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好市长——方仲如

2015-04-30 16:06:28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    

方仲如,陕西省早期无产阶级革命活动家之一。20年代在北大学习时参加了共进社,从事爱国学生运动。1924年参加共青团,192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在李大钊、周恩来同志领导下工作。方仲如同志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有文化、有理论、有各方面工作经验和卓越才干的,对人民做出重大贡献的,深孚众望的领导干部。他虽然去世十多年了,人们还深深地怀念他,提起他,都说他是“难得的好市长。”

我认识方仲如同志最早是在1949年5、6月间,当时我从晋绥边区调西安市公安局工作,他是西安市第一副市长、市委常委。第一次见他,是由陕甘宁边区公安厅长、西北局社会部部长兼西安市公安局长的陈养山派遣,要我通过他找市政府副秘书长冯一航了解一些情况。在他的协助下,我顺利完成任务。第二次的1949年6月,经赵伯平同志和他介绍找西安地下工委韩夏存、朱子彤、崔一民和吴柏畅、张平了解西安敌情。以后由于工作关系,特别是我调市委工作以后接触的机会更多了。较长时期的接触,我对方仲如同志有深刻的印象。第一个印象是他为党和西安人民做出了重大贡献:一是政权建设;二是经济建设、文化建设。西安是西北最大的城市,解放初我们缺乏管理大城市的经验,过去是中央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现在城市政权体制如何搞法,政权如何设置等,都需要很好的研究。当时仲如同志和赵伯平同志曾组织研究过多次,并派人去天津考察,最后决定按当时情况,实行市上一级管理,区政府是市政府的派出机关,街道办事处是区政府的派出机关,警政分开,公安派出所行驶警察职能,街道办事处行使政府职能,互相配合,但各归其上级领导。仲如同志还特别注意政府的制度建设和法律规章、条例、办法的制定,在他任市长期间制定了各种法令、条例、规章、办法等1800多件,为政府建设奠定了基础。可以说,他是西安政权建设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方仲如同志任市长和书记期间,是建国以来西安各种事业发展最快的时期之一,也是党风政风最好的时期之一。在此期间很快实现了社会稳定,清除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恢复了生产,完成了土地改革,并根据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的要求,实行了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并在此基础上狠抓工业、文教、城市建设等工作。西安的第一个城市规划是在他任市委书记、市长期间制定的。纺织城、电工城、韩森寨、胡家庙、土门、洪庆、阎良、余下等工业区,南郊文教区,一系列大工厂、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大都是那个时期建立的。他和市委将建设大工业作为市委党政工作中心,要一切工作围绕这个中心。关于城市规划,他曾召集有关方面进行过多次研究。对规划的布局、城市规模、规划牵涉的各个方面如古城的保护和工业建设的关系,当前和长远的关系,平时和战时的关系(特别是防空),建设征地等都进行过多次研究。为了解决建设力量,还经西北局、西北军区和建筑工程部同意,将解放军的几个师全建制地改编成西北工程局,并从武汉调来一个机械化公司支援西安建设。为了使文教建设与工业建设相适应,多次研究设置哪些大专院校、科研单位,特别是在交大搬迁西安的问题上费了许多周折。当时交大一些师生不愿搬迁,有人酝酿要上大街,他曾通宵达旦地进行说服工作,最后请示周总理,经过周总理亲自召集上海市委、西安市委和交大开会协商,决定交大留一部分在上海作为上海交大,其余都搬来作为西安交大,妥善解决了这个问题。为了保证经济建设,他和有关部门研究,组织修建了兴庆公园,并从上海迁来一个越剧团。考虑到南方来的职工和大专院校师生习惯吃大米,组织粮食部门从外地调运大米,包装这些职工和师生的需要。此外,有关大企业、大专院校领导班子的配备方面,他配合相关部门做了很多工作。总之,他在西安的经济、文化建设上花了很大心血,功绩卓著,人们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对方仲如同志的第二个印象是,他那忘我的革命精神,充沛的干劲和工作魅力。西安解放时,他已经是近50岁的人了,特别是后来他的肺部动了手术,身体一直不好。但他的干劲仍然不减。例如,1949年秋他召集市公安局和区上党政领导会议布置户口登记工作,决定抽调干部首先在四区试点。试点工作队由我负责,市政府办公厅负责人朱茂青、财政局副局长陈仲馨为市上的联络员。他每周来工作队一次听取汇报,解答一些疑难问题(特别是城市居民的职业划分和成分问题)。会议往往开到误了吃饭时间,就在街上买几个烧饼夹豆腐干,当一顿饭吃。这件工作是他布置的,试点结束又在他领导下作了总结,并向政府委员作了汇报,刊登在市政府办的刊物《市政汇报编》。作为一个市的主要领导人,对这样一件具体工作从头到尾、有始有终,抓住不放,我还是比较少见的。再如,1959年夏,由他和陕西省副省长谢怀德在富平流曲召开了有西安市和各专区主管农业的领导同志和有部分区县主管农业的领导同志参加的“丰产方”现场会,他白天领导大家现场参观,听取经验介绍,晚上又分头找各个地市带队的同志听取意见,直至深夜,次日又作总结。1960年他和常黎夫同志召开了陕西省养猪现场会,参加会议的有省级有关部门负责同志白纪年、陈国栋以及各地市县分管养猪工作的负责同志,会议从凤翔开起,途经蔡家坡、乾县、礼泉、兴平、西安郊区、临潼,一直开到蒲城、大荔,既要参观,又要讨论,还要进行大会发言。会议休息间隙,他同样找各地市带队同志听取意见,简直没一点时间休息。这两次我都是受市委委托,带领当时西安市属四个郊区(灞桥、雁塔、阿房、未央),四个县(长安、临潼、户县、蓝田)的负责同志参加的,当时他是以省委常务书记的身份参加的,他已经动过肺部手术,对他这种不知疲劳,忘我工作的革命精神我深有感触,敬佩不已。

