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迎来了传承和发展的第三次“拐点”

——为张树珉大师新中国画点“赞”

2015-04-30 14:18:54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    

今年53岁的张树珉仿佛就是带着使命奔着中国美术革命来的。2007年3月,他凭着对中国传统雕刻的革新创立现代意义的中国写意雕刻艺术学科,填补了写意美术在立体领域的空白,被国家发改委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业内称为“中国写意雕刻艺术之父”。近日西安世纪金花时代广场展出了他的国画新作,更叫人眼前一亮。“画面干净利落,造型唯美。”“清新高雅,没有污秽之气,纯洁人的心灵。”“近看远看都很美,和西洋的油画有一拼。”刚展出几天,观赏者们一齐点赞。懂行的人说,“这个展览学术性很强,为中国画创新迎来了开河的春天。”

“拐点”不在线上

新时期如何传承和发展中国画是一个老话题。特别是近30年来,无论是美术理论家还是画家,大家都在不断地探索和实践。探索的热情很高,迈出的步伐却不大。纵观中国画界现状,大致分为三路大军。其一是痴迷于古人的复古派;其二是信仰西洋的学院派;其三是啥都不迷的敢画派。复古派无论画得多么努力,总跑不出已逝大师们的影子;学院派无论画得多么精美,总脱不掉剽窃西洋技术的嫌疑;敢画派无论画得多么放肆,总修不成中国画的正果。有着全面美术功底的张树珉无门无派却创出新路,他研究的没骨水定画法为中国画创新发展开辟了新径,再一次验证文化艺术创新需要厚重的根基。

张树珉出生在黑龙江的一个小山村,出生10个月患上小儿麻痹造成下肢残疾。跑不了走不动,思考的冲动自然就比常人大了许多。也许很少出门的缘故,他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变成了超乎常人的形象记忆。拿起笔画出自己看到的或想看到的,他发现画笔就是他的坐骑,能带着他奔向美丽的田野、梦幻的山川和开阔的大海。在父母的鼓励下,他坚信自己一定能成为一名大画家。采访中知道张树珉的中国画是有一定“童子功”的。10岁拜山东老秀才和笔画大师胡乃龙学习传统中国画,一套老版本《芥子园》画谱成了他唯一的反复的教材。15岁时张树珉就成为了远村近邻小有名气的画家。后来他又拜当时被打成右派回乡教书的中央美院李老师夫妇为师学习西洋画。中西绘画功底兼备的张树珉并没有急于宣扬自己的画作,甚至在25岁到45岁的20年间,他几乎扔掉了画笔,从事立体领域的研究和突破。在与美丽的大自然交流对话中,在与天然材料的默契或纠结中,张树珉脑中一直萦绕着一个难题——中国画如何发展?思考是最快最有效的工具。他像爱因斯坦一样一次次在脑中实验,冥冥中感到中国画需要自身革命,而不是借鉴西洋画法披上洋装。

用线造型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原始绘画的通用方法。一条条墨线恰恰是中国画造型的重要手段。不仅影响造物的精准,而且审美也不合时代。我们的古人很伟大,但后人却千年抱着线吃老本。张树珉决定抛弃线,在传统毛笔、宣纸、彩墨中寻找突破。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探索。偶然中张树珉发现了水的作用,水控造型成功了。那一夜他没合眼,一气呵成了八尺整张《鸿途伟业图》。

