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博士陈远辉考证湘南暴动最后策源地——中红采访团实地考察湖南宜章杨家寨

2017-05-19 12:47:27    来源:中红网    

湖南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蛇博士陈远辉,同时他还是一位研究红色历史的专家。(中红网王子禄摄)

中红采访团参观莽山博物馆。(中红网王子禄摄)

蛇博士陈远辉介绍馆内资料。(中红网王子禄摄)

蛇中熊猫——莽山烙铁头蛇。(中红网王子禄摄)

中红采访团与蛇博士陈远辉合影留念。(中红网王子禄摄)

中红采访团一行人听蛇博士讲莽山的历史沿革。(中红网王子禄摄)

中红采访团来到宜章县莽山瑶族自治乡黄家塝村考察。(中红网王子禄摄)

村里老人介绍黄家塝门楼。(中红网王子禄摄)

蛇博士在杨家寨遗址讲述当年朱德、陈毅部队走过的路线。(中红网王子禄摄)

在杨家寨旧址,中红采访团看到了当年留下的石碑、台阶等。(中红网王子禄摄)

宜章县黄家塝村村民黄秀刚说:“这是当年杨家寨村民家的石头门槛。”(中红网江山摄)

这是当年杨家寨村里大户人家插旗杆用的石座。(中红网江山摄)

“当年朱德、陈毅他们,就是从这条路走过去的。”蛇博士陈远辉如是说。(中红网江山摄)

黄家塝村委会主任杨天富说:“这片茶树林地,就是当年我家祖上的老宅基地。”(中红网江山摄)

中红采访团部分成员和随行人员合影。自左至右:黄秀刚、李春祥、杨天富、江山、陈远辉、李彪、彭明喜。(中红网王子禄摄)

    中红网湖南宜章2017年5月11日电(江山、李彪、布铁威、王子禄)5月9日至10日,中红采访团一行深入湘南大地走访红色线路、追寻革命足迹、考察老区发展。10日下午,中红网总编辑江山等来到位于宜章县莽山瑶族自治乡黄家塝村的杨家寨遗址,现场考察湘南暴动最后策源地——杨家寨。湖南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蛇博士”陈远辉是研究莽山“烙铁头蛇”的著名专家,然而他近几年来却对湘南暴动产生了浓厚兴趣,多次深入黄家畔村杨家寨遗址进行考察,认为湘南暴动最后策源地不是在广东省乐昌县的杨家寨,而是在湖南省宜章县的杨家寨。这天,他在现场为中红采访团讲解了他的研究成果。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上午10时,寻访团跟随蛇博士的脚步,沿着蜿蜒的山路缓缓前行。有关湘南暴动,据井岗山革命博物馆的展出史料解释说:“广东省乐昌县杨家寨文奎楼。1928年1月,朱德在此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智取宜章县城。”其实这是有误的。实际上,朱德主持的军事会议是在湖南省宜章县莽山的杨家寨召开的,湘南暴动和智取宜章的最后抉择也是在莽山杨家寨作出的。“这是被人们遗忘的重要6天”,蛇博士陈远辉语重心长的说。 
蛇博士说:“这是被遗忘的重要六天,到目前止我们还未见到有关这六天的具体记载。但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上,这六天却几乎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发展。如果没有这六天的最后抉择,也许党史就要改写,如果没有这六天的军地联席会议,也许就没有湘南暴动的胜利,也就没有井岗山会师。”

    关于被遗忘的到底是哪六天?蛇博士作出了回答:1928年元月4日,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部队打着国民党部队140团的旗号,朱德化名王楷任140团的团长,他们从韶关犁头铺率部来到了广东乳源的杨家寨,实际上所有资料都记载说,这支部队只在乳源杨家寨住了一个晚上。元月11日朱德、陈毅部来到了宜章的粟源堡,元月12日朱德率部智取了湖南宜章县城,史称“年关暴动”。那么1928年的元月5日至元月10日这六天时间里,朱德及其部队到那里去了?这支部队在干什么?党史无明确记载。这一切皆因莽山的杨家寨被人遗忘所致……

    中红采访团问:朱德、陈毅部队这六天到底在哪里?

