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安平抗日英雄--王东仓传奇

2015-06-05 09:16:40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    

率队卫国保家乡,痛击扫荡反三光。

协同八路歼顽敌,配合百团救危亡。

浴血奋战冀中地,英勇捐躯小张庄。

抗日英雄永不死,邑人铭记王东沧。

这首诗是张志真为缅怀抗日英雄—王东沧而作。王东仓是安平大地妇孺皆知的人物,电影《滹沱河风云》的主人公。孙犁长篇小说《风云初记》的原型之一。

滹沱河畔有一个繁华的小集镇—子午镇,“子时阳气动,午时客如云。”这便是小镇的真实写照。集市从子时开始直到午时结束,小镇因此得名。王东沧就出生在小镇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他8岁时就居住在外祖父家读书,外祖父家是中医世家,外祖父悬壶济世,造福一方百姓。舅舅孙武不学医,爱习武,师从深州形意名家,一套形意拳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闯荡江湖十几年。扶弱济贫,行侠仗义。小东沧白天和孙犁等孩子到私塾读书,晚上就跟舅舅练武。他书读的不如孙犁好,可练武的劲头十足。舅舅常说他和孙犁是一文一武。十来岁时刀枪棍棒已舞得虎虎生风,有模有样。深的舅舅喜爱,于是将自己的功夫倾囊相授。

子午镇村西有一座大庙—岳王庙。每年三月十五庙会时人潮涌动,热闹非凡。舅舅常领他到庙里看岳飞的塑像,给他讲岳武穆精忠报国的故事。小东沧听得入神,昂着头对舅舅说;“长大我也要学岳武穆,杀敌卫国。”舅舅高兴的摸着他的头说:“好孩子,有志气。”转眼间东沧十四岁了,武艺也学得差不多了,尤其是一口大刀舞得虎虎生风、风雨不透。舅舅说:“你该到外面闯荡一下,历练几年。于是他先到天津,在一杂货店当学徒,后辗转上海,河南,山西、甘肃、宁夏等地,饱尝人间艰辛,遍览世道沧桑。这时日本占领了东北三省,王东沧怀着保家卫国的壮志参加了国民革命军三十二军。国民党军队的消极抗日使他对国民党失去了希望,毅然回到了家乡,准备拉起自己的队伍抗击日寇。回到家乡甥舅相见、分外高兴。这时舅舅孙武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人彻夜长谈、积极探求救国的道路。东沧的想法得到舅舅的大力支持,并积极发展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王东沧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信心更足了。先后组建了四区游击队,县游击大队。利用自己学得的军事才能率领到战士们给敌人沉重打击。三岗一战击毙了杀人魔王三县剿共司令郑国志,三里村一战击毙了鬼子中队长小森,还取得了火烧辛营桥等诸多战斗的胜利,使敌人闻风丧胆。抗战胜利的脚步声一声声近了,黎明就在眼前。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43年2月23日在小张庄战斗中,王东沧以身殉国,壮烈牺牲。

1933年敌人对我冀中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大扫荡,八路军主力部队避其锋芒,开进太行山休整。只剩下县大队化整为零与敌人周旋。那天王东沧带领一小队四十多名战士在滹沱河两岸活动,晚上夜宿任家庄。夜静悄悄的,战士们分头敲开了几户老乡的门,老乡一看是自己的队伍赶忙让进院子里。尽管声音不大但还是引来了一阵狗吠。村中有一处大院子那是地主老财李老虎的住宅,狗叫声把他惊醒了,他隐约觉察到了什么,穿衣悄悄朝狗叫的方向走去,远远看到一户亮着灯光,那是老王头的家,他悄悄来到房后隐约听到老王头喊:王大队长,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王东沧这个名字对他充满了恐惧与仇恨,他想起了用枪指着他的鼻子逼他交出护院的两条枪,打开他家的粮仓把粮食分给那些穷棒子的那个敦敦实实的汉子。他还想起了他的外甥三县剿共司令—郑国志,就是被这个人打死的。他又恨又怕,最后一咬牙朝安平县城奔去。

安平县城内武田大佐正在屋内踱来踱去,扫荡几天了,人抓了不少可没有一个是八路军、游击队。战打了几场,却都没占到什么便宜。三里村一战自己的同乡中队长—小森,小队长—坂田。都死在了王东沧的枪下,日后回乡怎么向他们的父母交代。他暗暗发誓:一定要为他们报仇。突然卫兵来报,乡绅李老虎求见。他隐约觉察到了什么。“太君,王东沧,王东沧。”李老虎气喘吁吁的边跑边喊。

