。

顿时,号声响起,埋伏在两边山上的部队从四面八方扑向敌人。敌人成了瓮中之鳖……

下午4时许,五个营的敌人大部分被歼。此时,徐海东忽然发现五、六个敌人从树林中闯出,跳下了一丈多高的悬崖,向外窜去。徐海东立即对詹大南说:“这几个肯定是敌人的高级军官,特务员快去抓,一个也不能让他跑掉!”当敌人刚从树林里探出脑袋时,詹大南他们的几支枪便对准了敌人的脑袋!

一个肥头大耳、约摸40岁上下的矮胖子,强作镇静地说:“不要开枪,我是旅长张汉明。”说着便将手枪和电筒丢在地上。

四、劳山巧布口袋阵

1935年10月打响的劳山战役,是著名的直罗镇战役的前奏,是红15军团(红25军长征到达陕甘苏区后与西北红军第26军、第27军合编为红军第15军团)献给即将胜利结束长征的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的见面礼。

巧设口袋阵的部署是徐海东和刘志丹等共同商定的。当时,延安有东北军2个主力师,强攻显然不行。于是,调虎离山、围城打援。

在什么地方歼敌呢?刘志丹副军团长选中了一个十分理想的伏击地区——劳山。劳山是延安至甘泉的必经之地,群山耸立,树林茂密,地势险要,十分有利于部队隐蔽。

9月28日,红81师243团包围了甘泉县城,第二天清晨,我伏击部队进入阵地。三天后,敌军从延安出发沿公路向甘泉增援。敌人以为红军会在地势险要的九沿山打埋伏,其实在那里,红军只是留了少数部队虚晃几枪。敌军认为险关已过,两路纵队变成四路纵队,公路上黑压压挤着,来势凶猛。

当敌尖兵离我军指挥部埋伏的山头仅20米的时候,徐海东军团长下令:“开火!”红81师师长贺晋年带头冲入敌群,埋伏在公路两侧山上的红军紧跟着出击,直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乱成一团。

战斗从10月1日下午2时持续到晚上将近8时,全歼敌2个团及师直属队,缴获各种火炮12门,轻重机枪180多挺,长短枪3000多支。

五、直罗镇战役击毙敌牛师长

直罗镇战役是红一方面军长征的最后一战,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为党中央把革命大本营扎根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对后来的西安事变、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11月初,红1军团与红15军团会师后,红15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毛主席亲自主持召开重要会议,决心在直罗镇打一个大的歼灭战。战前,彭德怀司令员领着詹大南他们在直罗镇东、南仔细地勘察了多个山头,制订了周密的方案。

11月20日,国民党军第109师在飞机掩护下,大摇大摆地开进了直罗镇。

红15军团悄悄地占领了直罗镇南面的高地。次日拂晓前,进攻开始。红军攻势猛,冲得快,打得敌人惊慌失措,拼命往北山上爬。

此时,北山没有动静,看不见人也听不到枪声。其实,毛主席亲率的红1军团,早已按事先安排隐蔽在山上。当敌人气喘喘地快接近山顶时,突然,英勇的红1军团几下子就把敌人压下来了,退下来的敌人又被红15军团打死、打伤很多。

激战几个小时,敌牛元峰师人马大部分被消灭。最后,他和参谋长带着400多人,退守土寨子,然后趁夜溜走。徐海东军团长命令詹大南立即带少共营(陕北同志称呼为“娃娃营”)跟踪追击:“抓不住牛元峰就莫回来!”

接连追了10多个山头、10多公里,山梁上枪声骤起。詹大南率少共营冲上去,两面夹攻。敌人走投无路,全部被歼。

詹大南没有忘记徐军团长交给的任务。在最后围歼敌人的地方,被俘的敌师参谋长用手指着附近山坡上的一具死尸说:“那就是牛师长。”詹大南不相信,他又指着地上的一本红色长方形的大本子对我说:“请你对照军官证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牛元峰穿着笔挺的将军服,威风凛凛,怎能和眼前身着破旧士兵服、血肉模糊的尸体一样呢?詹大南仍不敢肯定。接着,詹大南他们从尸体上搜出一枚铜质狮头的私章,在手掌上印了一下,篆体宇,不认识。于是,向徐军团长汇报。经过认定,私章是牛元峰的。徐军团长高兴地说,“发电报报告中央。”并命令通信员,通知少共营把牛元峰的尸体抬下山来。

直罗镇战役后,詹大南回到保卫局工作。离开徐军团长,詹大南依依不舍,徐海东对詹大南说,干革命四海为家,哪里需要哪里去。他还送给詹大南一把刚刚缴获的新盒子枪留作纪念。

链接:詹大南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31年参加红军。曾任红15军团保卫局科员,第28军直属队特派员。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二次和第四次反“围剿”。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到陕北后,参加了劳山、直罗镇战役。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供稿人: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搜集整理)

[责任编辑:赵雅]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