    “蛇博士”答:确切地说,朱德、陈毅所率的这支南昌起义部队这六天是隐蔽在湖南省宜章县莽山的杨家寨。从朱德回忆录中得到证实:“我们脱离范部,从韶关北上,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这时,龚楚已来到我们部队,便由他引路到了宜章县的杨家寨子。宜章县农会主席杨子达,当时就住在杨家寨子,他对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起了重要作用。”

    中将欧阳毅回忆录中也记载说道:“举行湘南暴动的主要武装力量,一时汇集在优美而闭塞的莽山洞,惊雷将从这偏僻的山村响起。”欧阳毅回忆录中还说道:“朱德、陈毅率领的部分南昌起义部队脱离范石生部后,筹划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立脚和发展。这时,湘南的宜章县革命力量正在重新集结,城乡遍布的干柴正等待点燃烈火。”

    综上所述,朱德和欧阳毅的回忆录均证实了:朱德、陈毅的这支部队确实到过宜章县的莽山,这个杨家寨是宜章县的杨家寨。同时说明了以前大家都从未提到的一个问题:朱德最先是想在湘南找一块合适的地方建立一个根据地,以便谋求立脚和发展,最先想建立根据地的地方就是湘南宜章的莽山。

    根据寻访团实地考察,莽山地处湖南和广东交界的宜章县最南端,属南岭山脉,这里四面环山,悬崖峭壁,山林茂密,古木参天,再加上交通闭塞,离湖南和广东的主要城市比较远,是一个两不管的地方,同时易守难攻,非常适合打游击建立根据地。

    朱德、陈毅率领部队于1928年的元月5日清早离开了广东乳源杨家寨,秘密进驻到了湖南宜章莽山的杨家寨。朱德回忆录中说的是“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而不是路过这个寨子。进驻这个寨子的意思就是说至少有一段时间在这个寨子里驻扎过,朱德回忆录说的“宜章县的杨家寨”,这个宜章县的杨家寨就是莽山洞的杨家寨,朱德、陈毅部队于1928年的元月5日至元月10日这六天就秘密隐蔽在莽山洞的杨家寨进行休整,同时举行了由湘南特委、宜章县委共同组织的军地联席会议。

    中红采访团问:朱德、陈毅部队的六天是不是在莽山的杨家寨?

    “蛇博士”答:为什么以前没有人说到朱德、陈毅起义部队于1928年元月5日至10日这六天是隐蔽在宜章县莽山的杨家寨呢?因为人们混淆了湖南宜章莽山的杨家寨和广东乳源的杨家寨(后归乐昌管),甚至有人误以为是乳源的杨家寨。

    乳源的杨家寨离韶关很近,容易暴露部队行踪,不用一天时间,蒋介石的部队就能包围过来。那里无险可守,作为在军事学校学习过的朱德有可能在乳源的杨家寨驻扎上六天吗?答案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蒋介石得到消息后已经下了密令,要范石生解除起义军武装,逮捕朱德。范石生和朱德曾经是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同学,一起参加过辛亥革命,范石生不忘同学之情,就秘密通知朱德赶快率部队离开。朱德部到仁化后发现国民党方鼎英的部队正开往南雄,如果继续前进,有被方鼎英部消灭的危险。朱德当机立断,折转北上,这才计划到湘南找一块根据地立脚的。

    实际上朱德、陈毅部队只在广东乳源的杨家寨住了一个晚上,充其量只能说是路过了乳源杨家寨,不能说是驻扎。欧阳毅回忆录记载道:“第2天,部队从杨家寨出发,行至梅花时,兵分两路,一路由梅花进入宜章境内的迳口:另一路是主力,由朱德、陈毅率领,向宜章县境的莽山洞进发。”说明,朱德、陈毅部只在乳源杨家寨住了一个晚上。

    有人说,朱德、陈毅是在广东乳源的杨家寨对湘南暴动作出的抉择,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朱德、陈毅当时就作出了湘南暴动的抉择,他们就可以从乳源的杨家寨经坪石而直取宜章,或者就干脆在乳源的杨家寨多住几天。他们还有必要进入莽山吗?还有必要兵分两路,只派出一小股部队到达宜章的迳口吗?另外,起义部队是行军从韶关的犁头铺(现称犁市)过来的,到达乳源的杨家寨后应该已经是晚上了,已经不可能有充足的时间让他们召开这么重要的会议,勿忙作出这么重要的抉择了。何况当晚还要和乳源杨家寨的族长和当地的土豪劣坤们接风,因为当时朱德、陈毅所率领的部队对外是国民党部队的140团,作为一个有点军事常识的朱德怎么会轻易暴露自己就是起义部队呢!何况当晚还要听取当地特委的汇报,如果没有详细的汇报和仔细的商讨,这么重要的决定朱德会那么草率的作出吗。

