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
中国视窗
中国梦 华夏魂 民族根
当前位置:中国视窗 > 最新访谈

【纪念建军90周年】火箭军文工团团长周炜:军队文艺团体要当好"轻骑队"

嘉宾: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 周炜

【前情提要】军事文化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军队文艺,军队文艺在部队的建设中始终保持着重要的作用。我党十分重视军队文艺的重要作用,特别是自建军起,我军在长期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实践中,形成了具有我军特色的先进军队文艺,成为我军发展壮大历程中最鲜明的精神旗帜。建军90年来,我军文艺工作经历了哪些发展历程?取得了哪些成就?新时期我军的文艺工作者又被赋予了哪些新的使命和任务?

周炜:中国网的网友,大家好!我是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的团长周炜,也是您的老朋友了。首先欢迎大家今天能够跟随着我,来到我们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的天泰剧院。此时此刻,就在我们剧院的舞台上来跟您聊几句。

中国网:周团长,您好!感谢您接受中国网的专访!军队文艺工作者,他既是军人,也是文艺工作者;既来自部队,又为部队服务。这种特殊性使得军队文艺工作者具有自己的特点。那么,不同的时期我国的军队文艺工作呈现出哪些特点?

周炜:这个是一个大话题了,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我们人民军队走过了90年的历程。我斗胆说一句,因为不是我身在其中,军队的文艺史应该是我们新中国文艺发展史的中流砥柱,这是我个人对它的一个定位,这就是军队文艺的一个重要性。我大概把它分成了几个时段,或者几个部分。一个是在建国前,在战争年代,从我们的建军那一天起,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那么这一段时间军队文艺工作它是一个雏形,可能大家更多的是从影视作品当中看到。比如说文艺宣传队,比方说这边背着野炊的铁锅,手里就拿着快板“战友们加把劲,快点走,我们要跑过国民党”等等,看过这样的。这就是我们军队文艺团队的一个雏形。那个时候的文艺作品由于没有更多的专业队伍,也是在战争年代它受到环境的制约,更多的是通过我们耳熟能详的地方的民族音乐的旋律,或者说是民歌改编、或者是填词而形成的。这段历史时期虽然它的文艺作品谈不上对今天这样一个艺术标准的这个判断,但是它实际发挥的作用以及它代表的那个年代的精神的层面,或者说它的政治意义是巨大的,那么至今这一批作品依然像旗帜一样在引领着今天的军队文艺工作者,也是我们一贯的文艺工作的发展方向。

第二大阶段应该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这段时间,建国了,人民军队从战争年代也进入了相对的和平年代。虽然有抗美援朝,有朝鲜战争等等等等,但是更多的我们会看到在大量的影视作品当中,在舞台艺术当中呈现的是有品质的,更具有专业素质的文艺创作的繁荣期。我们大家非常熟悉的《东方红》,那里面大量的都是来自军事题材,或者说是军旅创作者们奉献出的精彩作品。比方说《长征组歌》,比方说我们的影视作品里的一些影视插曲、主題曲,比方说很多的曲艺作品,大量的也是反映了新中国和建国以后人民军队永远忠于党,能够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在和平年代发挥的巨大作用。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新旧社会的一种对比,是今天我们的人民军队的一个现状和今天我们中国百姓在五星红旗的感召下他的生活状态,这是一个多产的时期。我讲第一个时段它是一个非常有旗帜的、有引领性的。

那么第三个(时期)我觉得应该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到进入新世纪,进入和平年代,这段时间应该是我们国家在经济建设上飞速发展的几十年,也是人民军队多次变革,也是不断壮大,从各个方面提高自己的综合作战能力的这几十年。那么我们会有很多耳熟能详的作品至今还在感动着大家,或者还在舞台上传唱,比方说《说句心里话》、《小白杨》、《血染的风采》、《十五的月亮》等等等等。那么这一批作品实际上它进入了一个新的创作的角度和思维,如果说战争年代更多的是为了鼓舞此时此刻的战斗士气,我们建国以后的文艺作品更多的是回顾历史,感受新生活,那么这个时候我们的创作者们,军旅的艺术家们更多的关注到了是我们真实的人性的心理的情感。他(用)很多的是非常朴实的语言,你在战争年代是不可想象的,怎么可能会有想家呢,会有想妈妈,会有想爱人呢?战场上是不能有这样情绪的。但是进入到八十年代以后,这类作品一下就红遍大江南北,不光唱出了战士们朴实的心声,也让很多我们有过军旅生涯,或者没有过军旅情缘的人,一些普通百姓找到了共同点,有了共鸣共振的效果。

