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无畏、不惧艰险的共产党员

——秋宏烈士

2015-05-20 17:02:47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    

秋宏(1916—1948)陕西省礼泉县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任杨虎城部警卫团迫击炮连班长,秘密负责该连党的士兵工作。曾任杨部特务二团中共党工委委员、军官党支部书记、杨部阎揆要团中共党委委员、军官党支部书记。1937年,随十七路军十七师五二九旅赴山西抗日,参加了著名的忻口战役。1939年初,调回边区,在中共陕西省委工作,任特务营教导员。1940年春,任中共陕西省委教导团训练班副政委。1944年秋,任中共关中地委教导团政委,1945年,出席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946年6月,奉命赴陕西迎接中原解放军北路突围部队入陕。9月,任中共豫鄂陕边区第二地委副书记、第二军分区副政委。1947年春,任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副政委。1948年5月,在指挥部队排除地雷时,不幸触雷牺牲。

秋宏,又名梦麟、含章。1916年生于陕西省礼泉县李游村一个比较富裕的农民家庭。父亲名景贵,是个憨厚的农民。母亲丁贵金,有文化,喜读古代著名小说。秋宏小时候深受父母疼爱,稍懂事,即被送到本村小学读书。他聪明好学,完成课业后,读《三国演义》,看《水浒传》,小说中的有些精彩片段,他可以一字不漏地背下来。

秋宏从小就受到了先进思想的熏陶。秋宏年龄虽小但辈分很高,陕西早期的共产党员、中共礼泉县委的创建者、礼泉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和革命武装的主要领导人秋步月是他的堂侄。大侄子常给小叔叔讲革命的道理,启发秋宏立志“救国救民”,使他思想深处渐渐地发生了转变。“三国”之“伟人”不是为民而谋,“水浒”之“英雄”虽行侠仗义,但终不能解民于倒悬,只有共产党领导的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团,才能使受苦受难的百姓当家作主,不受欺侮,过上平等生活。秋宏心中的楷模不再是古书中的“英雄”了,而是现实生活中的秋步月。他立志要跟着侄子步月走,去干一番大事业。

1928年的农历大年初一,白雪覆盖着西府渭北平原。12岁的秋宏冒风顶雪向村外走去,直到午饭后才回到家门。父母又气又疼,秋宏却高兴异常。原来他是替大侄子秋步月送信去了。他说:接信的三个人正在商量事,他一去,就把他抱到炕上,叫坐到热被窝里,端饭,夹菜,和家里过年一样。秋宏为自己完成了秋步月第一次交给的任务而高兴。虽没有和父母一块过年,但在雪的世界中他小小的脚印却踩出了一条光辉的人生道路。

1930年5月,秋步月被敌杀害,这使秋宏在精神上受到沉重打击。他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在天地间飘荡。屋漏偏逢连阴雨,其父病故。随后连年大旱,致使其家境一落千丈,秋宏随母亲逃荒到了西安。1930年,杨虎城率十七路军入陕。秋宏到杨的陕西省政府警卫营当兵。该营升为警卫团,秋宏在该团一连当兵,一直住在西安南城门楼子上。秋宏先在该连当兵,后任班长。

秋宏所在的警卫团一连,连长翟松生、排长刘志德是中央地下党员。地下党组织很快发现了这株幼苗,1931年春,经翟松生介绍,秋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1年夏,中共地下党陕西特派员汪锋和秋宏有了联系。1933年春,秋宏随警卫团开往汉中,后被调该团迫击炮连当班长,负责该连党的士兵工作。

1934年12月,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南,开始创建以商洛地区为中心区域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国民党十七路军中的中共党组织奉命给红二十五军筹送一批急需的药品和通讯器材,运送的任务交给了秋宏等三人。他们从西安城南大峪口启程,避过盘查,突过一道道封锁线,往返在西安至商洛的山间小径上。先后两次均因未找到红军而将物资交回组织。1935年夏,红二十五军为迎接中央红军,撤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西征北上陕北后,秋宏又与负责保管这些物资的地下共产党员雷展如,用汽车将货运往澄城,由王超伯转陕北,交给了红军。