我对仲如同志第三个突出印象是他的优良作风。他自己生活简朴,严于律己,同时要求机关也要勤俭办事。他在西安任职那段时期,机关开会一直是开走会,来客人除了特殊情况外,都是请吃西安小吃,如:牛羊肉泡馍、葫芦头泡馍、饸饹、凉皮,很少举行宴席。他办事非常认真,下级找他请求汇报解决问题,他从不推脱,对下面提出的问题,只要能解决的,他马上就拍板解决,不能马上解决的,指定有关部门限期解决。记得1952年全市开展禁毒斗争时,案子牵扯到个别民主人士、建委系统个别高层人士和图的一个亲戚。我和张少康去请示他,他当即找来市建设局局长李廷弼,对涉及建设部门的问题作了交待。对其他两个问题,他查明后不久也向我们作了答复。1959年夏,当时他任省委常务书记,长安县反映征了过头粮,影响群众口粮,同时也提到生产指挥上的一些问题。他当即和西安市委商量,决定由省委分管财贸的书记严克伦和我一起去长安县处理。在长安县召开了县委、县政府领导和有关部、局长会议,听取下面意见,对群众反映的问题作了妥善处理,长安县的同志对此表示满意。他很注意密切联系群众,凡是找他的人除了个别无理取闹者外,他从来不拒绝,什么时候都可以见。记得我去找他时,他那里总是有人谈话,我还没谈完时,其他人又在等候。他善于团结干部和处理问题,西安解放初期市政府有几位民主人士任副市长,还有一些党外人士任局长、副局长,他对这些同志很放手,不仅工作上合作得很好,生活上也很融洽,常和他们一起做工间操,打排球,个别谈心,做到了肝胆相照。这些同志对他不当外人看待,有啥说啥,见面谈话时也不叫市长,而是叫“仲如”“干才”(仲如同志表字干才)。对民主党派、民族宗教人士、专家、教授、社会名流,他一直相处的很好,有些我们不好解决的问题通过他们的工作,都顺利解决了。如1950年夏季因法院在市体育场公判袁、陈离婚案而引起回汉民族纠纷,就是他通过回族上层人士马平甫、马睦生等出面说服才得以顺利解决的。对党内的同志也是这样。当时,政府和市委的干部有从陕甘宁边区来的,有从晋绥边区来的,也有的是原来在西安作地下党工作的,他都一视同仁,搞好团结。记得公安局从老区来的同志和原地下党的同志关系上出过一些问题,他和赵伯平同志曾数次去公安局听取意见,督促市委领导改进工作,搞好团结,他的工作作风既雷厉风行,又扎扎实实,他对干部要求很严,凡是他布置的事,一定要限期汇报结果,讲求实效,因此谁也不敢马虎。他对自己也要求很严,遇事亲自动手,作出表率。抗美援朝时,中央布置捐款购买飞机大炮,中间也遇到一些困难,有的富户不太积极。他亲自召开一些捐款大户座谈会进行动员,很快完成了任务,并出现了像爱国艺人常香玉一人捐献一架飞机的模范事迹。50年代全国号召增加粮食复种指数,他一个区一个区地听取汇报研究落实。农业合作化时他又一个区一个区地研究落实。城市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时,为了不至于将西安一些有名的小吃搞掉,他曾亲自召集同盛祥、老孙家牛羊肉泡馍馆、春发生葫芦头泡馍馆、清雅斋、西安饭庄、五一饭店、老樊家肉夹馍馆等单位负责人,向他们说明政策,要他们把西安的名贵名小吃保留下来。