周炜团长讲述我军文艺工作的发展成就。    摄影 李佳

中国网:关注到了人的内心。

周炜:关注到了人的内心,就是更本真,更符合艺术创作的这样一个出发点。剩下一个阶段,我觉得就是此时此刻,就是今天,尤其是在十八大以后,在习主席确定了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的引领下,军队的文艺创作和文艺队伍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的战争,大的年代的变迁,大的历史背景,它会很容易出现一些大的作品。那么今天我说盛世欢歌,可能更多的关注的都是我们部队的一些小事情,小视角来反映今天的战斗生活,所以说这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创作的空间,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形成了极大的挑战。我觉得吾辈,年轻这一代的军旅工作者们应该是更加撸起袖子加油干,应该是加把劲!在习主席《全国文艺座谈会》的要求下,在我们全国文代会习主席讲话的要求之下应该是找好自己的落脚点,找好自己的定位,更多的潜心创作,不辜负我们几代军旅文艺艺术家们,他们这样一个期望和传承。能够接过这个接力,创作出符合今天这个时代更多的、更优秀的,能够让更多年轻朋友都能够接受的文艺作品,奉献给我们的部队,奉献给广大的观众。

中国网: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每年担负着上百场的文艺演出,在与广大官兵的接触中,您感受到广大官兵最需要什么样的文艺作品?

周炜:随着这个时代的发展,如果到了2018年,就是我们的新兵入伍应该已经是“00”后了,就是这么年轻的一茬一茬的我们的战士们,新兵入伍,他们的审美需求和几十年前应该是截然不同的。如果你再用老一套的,比方说还是用像《十五的月亮》那个年代、或者是《小白杨》那个年代的文艺作品去唱,这是他父母年轻时候听的歌,已经隔代了,怎么办?第一,就是要研究,要思考,这个年代的年轻的官兵们他们的审美需求是什么,可能更多的是时尚化的,流行化的,可能他不需要你教条化的,更需要的是有可看性,寓教于乐,是能够让我在愉悦的同时有一些启发,有一些感悟。我们这段时间正在搞一个火箭军的业余野战文艺汇演,从很多基层部队的文艺骨干报送来的作品我们发现,形成了很多我们的歌唱组合,都是抱着吉他,或者一个小的电声乐队,民谣类的作品居多。他们更多的是朴实,是真诚,是这样的一种视角,那么给我们的专业的文艺团队实际上带来了很大的冲击。我们在作品上有意识的要符合我们官兵现代的审美需求,更多的年轻化,更多的旋律有一种时代的音符,更多的作品也关注他们今天本真的生活。

比如说我们的网络,军营里边也有网络,也有政工网、也有局域网,比如说我们的微信,这些非常新鲜的东西在军营里也是存在的,那么但是作为军人,尤其是作为一支神秘的保密部队怎么来使用它,怎么把这个“双刃剑”用好?这也是我们创作的一个题材。比方说今天的官兵的爱情观、婚姻观,那跟以往又不一样了,我们的老一辈,我们的父母,那就是你老公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没有怨言,没有对生活、物质的需求,更不要说更细腻的感情交流。但是今天年轻的朋友们不是这样子的,他们更多的是张扬自己的个性,更多的他是要有自己的需求,所以他的婚姻观、爱情观、家庭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也关注到了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也创作了很多这类的作品。

但是专业文艺团队除了要“迎合”,这是带引号的,“迎合”官兵的需求以外,我觉得专业团队更重要的还要“引领”,就是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中国军队文艺团体是为战斗力服务的,你的文艺作品再有可看性,再炫,再五彩斑斓,但是你的核心是要给打仗鼓劲的,是要战士们有斗志的,不能是靡靡之音,也不能都是流行小曲儿,是不是。可能能有人文关怀,我们关注到感情脆弱的一部分,有一部分宣泄和抒发,但是它还是要有阳刚的一面。

纪念战略导弹部队组建五十周年文艺演出剧照。    摄影  刘海栋

中国网:依然有家国情怀。

周炜:这个恐怕,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我们军事文艺创作的核心点之一。那么火箭军文工团近几年在声乐作品上,包括其他作品上,也关注到这一点,比方说我们的《我在这里》(作品),《我在这里》这个作品是我们参加全军作品创作的一个一等奖的作品。当这首歌曲下部队演出的时候,当官兵听到的时候,它就像跟他战斗在一起的同班的战友跟他唱歌是一样的,它拉近了文艺工作者和官兵的距离。它不是你是艺术家,你在演,我在看,你是老师,我是战士,不是,我们是兄弟,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你懂我,用年轻人的话是“你懂我”,你那一点电到我了,这个就是今天文艺作品要找到的那个亮点。电视台选用了这首歌曲作为他们边塞文化专题片的背景音乐和主题歌,播出以后大家的反响非常好。