    所以说:关于湘南暴动的抉择不会是在乳源的杨家寨作出的。充其量那晚只是听取了地方特委的简单汇报后,朱德还是作出了进驻莽山洞找块根据地的决定。要不然,朱德回忆录也不会记载说:“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了。”

    朱德回忆录中说:是为了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而进驻莽山杨家寨的。回忆录还记载道:“宜章县农会主席杨子达,当时就住在杨家寨子,他对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起了重要作用。”因为当时朱德、陈毅部队还有1000余人,在山里要吃、要住、要喝,不是住那么1天两天,而是计划要住上一段时间的,所以说朱德用了“进驻”这个词。如果没有当地特委们熟悉莽山的情况,做好群众的工作,这个任务是很棘手的。所以朱德在回忆录中用了赞扬的口气表扬了宜章县农会主席杨子达,说“他对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起了重要作用。”

    所以说:朱德、陈毅部这六天是在宜章莽山的杨家寨。

    中红采访团问:为什么说莽山杨家寨是湘南暴动的抉择之地?

    “蛇博士”答:朱德在回忆录中明确记载道:“我们进到杨家寨子后,就决定首先组织宜章暴动。”这里朱德说的是:进到杨家寨子后,才决定组织宜章暴动。说明宜章暴动这个决定最后是在莽山的杨家寨子作出的。

    朱德原计划是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的,所以朱德首先选择了从广东进驻湖南宜章的莽山,他为什么后来改变主意而决定要组织宜章暴动呢?

    原来朱德在进驻莽山杨家寨这六天的时间里,参加了由湘南特委、宜章县委组织的军地联席会议,据宜章党史记载:“莽山洞,四面群山环抱,悬崖峭壁,山上竹林密集,古树参天,洞中有大小十多个自然村,约有一百多户人家,环境适宜。部队在此进行短期休整。这时中共宜章县委主动前来联系,就在莽山洞,朱德、陈毅、王尔琢同志与中共宜章县委胡世俭、高静山、杨子达以及胡少海同志举行了联席会议。”说明宜章县委和湘南特委是在朱德、陈毅的部队到达莽山后,才主动前来联系的,在此基础上才举行的军地联系会议。

    会议上朱德、陈毅仔细听取了湘南特委和宜章县委的情况通报,得知宜章县城当时没有国民党正规军驻守,仅有400余战斗力不强的民团武装,由于国内军阀混战,国民党在湘南一带的统治力量非常薄弱。

    对湘南的形势作了全面的了解和分析后,就在莽山洞的这次联席会议上,朱德认为当前形势对革命军举行暴动非常有利,经再三推敲后,朱德在莽山的这次会议上最终作出了举行湘南暴动的抉择。并与宜章县委商定了智取宜章的具体行动方案:这个方案是由胡少海打着国民革命军十六军140团的旗号,以“协助地方维持治安”的名义和团副的身份,带领两个连先行进驻宜章县城。朱德以王团长的身份率领大部队随后进城,并伺机以主动宴请的方式,计划在筵席上将当地的统治力量一网打尽。

    据宜章县党史记载:这次莽山洞杨家寨的军地联席会议还决定:要在湘南“发动土地革命”。同时这次会议还对湘南暴动的“行动纲领和方针”作出了重要的决定。这个纲领后来在湘南暴动的实践中不断得到完善和修正。欧阳毅回忆录中记载道:“与会者同意朱德的战略分析,同时研究了智取宜章的策略。”

    所以说:如果没有湘南特委和宜章县委的莽山杨家寨之行,就没有莽山杨家寨数天的军地联席会议,就不会有宜章暴动。只有朱德在仔细听取了地下党的详细汇报后,才能根据当时的形势,才敢大胆和慎重的作出“决定首先组织宜章暴动”,拉开湘南暴动序幕的重大抉择。即使以前在汝城会议上有过策划,也还只是个计划而已,在莽山作出的抉择才是真正付诸实施的重大抉择。

    所以说:宜章莽山杨家寨是湘南暴动的最后抉择地。

中红采访团问:莽山洞的杨家寨到底在哪里?