1935年2月,秋宏所在的警卫团扩编成陕西警备第三旅,中央地下党员张汉民担任旅长。汪锋由中央上海中央局汇报工作回到西安,营长孙立功和秋宏一起听取了汪锋传达的中央指示精神。由于中共陕西省委书记杜衡的叛变,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而秋宏和全旅党员的组织关系因一直保存在军委系统,没有受到杜衡叛变的影响,这就为秋宏在国民党十七路军中做党的工作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1935年10月,中共中央到达陕北以后,派汪锋到十七路军恢复党的秘密工作。秋宏所在的特务二团成立了党的工作委员会。秋宏为工委委员,负责团里军官中的组织工作,并担任军官党支部书记。

1935年12月,秋宏出色地完成了一次由白区护送汪锋抵达关中苏区所在地兰衣村的惊险任务。

1936年秋,秋宏又担任了阎揆要团党委委员,并负责该团军官中党的组织工作,任军官党支部书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后,秋宏所在团改编为特二团,团长仍是地下党员阎揆要。该团奉周恩来指示,火速从白水县调到渭南县北赤水镇西原头,专门防范亲日派可能发动的进攻。“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该团建制仍归独立旅。当该旅奉命调到耀县驻防时,秋宏仍然负责党的组织工作。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独立旅改名为十七师五二九旅,秋宏奉命赶赴河北省保定地区抗日。这时,他一面领导士兵抗击日寇侵略者,一面开展党的工作。当部队从易县进驻晋北忻县抗日最前沿忻口镇的时候,秋宏所在的五二九旅和敌人一个师团激战了15天,这就是著名的忻口战役。在这次激战中,秋宏所在旅的共产党员壮烈牺牲达200多人。不久,该旅三营奉命到和龙将军领导的一二〇师西北地区休整。太原失守后,秋宏随休整部队归旅,在石县交口镇进行了两个月的整训。正当日寇向黄河边防疯狂进攻的时候,秋宏奉命随军撤到洪洞,这时他仍然负责党的工作。      

1938年春,汪锋调回陕西省委工作,阎揆要团党的工作由秋宏直接向北方局汇报与请示。同时,又同晋城八路军办事处主任朱瑞取得联系,1939年初,因阎揆要团许多党员身份暴露,中央决定:凡暴露的党员,撤回延安。这样,阎揆要也调回延安,秋宏回泾阳云阳镇留守处。其后成立了一个特务营,秋宏任营教导员。                    

1940年春,为防范国民党顽固派的突然袭击,中共陕西省委机关由白区迁往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并特别成立了一个师一级的教导团训练班,秋宏由教导员升为副政委。

革命实践使秋宏深深感到,不学习革命理论等于革命队伍中的糊涂虫。到边区后、秋宏发奋学习,决心补上在地下工作时学习机会少这一课。那时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翻译出版的比较少。列宁、斯大林的著作,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重要文章,成了他学习的主要内容,连里的“救亡室”摆有马列著作和报纸、刊物等,他经常晚上在这里点着煤油灯学习到深夜。他学习刻苦,理解快,善宣讲。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发表不长时间,他学了后就给战士们作辅导报告。他随身带着理论书本,有空就学,学了就随时向干部、战士宣讲。            

秋宏深深地懂得,共产主义事业是千百万人的事业,只靠少数人是不行的,作为共产党员,仅自己献身于这一伟大事业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带动周围更多的人为之奋斗。秋宏积极动员亲属参加革命。其爱人刘妍霄,侄子秋长荣、秋福财,表弟丁成章就是他在马栏时,写信动员到陕甘宁边区参加革命工作的。

不断的学习,使秋宏更清楚地认识到“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从实际出发是革命成功的关键,共产党员应是实事求是的楷模。在I942年的整风运动中,秋宏正确地执行了党的方针、政策,自始至终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整风结束后,中共关中地委表扬他“是一个忠于党,作风正派的共产党员”。1945年,他光荣地出席了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1944年秋,秋宏任中共关中地委教导团政委。教导团的学员、大都是从国民党统治区和国民党第三十八军中回边区学习的党员干部。他们的文化程度、理论水平参差不齐,革命斗争经历也大为不一。作为教导团的政委,既要组织学员学文化、扫文盲,又要进行有计划的政治理论学习。秋宏亲自起草政治理论教育计划,上大课,讲人活着在于推动历史前进,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军人的最高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这对学员的教育很大。在军事训练方面,秋宏常说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得有过硬的军事技术本领,不然就是空说一顿。他按照正规部队的管理办法,教导团实行军事化管理,从摸、爬、滚、打到使用各种武器,从选点进攻到占领阵地的实习,他既讲又教,处处做示范。他既是理论教员,又是“战地”指挥员、示范员。