军事文艺作品尤其是语言节目的创作,我们更多的关注到了“讽刺类”和揭露现代的个别现象的作品。我举个作品,我们在2014年搞的全军文艺会演当中创作的一个曲艺剧叫《一碗长寿面》,最终获得了全军文艺会演的一等奖,也获得了中国曲艺牡丹奖的文学奖。这个作品用了曲唱的形式,把单弦的唱腔和小品结合在一起,它没有像以往军事作品当中充满了打仗、有口号,有战斗的决心,它完全是讽刺,但是善意的讽刺是善意的提醒,他讲的是今天我军的工作作风,作风转变的问题。通过小小一碗长寿面机关干部的误会,折射出一个巨大的主题,就是怎么才能不官僚主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作为机关,作为首脑机关,怎么能够真心实意的,真真正正的为基层所想,为基层官兵服务的问题,也讲到了如何带今天新时期士兵的问题。你别看一个十分钟的小品,这个恐怕是我们积极要探索的,要积极实践的,我们不能都是歌功颂德,自己的文艺作品它也有一个提醒、警示的功能。我刚才举的这小小的几个例子,也是今天这个团队集大家的智慧、努力想达到的目标。当然,做的还很不够,我们后边提升的空间还很大,希望能够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的感召下,能够在我们军队文艺团队,军队文艺工作春天的春风的感召下,能够创造出更多的、更优秀的、更符合今天官兵审美需求,更有火箭特色的文艺作品。

中国网:刚才我们也提到了,战争年代我们军队文艺宣传工作起到了宣传革命、动员群众、鼓舞士气的作用,但在和平年代,尤其在当前强军兴军目标的引领下,我们军队文艺工作又将被赋予哪些新的使命和任务?

周炜:这个问题是现在面临的一个大考验,现在军队的改革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作为军队的文艺团队,大家都非常关注,各种消息来源。但是至今为止我要告诉大家,还没有开始对军队文艺团体进行改革,但不管怎么改,我想是越改越好,越改越精,越改越强。习主席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讲过一句话,军队的文艺团队要围绕强军目标做好自己的事,这就给我们定了一个工作的目标,也是我们的遵循。严肃老师代表军队发言,军队有自己的风花雪月,也说明了我们艺术创作虽然要追求艺术的专业品质,但是我们的核心是什么?在军委扩大会上习主席又再次指明,军队文艺团队要做面向基层,服务官兵的,要当好这个轻骑队。“轻骑队”这三个字我们并不陌生,我们在解放前,在建国前就经常看到轻骑队,突击队等等这样的词,这实际上是给军队文艺团队定了个性。我老说一句话,我们是姓军为民,这个可能是艺术工作者自己的一个想法,我的工作属性是属于部队的,但是作为我不是团长的身份了,我是周炜,当我面对镜头,面对网友的时候,你是一个艺术工作者,你是一个明星。但是这两个身份哪一个为先,哪一个为后?应该是现在穿着军装的文艺工作者们思考和坚守的,当好轻骑队。

恐怕更多的工作的方向要有所扭转,更多的工作重心要有所转移,最朴实的一句话就是“为战斗力服务,为兵服务”。我们这个剧院虽然很现代,虽然很豪华,我们搞了大型剧目很壮观,但是在特有的背景下和需要下,比如说大的历史庆典的节日期间我们可以,但怎么能够把这样一台非常宏大的东西浓缩,或者是简易版,带到部队去演出呢?这是要思考的问题。更多的作品怎么能符合一线部队演出的场景,那样一个演出条件?也是我们要做的东西。从2017年的3月份,火箭军文工团就组建了一个砺剑文艺轻骑队,这在全军是第一个动作,在习主席提出“轻骑队”以后,这个轻骑队我们改变了以往的服务模式,把只演出改变成多种服务方式的一个综合的方式。我们这里边有辅导,有授课,有体验,有参观见学,有座谈,有联欢,有正常的服务演出。我们这一行十几个人,二十来个人,是蹲点在班排,不像以往住在招待所,住在接待的地方。因为在演出的间隙它能够更近距离的兵与兵的接触,出发前我要求说每个人最好能交上两三个朋友,就像哥们一样,小张、小王、小李,不管他是干部还是战士,跟他谈谈心,聊聊天。回来以后我们把它整理、梳理,这不又是我们创作的一个财富吗?经过两批轻骑队的实验和探索,我觉得还是非常受部队欢迎的,全团上下也都有这样一个决心,要正确面对改革,而且要借改革的春风把我们的团队整合的更加科学,把我们的作品统筹的更加优秀,让我们的文艺作品形成更加强大的战斗力,服务部队,服务官兵。

中国网-中国视窗 http://zgsc.china.com.cn | 发布时间2017-07-27 16:15:24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宁晓贞
视频介绍

时间:2017-07-27

嘉宾:

记者:

内容:军事文化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军队文艺,军队文艺在部队的建设中始终保持着重要的作用。我党十分重视军队文艺的重要作用,特别是自建军起,我军在长期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实践中,形成了具有我军特色的先进军队文艺,成为我军发展壮大历程中最鲜明的精神旗帜。建军90年来,我军文艺工作经历了哪些发展历程?取得了哪些成就?新时期我军的文艺工作者又被赋予了哪些新的使命和任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