我对仲如同志的第四个印象是,他很注意工作方法。其一,善于抓典型,以点带面。当时市委、市政府抓的典型有大华纱厂团结民主资产阶级搞生产的经验,三桥车辆厂生产管理的经验,西安制药厂科研与生产管理的经验,西安航空技校勤工俭学、教学与劳动生产相结合的经验。经常转发这些点的经验,推动全面工作。其二,确定联系点。当时决定,市委、市政府和部局领导每人联系一个点,作为调查研究、了解情况的一种方法。其三,“调上来”听取汇报,“走下去”了解情况。1958年他曾带我们对国家在西安的重点建设项目参观了一遍,现场参观、现场听取汇报,了解情况,指导工作,增加知识,锻炼干部。其四,狠抓宣传鼓动和思想工作。他在西安工作期间,经常给干部群众作报告,他的报告有逻辑、有条理,深入浅出,既生动又深刻,而且很有鼓动性,深得群众好评。他也组织市上部局以上干部向群众作报告,作为一种重要的工作方法。记得1952年在开展禁毒运动时,他在钟楼向聚集在四条大街的20万人作动员报告;五反运动时他在市政府西院大操场由一万多名工商户参加的体现政策大会上发表讲话;公私合营时他曾就公私合营问题向工商业者作动员报告,这些讲话都引起了强烈反响。他还注意对干部作细致的思想工作。记得”三反“前夕,发现市上一个局长、区上一个区长的一些错误,仲如同志对他们既严肃批评严肃处理,有与人为善,以理服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使犯错误的同志心服口服,挽救了犯错误的同志,教育了别人。其五,注意政府工作的民主形式。50年代,市上只有人代会,不设专门的人大常委会,法律规定人大闭会期间由人民委员会(之前为政府委员)行使人大常委会职权。他对此很注意,一些重要问题,经常拿到人民委员会汇报讨论。我在公安局工作时曾就交通管理、禁毒运动、取缔妓女等工作向人民委员会做过汇报。人民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既有党政领导干部,又有各界代表上层人士、社会名流,向这个会议汇报,既履行了法律手续,又向他们作宣传,听取他们的意见,取得他们的支持。

我最后见到方仲如同志是1978年在北京万寿路中央组织部招待所。当时我随西安代表团去北京瞻仰毛主席遗容,顺便与崔一民同志一起去看他和赵伯平同志,到现在已经21年了。虽然仲如同志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风范、他的业绩永垂史册,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为党、为人民做出的重要贡献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参阅阎明原文  整理:王玮)

[责任编辑:咸露兰]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