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中共在西安的军事情报组织

(一)

2015-09-14 16:57:34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    

隐蔽战线功不可没

解放战争期间,彭大将军率领的西北野战军横扫胡宗南军队的战场厮杀气吞山河,波澜壮阔;而隐蔽战线上的勇士们深入敌人营垒,魔窟斗妖,机智勇敢地为我军获取提供情报的斗争同样惊心动魄,可歌可泣。

蒋、胡攻略陕北的作战方案还未传达到军长一级,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就看到了。胡宗南一直蒙在鼓里,周恩来却心明如镜,这是他亲自投下的“闲棋冷子”发“热”的缘故。

1947年2月28日,蒋介石急电把胡宗南从西安召到南京,策划进攻陕北的战事。这是蒋介石发动内战8个月连遭失败后不得不缩短战线,实施重点进攻的必然选择。

3月3日,胡宗南带着蒋介石核准的进攻方案回到西安。

当晚,毛泽东、周恩来在延安收到一份十分重要的军情电报,电报清楚地提供了蒋、胡3月10日进攻陕北的兵力部署、进军路线、主官姓名......3月7日晚,毛泽东、周恩来又看到一份蒋、胡将进攻日期推迟三天的电报,这是因为美军观察组尚待撤离延安的缘故。

3月8日下午,延安召开各界动员大会,周恩来、朱德、彭德怀、邓颖超相继发表讲话,延安军民同仇敌忾,誓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边区。

这天晚上,胡宗南秘密乘专列来到铜川,第二天,在晨光熹微中,胡身着普通士兵的军服,同他的机要秘书、警卫员乘吉普车北上洛川,下榻在县城中心小学。

三月的陕北高原,依然冷风呼呼,寒袭大地。10日晚,夜深人静,鸡犬息声,胡宗南在洛川小学礼堂召开军、师、旅长以上战前会议,组建“前进指挥所”,任命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裴昌会、副参谋长薛敏泉、政治部主任王超凡等分任前进指挥所主任、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等职,正式传达蒋介石核准的攻略延安方案,下达作战命令,要求所有参战部队务必于3月13日18时就绪攻击位置,14日拂晓发起攻击前进行动。正面集结进攻兵力达15万之众。

胡宗南洛川军事会议的第二天,毛泽东、周恩来又得到了军事会议的全部内容,提早制定了应付进攻的万全之策。

毛泽东、周恩来为何屡屡事先获悉蒋、胡进犯延安的行动机密,胡宗南一直被蒙在鼓里。可是,周恩来却心明如镜,这正是他深谋远虑,10年前投放在胡宗南身边的“闲棋冷子”发“热”的缘故。

1937年底,那时还有点民族感的胡宗南,率部参加上海抗战后撤退西北,路过武昌,特意分三批接见他在武汉新招收的青年战地服务团成员,以便从中发现特别有用的人才。那时,正在武汉的周恩来未雨绸缪,抓住机会,经清华大学党的负责人蒋南翔推荐,特色了一位有“名门望族”家庭背景的清华学生、秘密共产党员参加战地服务团。周恩来要董必武当面转告这位党员:“隐蔽共产党员身份,保持不左不右面目,甘做闲棋冷子,要忍耐,有韧性,绝对不要离开胡宗南部队”。董必武特意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八个字赠送给他。

这位秘密共产党员一进战地服务团,其气质、谈吐引起胡宗南的异常关注,夸他“少年英俊,才识超群,未来的栋梁之材”。

1938年2月,战地服务团从江城武汉来到陕西凤翔县,向胡宗南驻军宣传抗日。一日,胡从西安赶来凤翔,单独约见了“未来的栋梁之材”。第二天早晨又让他同车前往西安,进入设在长安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深造。七八个月之后,修业完毕,胡宗南认为他已经成为“黄埔大家庭”中的一员,调任其担任自己的待从副官、机要秘书。从此,这位秘密共产党员便成了长期陪伴胡宗南左、右的“智囊”、“心腹”。

当胡宗南接受蒋介石“10天之内直捣共产党老巢延安”的命令后,随即把公文包交给这位机要秘书,要他根据公文包的文件尽快画一张草图,提供“总裁”参阅。机要秘书遵照胡的指示,倒锁房门,打开公文包里两份绝密文件:一份是蒋介石核准的攻略延安方案,一份是陕北共军兵力配置详情。他照抄不误,默记在心,把抄件焚烧后画出了草图。

