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蛰伏 孤身奋战的红色特工--黎强

2015-05-22 15:45:40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    

黎强(1915—1999),是中国共产党秘密战线上的勇敢战士。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领导下,他打入国民党中统特务机关,在极其危险的环境里沉着冷静、机智勇敢、忍辱负重、不怕牺牲,为党获取了大量重要情报,保卫了党的组织,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黎强,四川省安岳县东兴乡人,1915年4月30日生。原名李长绣、李碧光,曾用名李长亨、李唯平。10岁左右以李碧光的学名进入安岳县小学,后又考取了本县中学。1935年考取了四川省立第一师范学校。

1936年9月李长亨加入了进步的学生团体“海燕社”,不久,又加入了成都地区更大的抗日救亡学生进步团体“星芒社”,并担任该社的通讯员。1938年,李长亨赶往延安,先后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和陕北公学高级研究班学习。

1939年,李长亨从延安被派回四川,寻找机会打入国民党内部。为了隐藏真实身份,董必武为其化名黎强,意为“能力和战斗力强”,后一直沿用。回到四川后,他偶然在寄住的成都友人翟自湘家中发现翟自湘与国民党政府两个工作人员来往密切。于是李长亨表示希望多住一段时间以便与这两人笼络关系。正好翟自湘撮合黎强与其姑姑谈恋爱,他便顺水推舟假装答应下来,以此掩人耳目。在取得国民党政府工作人员的信任后,成功考入国民党中央军校政治研究班第七期学习。1940年9月结业后,李长亨被分配到担任成都警备任务的川军潘文华部561军164师984团政训室任中尉干事。

1940年10月24日,由周俊烈作为李长亨的入党介绍人,刘文哲代表上级党组织接受李长亨的入党申请,正式吸收李长亨为中国共产党党员。鉴于李长亨的特殊身份和工作,他入党后未编入任何一个党小组和支部,也不能与其他任何从事地下工作的党员发生横向联系,与党组织单线联系人就是刘文哲。

1940年至1949年,受南方局特派,李长亨不仅打入了成都的国民党中统组织,而且还进入了国民党四川省的最高特务联合机关,代表中统担任了“省特会”掌握机密情报的一组的主任干事,占据了十分重要的职位。李长亨利用这个身份,在保护四川中共地下党组织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掌握大量绝密情报,营救了上千名共产党员的生命,挽救了许多地区的党组织。李长亨当上了“省特会”的特务头目后,组织上为便于他从事的隐蔽斗争工作顺利开展,希望他尽快成家。起初,组织上安排一位女地下党员和他结婚,但他不同意。他认为两个共产党员在一起太危险,容易暴露。1946年,他与时任国民党成都县党部书记长的女儿赵蜀芳结婚,为深入潜伏做足了准备。妻子赵蜀芳是位单纯、善良的女性,她从不过问丈夫的任何事情,对李长亨的话总是言听计从,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知道身为国民党高级军官的丈夫是个共产党员。

李长亨和接头人见面的地点一直安排在成都的一家茶馆。他把情报用极小的字写在纸上,然后卷成“香烟”,在茶馆交给接头人。这样即便有人盘查,也可把情报迅速“抽掉”。有时,黎强也会把情报放进点心或者煮熟的鸡蛋里悄悄送出。

打入敌人“中统”机关的李长亨,恰似中国共产党嵌入国民党特务机关内部的一只火眼金睛。他时时处处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搜集各种情报向党汇报。在任成都区助理和“省特会”一组主任干事之初,国民党成都区区长吴汝成和“省特会”主任秘书何芝园都分别要李长亨这个“笔杆子”草拟成都区的工作计划和“省特会”的工作总结。李长亨借此机会阅读了中统“川调室”和“省特会”的大量档案文件资料,了解了很多中统“川调室”和“省特会”的机密情报。

为了从中统特务第三科科长叶申之处获取一些重要情报,李长亨千方百计与叶申之接近。他常把家里的东西送进当铺换钱,供特务们吃喝玩乐,以获取叶申之的信任。1946年4月初的一天,李长亨把叶申之灌得酩酊大醉后,两人搀扶着进了叶申之的办公室。喝多了的叶申之打开保险箱,拿出绝密“特情”档案向李长亨炫耀,随后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李长亨迅速打开“特情”档案翻阅,发现了打入我方的特务名单,他把名字牢牢记在心里,及时向上级汇报。中共南方局立即采取紧急措施,断绝了与叛徒的联系,并通知所有与他们认识的同志撤离成都。类似的行动,10年间李长亨不知进行过多少次。

1946年8月的一天,李长亨的入党介绍人周俊烈被“省特会”一组外勤特务刘道生(叛徒,曾任中共成都工委书记)在大街上认出,意外被捕。周俊烈是除接头人外,在成都唯一知道李长亨真实身份的人。好在周俊烈是有着丰富秘密斗争经验的老同志,他始终装傻充愣,骗得审讯他的特务法官也相信他早已脱离了共产党。李长亨趁机动用各种关系,将周俊烈放掉,迅速安排他离开了成都。

1947年5月,国民党重庆和成都两地当局为了配合对中原解放区的大规模军事进攻,发动全面内战,打击中共和民主进步势力,决定6月1日凌晨在成渝两地同时开始抓捕行动。李长亨凭借职权,提出一个在数学上叫做“提公因数”的法则,得到一部分特务头子的赞成,得以从情报名单上直接“抹掉”了一半同志的名字。但在参加由上级特务机关召开的特务头目秘密会议时,他发现有一些党内高级领导的名字,自己无论如何“抹不掉”。于是,他记下这些名字,连夜联系了接头人陈国瑞,及时通报这一重大情报,使成都及川康地区的中共党组织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损失,保存了革命力量。

1949年初,李长亨升任国民党第45军下属的312师副师长。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江前夕,312师奉命沿宁杭公路撤离,行至宜兴途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八兵团88师拦腰包围,全师被俘。李长亨和其他高级将领被关押在一起。

第二天,当李长亨正与我军88师政治部干事反复交涉时,看见了延安抗大四期三大队的同学钱申夫。两人相认后,钱申夫问到李长亨的情况时,李长亨说:“关于我的情况,现在给你说你肯定也不会相信。我想请你立即报请三野前委,致电党中央,就问一句话:‘我党有无黎强同志?’等中央一回电报,我的身份你就明白了。”李长亨非常自信地回答道。

两天后,三野前委接到中央军委的紧急电报:“速送黎强同志赴北平。”

两个月后,这位国民党军政工处长兼副师长的李长亨,风尘仆仆地从北平赶到了武汉,向中共中央华中局组织部部长钱瑛报到,接受了党组织分配的新任务,跨进了解放大西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行列。

李长亨——李唯平——黎强同志,十年蛰伏,孤身奋战,始终未辱使命,圆满巧妙地完成了中共中央南方局要他打入国民党内部保卫党组织的光荣使命,在情报战线这个特殊的岗位上为党立了大功,最后又戏剧性地回到了党组织的怀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黎强先后担任西南公安部研究科长、办公室主任、西南镇反办公室主任、中央人民公安学院中共党史教研室主任、青海省人委秘书长、中央政法干部学校副校长等职。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家安全部在内部的一份文件中号召党员向黎强同志学习。1999年3月2日病逝于北京,享年84岁。(李建功供稿  齐晓旭整理)

[责任编辑:咸露兰]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