夜黑沉沉的,已经过了子时。任庄村口虎子和小王抱着枪靠在一颗大树上眼皮直打架。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虎子的肩头,他一激灵马上端起枪问道:“谁”。“我”,身旁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大队长”虎子和小王惭愧的低下了头,小声说:“大队长,太困了,谁知就迷糊了。”王东沧看着疲惫的战士,心想这些天一直与敌人捉迷藏,一天不知要赶多少路,战士们太累了。可现在形势这么危险,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呀!“你们休息一下,我来放哨。”“大队长,我们不困。”快去,这是命令。王东沧的口气变得严肃起来。天上的星星眨呀眨的,突然王东沧听到好像有摩托车的声音,他赶紧趴在地下一听,远处也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不好,有情况。”战士们在王东沧和指导员辛志斌带领下迅速转移,谁知道李老虎已带着敌人已经把出村的几条路都封死了,部队才出村就和敌人接上了火,战士们边打边撤,可敌人咬得很紧。眼看天就要亮了,敌人越来越多,附近几个据点的敌人也赶来增援,王东沧果断下令,南渡滹沱河向深安交界转移,谁知刚度过滹沱河就和从子文、深泽赶来增援的三百多敌人遭遇,王东沧临危不惧,沉着应战。指挥战士们马上进入小张庄占领有利地形,坚持到天黑再突围。战士们在几座高房上构筑了简易工事开始阻击敌人的进攻,王东沧传下命令,一定要节约子弹,等敌人离近了再打,但绝不能让敌人进村。机枪一弹不发等突围时再用。

武田像一只嗅到猎物气息的猎狗一样兴奋,从四面赶来增援的一千多敌人将小张庄围了个水泄不通,除了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外,还带来了毒气弹,心想王东沧这次你跑不了。他的眼前出现了小森、坂田的影子,他咬牙切齿的说:“小森君,坂田君,今天我一定替你们报仇。

房上的砖被打烂了一层又一层,村前的大树也被打的光秃秃的了。村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鬼子和伪军的尸体,战斗激烈的进行了一上午,敌人冲锋不下十几次,就是进不了村。武田坐在地上,双手攥着指挥刀,眼睛里闪着狼一样的光芒,嘴里不停地叨念着,王东沧,王东沧。心想一千多人竟奈何不了几十个土八路,还伤亡这么大,怎么向上峰交待,怎么向上峰交待,不行,他忽的站了起来,“放毒气弹。”

趁战斗间隙有老乡冒着生命危险偷偷送来了干粮和水,吃了点东西。战士们顿时来了精神,趴在房上密切的注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突然几发炮弹打过来,腾腾的冒起了黄烟,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前面的几个战士剧烈的咳嗽起来,不一会就昏倒了,不好,毒气弹。“大家赶紧拿湿毛巾堵住鼻子和嘴巴”,辛志斌指导员喊着。仅有的一点水用完了。“把尿撒在衣服上堵住嘴”王东沧喊道。黄烟散去了,房顶上没有一点动静。武田大喜,吼道:“八嘎。冲啊。”一对鬼子哇哇怪叫着冲了上来,一队伪军也缩头缩脑的往前冲去。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王东沧一声令下,打。啪、啪、啪啪。前面的鬼子应声倒地,后面的伪军哗啦一下退了回去,武田急了,挥刀砍倒了两个后退的伪军,这才稳住阵脚。看着倒在地上的一个个士兵,武田的心在滴血,他咬牙喊着:“王东沧,王东沧。”仿佛要将这个中国人生吃活剥了一般。

天渐渐黑了,村口敌人的尸体倒了一片又一片。我们的战士也牺牲了五个。王东沧和指导员辛志斌经过商议决定分两路从东西两个方向突围。王东沧说:“指导员,机枪班你带着吧”辛指导员说:“不行,大队长,机枪是你的命根子,还是你吧。”王东沧抽出自己的大刀,一拍刀身笑着说:“我还有它呢,关键时刻他比机枪也不菜。”哒哒哒,东边响起了机枪声,机枪喷出了一条条火舌,瞬间把敌人的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辛志斌带领战士们向东冲去。一会儿西边的敌人也乱了起来,只见王东沧带领大刀队冲入敌群,大刀在敌群中飞舞,如砍瓜切菜一般。一会便带领战士们冲出了三四里地,后面听不到了敌人的声音。可是小张庄那边的枪声更密集了。响个不停。难道辛指导员他们没冲出来,不行我得去看看。王东沧又带领两名战士杀回小张庄。这次王东沧带队在前面开路,机枪班断后,终于又杀出一条血路。跑出了二三里地,清点人数发现机枪班没冲出来。王东沧急红了眼,机枪可是他的命根子呀!这几挺机枪来之不易,那是县大队的本钱呀!他命令其他同志先转移,自己擦了擦大刀上面的鲜血,抓起几个手榴弹带着通讯员小王又杀回小张庄。机枪班被困在一个乱岗子上,敌人正在疯狂进攻。他从敌人后面甩出几枚手榴弹,大喊我是王东沧。敌人顿时乱了,掉头朝他这边冲来。他拔出了大刀冲入敌群,与敌人展开了肉搏。突然一颗罪恶的子弹打进了他的胸膛,他一个趔趄,大刀拄在了地