胡宗南看过草图,连连点头,送蒋阅过。3月3日同机要秘书及参谋长盛文同机回到西安。当晚,机要秘书借故来到西大街一家书店,通过地下共产党员王石坚将蒋胡攻略延安的方案发往延安。3月7日,他又来到这里,把进攻推迟三天的情报又及时发往延安。8日一早,便随胡宗南乘专列去了同官,又上洛川。10日洛川小学秘密军事会议情报,他无法脱身通过王石坚的秘密电台拍发。情急之下,他急中生智,“违反”秘密工作常规,白纸写黑字,装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专用信封,通过胡宗南部队来洛川返西安的机要交通车,以传递机要公文的渠道送往西安王石坚处。不用说,这是一着险棋,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前功尽弃,丢掉脑袋。但是,最危险的,往往又是最保险的。王石坚收到原封未动的“公信”后,很快吧这个重要情报的情报发送到了毛泽东和周恩来手里。

七天之后的3月18日下午,中共中央、毛泽东从容地主动撤离延安,走上转战陕北的征途。胡宗南部19日黄昏进入延安,得到的仅仅是一座空城,从此陷进了蘑菇战的泥潭之中。胡宗南一再称道的“黄昏大捷”,便成了他末日的来临。

熊向晖

1949年开国大典后的11月5日,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招待张治中、邵力子、刘斐等国民党方面的和谈代表。席间,走进一位潇洒干练、约30岁出头的年轻人。张治中一眼认出,“这不是熊老弟么!你也起义了。”周恩来接过话茬,“他不是起义,是归队。”并指着这位“熊老弟”微笑着说:“今天我向大家公开一个秘密,他叫熊向晖,1936年入党的共产党员,是我们派到胡宗南那里去的。”在座的客人顿时面有惊色。刘斐原是国民党国防次长。他说:“真想不到!难怪胡宗南打败仗。”周恩来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这一级,毛主席就知道了。”张治中又说:“我早知道蒋介石在军事上、政治上都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今天才知道,在情报上,他也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蒋介石的特务如狼似虎,胡宗南胡作非为,花天酒地,哪有像熊老弟这样的人。”周恩来解释说:“我们是依靠政治,不靠下流手段,同国民党的特务工作有本质的不同。今天借这个机会向大家说清楚,我门派熊向晖到胡宗南那里去,原本是帮助胡抗日,可胡却追随蒋介石反共,我们不能不自卫,我们就交给熊自卫的任务。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军事上、政治上是这样,在情报上也是这样。”周恩来一再向大家讲明用意:“现在蒋介石、胡宗南已经知道熊向晖是共产党员,今天我向大家讲出来是希望文白(张治中)先生有便转告蒋、胡二位先生,让他们知道来龙去脉。还要劝他们改弦易辙,反共是自取灭亡,反攻是痴心妄想,劝他们不要反动到底,我对他们寄予厚望。”

全国解放后,几十年来,熊向晖在新中国的外交战线上又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做出了优异的成绩。

蒋介石的补给区为胡宗南补给了

被服枪炮,却为彭德怀提供了军事情报

胡宗南进占延安后得意忘形,风光一时,晋升为上将军衔,获得了“云麾”勋章,达到他人生的顶峰。接着便急转直下,青化砭、羊马河、蟠龙连吃三次败仗,损兵折将,丢尽颜面。这无疑是彭德怀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军事指挥艺术经典之作,同时也是党中央、西北局和陕西地下党情报工作的巨大成功。

胡宗南进犯陕北,除熊向晖这个渠道外,设在西安的军事情报组几乎天天都有重要情报送往党中央。

1948年杨荫东与夫人王秋月

这个军事情报组,是陕西地下党按照周恩来的指示,由隐蔽在杨虎城旧部的原中共三十八军工委书记蒙定军千里迢迢,远走甘肃河西走廊重镇武威,同胡宗南部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赵寿山将军商定建立的。赵司令此时已是有六年党龄的特别共产党员。蒙、赵二位商定,由杨荫东、赵古振两位党员执行打入任务。赵后来虽打入胡宗南西安绥靖公署机要室,但未得到信任,不久便借故撤出,杨荫东却获得了成功。

杨荫东较早就在杨虎城旧部三十八军从事党的地下工,由陕西地下党组织领导。1944年春,蒋介石为分化瓦解这支“杂牌军”,采取了明升暗降的手法,调军长赵寿山任第三集团军空头总司令。赵前往甘肃武威第三集团军总部赴任,杨荫东作为随从参谋同往。这年9月,赵又奉命参加陆军甲级将官班第一期受训,杨又随赵赴重庆,协赵处理文电,来往应酬,代做战术作业。1945年1月,赵毕业回武威,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参加二期受训,留杨荫东为他代劳。赵深谋远虑,顺水推舟。杨荫东精明能干,熟悉参谋业务,同期受训的二十七军军长周士冕称许有嘉,周也要杨为他代劳,杨乐意相助,交谊逐渐加深,周也多次诚邀杨回西安后到他家一玩。