在教导团,秋宏始终把学员看作主人,积极为大家提供学习、生活、文化娱乐等各种可能的服务。同时也使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与学员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学员对他有意见可以毫无顾忌地当面提,在定期的民主生活会上大家都以诚恳的态度批评和自我批评。学员们都说:“在教导团一切都是紧张活泼的,一切都是民主的。”中共关中地委也称赞教导团“充分体现了抗日军政大学‘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风”。              

1946年6月底,蒋介石悍然发动对中原解放区的进攻,妄图一举歼灭中原解放军。中原解放军分路进行突围。              

为迎接中原解放军北路突围部队入陕,秋宏等奉命从陕甘宁边区急赴陕南,先到商州麻街地下交通站的共产党员李世华处。李时任国民党陕西省第四区“清剿”指挥部参议,并为保安团第三营营长,常住麻街,镇守着西(安)荆(紫关)公路的这一咽喉地带。李世华也是中共关中地委教导团的学员,秋宏到麻街后与李世华彻夜交谈,询问各种情况。为加强党对地下交通站工作的领导,在秋宏的积极努力和协助下,交通站很快建立了地下党支部。秋宏走访了麻街乡的各个保,给保长们讲国内形势,指出内战不可避免,要有准备,帮助交通站进行统战工作。他给李世华说:“这次组织上派我到商洛来,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利用各种关系打入敌人内部,广交朋友,分化瓦解敌人。麻街这块地方是个要道,很重要,要把这块地方搞好,你们可以广交朋友,不要只局限于麻街这一小块地方,把眼光放远些,放大些。”

在秋宏的努力协助下,麻街地下交通站很快组建起了一支地下武装力量,为地下交通站先后掩护接送中共中央委员、中原局代书记郑位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原局组织部长陈少敏等二百多名干部经关中安全返回延安,创造了条件。

1946年9月,中共豫鄂陕边区党委,豫鄂陕军区成立后,秋宏任中共第二地委副书记、第二军分区副政委。二分区是豫鄂陕革命根据地领导机关所在地,在巩固根据地和保卫边区党、政、军机关安全方面,秋宏与第二分区其他领导人一起,竭尽全力,圆满完成了任务。                                                        

1947年春,豫鄂陕军区主力北渡黄河入晋休整后,秋宏调任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副政委。                                

1947年夏,经过一年的艰苦奋斗,解放战争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阶段。8月,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在陈赓、谢富治的统一指挥下,南渡黄河,进军豫陕鄂边区。此时秋宏的爱人已经病逝,秋宏的老母和7岁的幼女无人照料。本来组织已决定留秋宏在解放区工作,但他坚决要求随军南下,参加反攻。                  

1948年4月,中原军区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决定组织宛西战役,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与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第十三旅的任务是围歼豫陕交界处的西峡口之敌。                              

西峡口位于伏牛山西南,是豫陕通道之咽喉,四周环山。城墙高7米,厚4米。城壕、暗堡的外面是水壕,水壕外面是铁丝网,网上挂着野炮炮弹。网外是雷区、纵深约一、二华里。布雷数量相当多,凡是土坎、高地都有雷。该城系豫西南土霸别庭芳经营了二十多年的老巢,宛西土顽的联防司令部就设在其中。                                      

1948年5月初,十七师与十三旅完成了对西峡口合围的态势。西峡口守敌两三千人,凭借坚固的城防工事负隅顽抗。围城第三天,守敌发现解放军在东湖挖的交通壕己逼近城根,城门被炸毁,一片惊慌。后半夜,守敌从南门遁逃,一部被堵歼,一部又龟缩城内。5月6日,西峡城解放,俘敌千余名。

1948年5月8日,秋宏在指挥部队排除西峡城南的地雷时,不幸触雷身亡,年仅32岁。(撰稿:冀振峰  整理:齐晓旭)  

[责任编辑:咸露兰]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