站在时间的一点

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曾说过:“从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就好像站在时间的一点,惊奇地注视着过去和未来,对过去我们看得越清晰,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就越大。”绘画是人类智慧、情感和能力的一种体现。纵观世界各民族各时期的绘画作品,其差异性还是很明显的。分析形成差异的原因,除了文化习俗各异的影响之外,关键在于绘画技术的差别。从人类的能力角度看,能否精准模拟表达对象是衡量绘画技术的一把尺子。中国画在数千年的发展中,在描绘物象的技术层面走过了一条曲折之路。从远古的绘画到唐宋精致的工笔绘画,中华民族和世界上其他民族一样,在勾线添色、随物赋彩的技术层面达到了顶峰,步入了人类对自然物象形象描绘的一个“高原时段”。由于文化审美和情感抒发的需求,到了宋代中期,以苏东坡为首的一批富有诗意的文人介入了绘画,由于他们的“童子功”不是绘画,而是写字和做文章,这批文人便把书法和诗词的因素融入了绘画,改变了中国画工整细腻严谨的工笔风格,抓住物象主要特征,寥寥几笔,勾抹成形,再配上诗词书法,形成了以笔墨造型进行情感表达的写意画,这是中国画创新发展的第一次“拐点“,明清两代写意画发展到了顶峰。近代随着中华国运的衰落以及满清王朝的覆灭,一批有识之士到西洋学习美术,被西方光影精准造物技巧折服,徐悲鸿、蒋兆和等把西画的理论和方法引入中国,建立起了“用西洋画法改良中国画”的美术教育体系。虽然背着剽窃西洋技法的名声,也堪称是中国画创新发展的第二次“拐点”,第二次国画革命发展到今天已经百花齐放门派林立,但总令人觉得缺少了些民族的骨气。科学无国界,学就是为了用。而艺术不同,就像语言和文字一样。技法是艺术的民族特性存在的基础。用了人家的造型技法就失去了自己民族艺术的存在价值。能否通过技法革新,使中国画既能精准造型造物,又能在意境和画面效果上超越西洋绘画的人工刻意描绘?张树珉通过实践创造的没骨水定技法,在用墨用色上极尽简约,通过发挥水在成画中的作用,画面效果层次丰富,自然造化活灵活现,表达情感意趣盎然,使中国画再一次回归到了纸本水墨,形成了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致的视觉艺术。无论是花鸟、人物还是走兽、山水,无论是实还是虚,这种国画新技法都能自如运用。看张树珉的画是一种享受。整洁的画面,纯真的彩墨,道法自然天趣造物。在真实与梦幻中,把人带到一个清静洁净安静的理想王国,成为化解现代人烦躁心的一剂良药。

光从哪里来

西洋画在没线基础上,通过光影效果层层绘彩来精准造型。中国画抛弃了勾线的界定,在特殊的宣纸上很难精准造型。如果借用光影效果那就等于在宣纸上画素描、水彩画和油画。光从哪里来?深夜里张树珉苦思苦想。他为自己设定了一连串的“傻瓜问题”。“中国人为什么在宣纸上画画?”“为什么中国画的线用了这么久?”存在就有存在的理由。回答这些问题远远超越了专业范围。张树珉曾一度放下画笔,翻看《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开篇的一章深深吸引和启迪着他。“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在无欲之“妙”和有欲之“徼”中,张树珉突然寻到了中国画独特的光源,那就是作为隐物质化的道呈现出的生命之光。“合其光万物玄同归于无,启其光万物生发归于有;无是天地之始,有是万物之母。道能之光是万物生命之本真。中国画追求的真善美不正是道能化物的结果吗?”他豁然开朗,深知向老子请教一定能找到中国画创新的密码。为此他沉迷于道,并写出了《道能化物》的艺术论。“艺术品做为一个特殊的生命体也有其自身的道能,也具备其他生命体共有的道能聚放功能。无论是绘画、书法、雕塑、音乐、歌舞,还是其他衍生的艺术形式,无不是在释放道能,丰富人类生活。”采访中张树珉脱口而出他文中的内容。“道能化生,物具各形。每个生命体都有其自身的形、色、声等道能化物的显象和结构,同时也是道能本身隐能量的一种物化显象和形式释放。人类和自然万物一样,都是道能生化的产物,都是道能之子,在道的层面和光同尘的结果具有玄同性。因此,当人类接触到自然万物时,受到自身生命体道能场的隐动,自觉不自觉地将外界的形、色、声等显象因素加以提炼组合,使其成为了符合人类自身生命体能需求的一种别样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具有道能性,但不是道生化的产物,而是人类受本体道能隐动而创生的一种新的生命体,这种新的生命体我们把它们统称为艺术生命体。”基于对道的独特艺术认知,张树珉一画开天,活着的、自然的、普真的新中国画诞生了。

“艺术家要有使命感和责任心。本着对人类负责的精神,弘扬艺术品道性的一面,这样才能使艺术生命体更完美更能近乎生命本质,为人类释放出灿烂的道性正能量。”我们祝愿张树珉大师能勇敢地扛起中国画创新发展的大旗,聚集更多志同道合的先行者,形成历史的新“拐点”。( 撰稿:云龙子  整理:何宣宣)

张树珉夫人王琳娜作品

 

[责任编辑:咸露兰]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