1946年8月,内战爆发月余,赵寿山第三集团军总部被撤销,赵回到西安。蒙定军指示杨荫东通过关系,进入兰州西北行辕,任参谋处联合作战少校参谋,以便作个跳板。年底,蒙定军指示杨荫东来西安接受新任务。蒙告知杨:据可靠情报,蒋、胡有大规模进攻陕北的动向。保卫边区、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是我们的光荣责任。党组织决定你打进蒋介石设在西安的第七补给区司令部,专作军事情报工作。赵寿山刚去南京,准备出国“考察水利”,新任第七补给区司令周士冕曾两次光临赵的家里,问及你的情况,希望你到他那里工作。赵也顺手做了人情,积极推荐,这是打入第七补给区的司令部的最好机会。

1947年1月,杨荫东前往第七补给区司令部找周士冕。一见面如故友重逢,周十分客气,诚邀杨留在身边,助一臂之力。杨表面委婉客气几句,周亲笔一张纸条:“委任杨荫东为补给区司令部办公室少校参谋”。

10天之后过完春节,杨荫东走马上任。周士冕腾出自己的一间办公室,宿办合一供杨使用。杨和周朝夕相处,周事事交杨相机处理,公交私谊日趋更密。

第七补给区原为国民政府国防部联勤总部西北补给区,1946年夏组建。这年底,为配合胡宗南日后进攻陕北,改为第七补给区,负责陕西、晋南、豫西、川北、陇东等广大地区国民党部队的后勤供应。杨荫东到任,就等于把几十万部队的供应分布,补给计划,都掌握到手里。

3月,胡宗南调兵遣将,纠集大军进攻陕北,周士冕感到管区内部队调动频繁,补给头绪纷乱,扯皮的事很多,心情十分烦躁。杨荫东便出谋划策,自行设计了一个“兵力配置补给情况一览表”。按战斗序列把步兵团以上、特种兵营以上的主官姓名、驻地、军械装备,补给数量等项制成表格,使用时按战斗序列一查便一目了然。周士冕阅后十分满意,当面首肯。杨荫东又把表格复写成两份,一份交周,一份留给自己,然后转交给地下交通员,送往中共关中地委转送党中央。以后每次变动,都照此办理。

胡宗南在青化砭、羊马河挨了彭老总重重“两拳”,沉不住气了,一再寻找共军主力决战,想挽回点面子。4月下旬,把他的蟠龙补给基地交由“四大金刚”之一的一六七旅少将族长李昆岗镇守,派出一个整编军从蟠龙出发,向绥德、米脂推进,企图压西北野战军东渡黄河,撤出陕北。杨荫东把胡宗南这一重要军事调动及时提供给党中央,彭老总适时组织了蟠龙战役,全歼守敌6700余众,生俘李昆岗。补给地的4万套军服,上万袋“洋面”,数百万发子弹,千匹骡马,大量的枪炮、医药、罐头,都成了西野的战利品,胡宗南人财两空。

打下蟠龙,王震将军“慷慨”宣布:“有什么,扛什么,谁都可以扛……”逗得战士们一个个咧嘴憨笑。5月初已进入夏季,天气渐渐燥热起来,战士们首先想到的是换夏服,三下五除二,脱下裹在身上的破棉衣,把缴获的崭新单军装,一件一件套在身上,得意洋洋,乐不可支。

战役结束,西野前委嘉奖有功人员,西安军事情报组也在嘉奖之中,嘉奖令由蒙定军写在一张纸条上,转交杨荫东,杨阅后,在无限欣慰之中将纸条化为灰烬。

“西情处”、西安军事情报组的准确情报,“陕北战事翻过了山坳坳”。

毛泽东兴奋地喝了半瓶白兰地,还嫌酒不辣没劲

党中央,毛主席撤离延安,干净利落地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胜利,歼敌1.4万余众,狠狠教训了胡宗南。但这仅仅是胡宗南进攻陕北总兵力的1/20,敌强我弱的局面仍没有改变。正因为如此,才有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把战火引向蒋管区;才有陈谢兵团南渡黄河出击豫西、陕南的重大军事行动,以便调敌南下,减轻陕北压力。