    “蛇博士”答:湖南宜章莽山的杨家寨到底在哪里?这个杨家寨其实就在莽山的黄家畔至南门庄之间的杨家坪。当时,朱德、陈毅所率领的部队就是住在莽山的这个杨家寨子里。黄家畔的老乡黄秀刚告诉我们说:“解放前的杨家寨大户人家曾经有一把步枪,那个枪栓还是那种会塌拉下来的那种枪。据说这是在杨家寨住过的那支部队临走时送给杨家寨的。”

    我们找到了莽山杨家寨当时那个大户人家的孙女,她告诉我们说:她的公公那时候跟随着一支曾经在她们家住过几天的部队走了,后来,她的公公又带着一把枪从部队回来了,这段历史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家从来没有向外人说起过。当地人只知道他们家有一把从部队带回来的枪。

    细细体会毛泽东同志撰写的《井冈山的斗争》一文,原来朱德在“湘南暴动”后成立的29团官兵大都由宜章的农民组成,团长是胡少海,党代表是龚楚。29团在攻打郴州取得胜利后,在范石生部队的反击下被打散,全团只有时任副营长的肖克所带领的一个连完整回到了井冈山,其他的人不是被国民党军截杀,就是逃回了宜章老家。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说:“第二十九团随即自由行动,跑向宜章家乡,结果一部在乐昌被土匪胡凤章消灭,一部散在郴宜各地,不知所终。”

    综合以上资料,不难看出莽山杨家寨当时的主人跟着朱德的部队离开了莽山,并参加了“智取宜章”及“湘南暴动”等行动,随后在井冈山成为了红29团的一员。但29团在攻打郴州的斗争中先胜后败,在国民党军的截杀下被打散后,带着枪潜回到了莽山杨家寨。现在,也许很多的莽山人都不知道莽山有个杨家寨。蛇博士告诉大家:“就是踏遍莽山各处,如果没有人提示,也难以找到莽山杨家寨这个村子。但是,你只要访问黄家畔老一辈的乡亲们,就能从他们的口中听到杨家坪这个古老村落的名称和传说。

    随后,蛇博士带领寻访团走进当年杨家寨的所在地杨家坪。据了解,一些乡亲们当时就是从莽山杨家寨搬出来的,现在莽山黄家畔还有当年搬出来的后人。蛇博士告诉大家,莽山的杨家寨当年住过“共匪”,在朱德部离开后曾经遭到当地民团和官匪的反复掠夺迫害,导致在解放前整个村庄就已经村毁人逃流离失所不复存在,所以莽山的杨家寨后来无人知晓。

    寻访团一行人来到当地村民家中,村民们民风淳朴,十分热情地招待了大家。莽山杨家寨的后人杨天褔说:“莽山杨家寨由于解放前经常遭受从广东方向过来的土匪和当地民团的抢劫,于是,杨家寨的人就逐渐的从边远的深山往外搬迁。至解放前杨家寨的人已经搬迁得只剩几户人家了。”杨天褔家是最后搬迁出来的,至解放初期,杨家寨的人已经全部搬迁了出来。

    在当地人的指引下,寻访团来到了莽山杨家寨的旧址。那古老的石板阶梯,仍然静悄悄的躺在杂草丛中。这里四面环山,中间却很平坦,虽然已经荒废多年,但在几百亩的杨家寨旧址上,看到那不易察觉的废墟墙脚,仍然可以看出当年的繁华景象,可以容纳百余户人家,当年霸气的石门坎虽已成为历史,但大户人家的豪迈和富有仍可以感觉到。           

    最后,在峰峦雄伟、群山环绕之间,蛇博士肯定的告诉中红网寻访团,此次考察意义重大,这里就是朱德、陈毅当年湘南暴动作出过重大抉择的莽山杨家寨,对于当年的红军历史,值得考究。

    链接一:莽山“蛇博士”陈远辉简介。

    陈远辉,男,1949年出生,广东省罗定市双东镇龙凤村人,毕业于湖南郴州卫生学校,就职于湖南省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他33岁时从郴州来到莽山工作,与蛇共舞,参与蛇类研究与保护工作。他曾经九次被毒蛇咬伤,九死一生之后,留下伤残的中指。他以鲜血和生命创制出一套治疗蛇伤的独门绝技,打破常规却神奇有效。30多年来他成功救治了700多名蛇伤病人,被当地人称为“蛇博士”、“蛇仙”、“蛇痴”,中央电视台先后为他制作了40余期专题节目,如“乡约”专门为其制作的一期节目叫做《与蛇共舞》。