上,紧接着又一颗子弹打进了他的胸膛,他倒下了。看到大队长中弹倒下。机枪班的战士们红了眼抱着机枪杀入敌群,顿时枪声、喊杀声乱成一团。这时通讯员小王含着热泪背起大队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枪声响了整整一夜,滹沱河水在奔腾、在咆哮、在哭泣。人民的好儿子王东沧大队长、辛志斌指导员永远闭上了眼睛,沉睡在了自己抛头颅洒热血的冀中大地。

这天晚上王东沧的舅舅孙武辗转反侧一直不能入睡,远处枪声不停地响着,他的心也揪了一天。东沧在哪呢?会不会有危险?不知什么时候他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觉得有人叫了他—声—舅。他一激灵从梦中醒来,手提龙泉剑迈步来到院子里,站在松树下,望着东方天空中的群星,呆呆的出神。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一颗巨大的流星从东方落了下来。顿时他的心口隐隐作痛,隐隐听到了东沧的声音,他大叫一声:“不好,东沧有难。”啪的一声,龙泉剑掉在了地上。第二天他幽幽的醒来,发现县大队的张政委,县委的阎书记,东沧的通讯员小王都站在他的床前。张政委和小王讲述了王东沧牺牲的经过。他默默的听着,最后他问:“东沧葬在哪了?”张政委说:“葬在了马庄。”他呼的做起来,说:“带我去看看。”张政委说:“老伯,你的身体。”他吼道:“我没事。”在那新起土丘前,他抓起两把黄土贴在脸上,泪水流进黄土,眼前一片迷蒙。仿佛东沧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的眼前,舅舅,你看这是什么?机枪,机枪。东沧孩子般抱着机枪跑到他的眼前。看着东沧的样子。他笑道:“都大队长了,怎么还像个孩子。”“老伯”张政委把他从梦境中唤醒。擦擦双眼他问道:“李老虎在哪?”张政委说:“县城的同志说,李老虎没敢回村子,现在和武田在一起。”他缓缓的说道:“请组织上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 阎书记和张政委对视了一下,说:“县大队和各区小队还有县城的同志会全力配合你的。”他说不用,提起了那柄龙泉剑说:“有它就够了”小王哭着说:“老伯,我也去。”他看着小王点了点头。

在小张庄打死了王东沧,武田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看着村口那密密麻麻的一百多具尸体。他不禁暗自纳闷,明明看到王东沧中弹倒下了,可翻遍了就是找不到他的尸体。这是李老虎跑过来,一口一个太君的再三要求跟他回县城,看来他是不敢再回那个家了。夜里武田做了几个噩梦,一会梦见小森和坂田浑身是血的要回北海道,一会又梦到了举着大刀的王东沧。早晨有人来报,李老虎不见了。他正纳闷这个家伙去哪了?不一会,又有人慌慌张张的报告说:“李老虎的人头被挂在了城**,身体被大卸八块的扔在了城外的杂草丛中。”打这以后武田病了,每天都做梦,梦里有小森、坂田、呲牙咧嘴的李老虎、还有手拿大刀的王东沧。就在日本投降的前夜,武田在安平县城的圣姑台上面朝东方剖腹自杀了。

1945年日本投降了,举国欢庆,幸福洋溢在每个中国人的脸上。孙武这天做了一个梦,梦里,东沧说,舅舅我想回家,嗯,好吧。他高兴地拉住了东沧的手。一会空中又出现了岳武穆,岳武穆朝东沧一招手,东沧便从他身边飘了过去。他大叫:东沧、东沧。猛地睁开眼看看窗外的繁星,他出了一身的透汗。以前的张政委又来到了他的家,说:“老伯,抗战胜利了,组织上决定给王东沧同志修座烈士墓,你看修在哪合适呢?”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就在子午镇西的岳王庙旁边吧!东沧从小就想学岳武穆,杀敌报国。我相信在那他会高兴地。从此,岳王庙旁有了一座烈士墓、一座烈士塔。9孟海涛)

孟海涛简介:

孟海涛, 河北安平人,1970年出生,大专学历,小学高级教师,偶有作品发表,爱好文学、摄影、IT行业。

[责任编辑:咸露兰]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