为达此目的,党中央决定由彭总率西野穿越沙漠,北上攻打榆林,掩护陈谢兵团渡河。果然不出所料,蒋介石闻讯榆林被困,如坐针毡,急召左右商讨对策。惊呼:“榆林乃北平行辕张恒绥靖公署陕绥边区总部所在地,岂能轻易失守。倘若榆林不保,则宁夏孤立,国军失去北翼配合,形不成南北夹击共军之势,必将影响整个西北战场局面!”第二天,蒋急乘“美龄号”专机飞抵延安。蒋介石此行,是他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光临”延安。在延安的一天中,他亲自主持军事会议,商讨新的作战方针,重新部署兵力,当场敲定,当务之急先救榆林,总的意图是要把共军赶出陕北。

蒋介石的延安军事会议刚一结束,党中央就收到西情处和西安军事情报组等几个系统的紧急情报:“我军攻榆林,榆林向蒋介石告急,蒋闻信大为震惊,于8月7日飞抵延安,命令胡宗南率部北上,并命整编三十六师师长钟松率一二三、一六五旅组成快速兵团,轻装疾进驰援榆林。”得此情报,彭总将西野撤出榆林城下,集中主力于榆林东南米脂县沙家店以北地区,隐蔽待机伏击歼敌。

钟松很狡猾,竟绕过伏击圈,走沙漠,出横山,逼进榆林城下。明明是西野事先撤出榆林,钟松却自吹援榆有功,吓退彭德怀,立即调头南下追击。彭总派出小部队,故作东渡黄河之态,迷惑敌人。蒋,胡命钟松、刘戡勿失良机,南北夹击共军和中共首脑机关。钟松贪功冒进,自投罗网,陷入彭老总设下的伏击圈。

8月20日这天,风雨交加,西野发起疾风骤雨般的猛攻,钟松虽在风雨中逃得活命,可他的6000余弟兄却死在枪林弹雨之下。一二三旅旅长刘子奇被捉。刘戡近在咫尺,眼睁睁看着三十六师挨打却不敢前进一步。这就是著名的沙家店战役。

此役从设伏到胜利,前后三天三夜。据说,毛泽东三天三夜不出屋,不上炕。胜利喜讯传来,极少喝酒的他,高兴地喝了大半瓶白兰地,还嫌酒不辣没劲,可见他的兴奋。第二天又亲自前往西野司令部驻地慰问祝捷。

毛泽东为何如此“狂兴”。正如他对沙家店战役的评价:“此一役,陕北战事已经翻过山坳坳了。”这场胜利,称之为陕北战事的转折点,西野开始从内线防卸转入了内线进攻。

沙家店战役胜利当天,中共中央就致电“西情处”和西安军事情报组,通报此役的战果,肯定情报工作的成绩,为西情处和西安军事情报组庆功祝贺。

王超北

“西情处”,是1945年经中央正式批准,以原王超北领导的西安地区一批打入到胡宗南要害部门的情报人员为骨干组成,直属中共中央社会部领导,王超北任处长。王是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陕西澄城县人,自1939年以来,王超北和他的情报人员,曾经机智勇敢,出奇制胜地把电台建在西北行营主任熊斌的住处“止园”,建立在陕西当局保安司令部防空司令部的电台上,建立在中统陕西调查室主任的后院的房间里,建立在陕西当局电政管理局的大型国际电台上。十年间先后共发出电报2400多份,30余万字。同时开辟了东路、北路、南路三条地下交通线,护送了大批党的干部、爱国人士和重要秘密情报人员。设立了莲湖公园“奇园茶社”秘密交通联络站。在大莲花池街7号建立了西情处的秘密工作机关,这是王超北花了自家遗产1.6万元大洋而建成的。这个机关建筑设计精妙,布设奇特,是任何人无法想像的。胡宗南大批军警宪特无数次的监视搜查,直到逃离西安,也没有弄情它的“庐山真面目”。解放后,彭老总陪同一个苏联军事代表团来参观。彭总说:这个地下密室曲里拐弯,设计巧妙,是中国革命艰苦奋斗的一个历史见证”。苏联代表团认为,这个秘密机关超过苏联推翻沙皇、消灭希特勒的情报斗争智慧,“地下室是史无前例的”。

也就是在沙家店战役后第三天,陈赓率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跨过黄河,切断陇海线,进军豫、陕、鄂边。潼关告急,西安吃紧。胡宗南命刘戡率部迅速南下,确保关中。补给区西安军事情报组的杨荫东又及时提供、报告了胡宗南新的作战方针和兵力调整部署计划。党中央认为“情报准确、可靠”,彭老总又把握时机趁势出击,再歼刘戡4000余众。接着适时组织了清(涧)延(清涧、延川、延安地区)战役,再消灭胡宗南8000余官兵,俘获4位将军级人物。从此以后,西北野战军由内线作战转入了外线作战。(许发宏/文  赵轻/整理)

[责任编辑:咸露兰]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