    陈远辉毕业于湖南郴州卫生学校,33岁时到莽山工作,他与蛇共舞30多年,发现了中国的第50种毒蛇。根据中科院两栖爬行动物专家赵尔密的建议,陈远辉把这种怪蛇命名为“莽山烙铁头”。莽山烙铁头蛇,全世界也只有300至500条,比大熊猫更濒危,1996年该蛇被国际保护组织列入IUCN(世界自然保护同盟)红色名录。

    1989年10月中旬,陈远辉听说山里有人贩卖毒蛇。他马上跑过去看,那种蛇色彩鲜艳,尾为白色,让他眼前一亮,在国内公布的49种毒蛇中没有这种蛇。当天,他瞒着妻子和女儿把家里攒了三年之久准备买电冰箱的钱偷偷拿了出来,把蛇买回了家。陈远辉即与蛇类研究专家联系,专家认为它是人类从未发现过的蛇种。1990年春,美国方面也证实国外也从未见过此种蛇“莽山烙铁头蛇”。

    “蛇”的科研究成果颇丰。潜心研究“蛇”的陈远辉,研究成果颇丰,先后在省级和全国性杂志以及全国性、国际性学术会上,发表、宣读学术论文44篇。他的许多蛇类研究第一手资料成为国家及有关国际组织制订野生动物保护名录的重要依据。《中国动物杂志》、《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野生动物》等许多权威性科技书刊,都刊登或引用过他提供的资料和图片,湖南科技出版社还出版了他的专著《实用蛇伤救治绝招》等4本著作,陈远辉当之无愧地赢得了“蛇博士”的称号。

    “与蛇共舞”是无悔的选择。“我的一生都与莽山烙铁头蛇有关。”陈远辉对莽山烙铁头蛇有种深厚的感情。陈远辉来莽山前,他在郴州一家蛇伤研究所工作过,参与蛇药的研制,主治蛇伤患者小有名气。1982年研究所解散后,他毅然告别城市,来到虫蛇出没、离郴城130多公里的莽山林管局职工医院,当上了蛇伤医生。那时陈远辉一家住在一套51平方米的老平房里,墙壁上到处是裂缝,拥挤的空间堆满了书籍。生活虽然清贫,可他在蛇类研究保护上花钱却毫不吝啬。妻子也因他搞研究、养蛇花费过大多次与他争吵,但他终究没有放弃。

    守着千万元莽山烙铁头过穷日子。1996年,莽山烙铁头蛇被国际保护组织列入红色名录后,该蛇的黑市价格涨到了100多万元一条。而当时,陈远辉在家里自费繁殖了近百条莽山烙铁头蛇,如卖给国外的科学家作研究,他早就成了千万富翁。但是他守得住清贫,甘于奉献。,陈远辉同样拒绝了国内很多要买蛇的人。

    客厅住房豢养莽山烙铁头蛇。1997年9月,一蛇贩冒险来到了陈远辉后院的养蛇池,趁着黑夜偷走了他养的一条5公斤多的莽山烙铁头蛇。从此,陈远辉便将蛇移到家里的客厅和女儿的住房豢养。然而,莽山烙铁头蛇的蛇粪特别腥臭,即使打扫干净,依然还是留下恶心的味道。妻子为此和他闹了多次,甚至以离婚相威胁,但最终还是任由陈远辉。陈远辉豢养莽山烙铁头蛇的房子,那里除了有莽山烙铁头蛇之外,还有中国近四分之一的蛇类如五步蛇、竹叶青、银环蛇、陈氏后棱蛇等标本。

    九次被咬,命悬一线。多年来,投身于莽山烙铁头蛇研究的陈远辉几乎付出生命代价。为了解莽山烙铁头蛇的分布情况和生存环境,他先后被莽山烙铁头蛇咬过9次。第八次被咬时,他留下了遗书,第九次被咬时,他丧失了自己的左手中指。他百般呵护的“莽山烙铁头”差点夺去他的生命,他却在一次次伤痛中成功配制出了蛇药。

    链接二:随同中红采访团一起考察杨家寨的当地领导和有关人士有:

    莽山“蛇博士”陈远辉,宜章辉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宜章兆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建林,革命烈士彭亨祥侄孙彭明喜,宜章红色旅游网特约作者李彪,红色画家李春祥,宜章县黄家塝村党支部书记黄京火、村委会主任杨天富、村民黄秀刚。

[责任编辑:朱金花]

相关新闻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