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家风传承 东莞茶山打造文旅高地

2020-07-31 15:40:49    来源:中国网视窗    

近年来,东莞市茶山镇将传承和发扬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全镇重点工作之一,其中南社村和寒溪水村的非遗传承保护成果格外亮眼。

南社村和寒溪水村都有着近八百年的建村史,如今走在古老的村道上,可以看到妇女坐在门前做着手工活,孩子在新建的广场上追逐玩闹,老人们在树荫下摇着蒲扇话家常。静谧古朴的古村落如何在新时代发出新声?

茶山镇文广中心副主任李培军说道:“岭南古村落有不少是由宗族凝聚而成,民俗乡风留存于祠堂、族谱之中,历时数百年依旧滋养着后人。我们所做的就是要深挖这段宗族历史的一手材料,呈现其背后的文化底蕴和家国情怀,这或许会为我们茶山镇文旅文创产业发展提供新思路。”

南社村:道德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史料记载,南社村始建于南宋,1275年,东晋名士谢安后裔谢尚仁迁居至此,历28代,逐渐形成以谢氏家族为主的血缘村落。南社村明清古建筑群面积1.1万平方米,是广东省最大的古建筑群之一。

南社村的“地标”是村中央一棵茂密苍劲的榕树。村民们戏称:“村子布局像一艘船,古榕树像一张帆。”

这艘“大船”自战乱纷飞的南宋“起航”,靠着“道德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优良家风,走过了悠悠岁月长河。村中仅谢氏一个大姓,就星罗散布着32家祠堂。

南社村解说员欧阳玲表示,南社村历史上出了4位进士,还有11位举人和42位秀才,子孙们衣锦还乡后修建祠堂以光耀门楣,这一座座祠堂便是南社村光辉历史的见证。

谢家子弟中,清武进士谢遇奇,曾随左宗棠平定新疆,获封建威将军,官至一品,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谢氏族人为其修建家庙载德堂。清文进士谢元俊官至二品,其府邸称为资政第,现存前后两进厅堂,两廊花楣精美绝伦,厅中花门镂刻花卉群鸟,栩栩如生,叙说着当年的风雅。资政第是谢元俊丁忧期间在家处理政务的场所,当年还用作族中子弟的学堂。

连载德堂、资政第在内,村内分布着19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物本体,其中始建于明嘉靖年间的谢氏大宗祠可谓南社村人的精神脊梁。大宗祠为歇山屋顶,屋脊灰塑及封檐板木雕均精雕细琢,体现了广府建筑繁华的风格。

大宗祠并非村里最早的宗祠,其崇高的地位得自堂内悬挂的四面进士牌匾,以及宗祠前矗立着的十几座旗杆夹石。欧阳玲说:“古时候村中子弟考取功名后都会在宗祠前竖立功名旗,多年后旗杆已经朽坏,只有石座保存至今。”

时至今日,村中有考取重点高校的学生,长辈们仍坚持在大宗祠内授予嘉奖。

南社村不仅书香浓郁,更重视德育文化,尤重孝道。村中有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百岁坊”,硬山屋顶,正面为三间三楼牌坊,坊祠结合的形式,檐下的如意斗拱为榫卯结构,布局奇巧。

据记载,当时南社村的谢彦眷夫妻年逾百岁,朝廷准予建祠,并命名为“百岁坊”,这是南社村第一座为女性而建的祠堂。如今村中六十岁以上长者都将自己的牌位供奉于百岁坊内,健在者名字用红布蒙上,逝世后再将红布掀开。

欧阳玲解释说:“此举除表达了人们祈求长寿的美好愿望,还意在提醒子女应及时尽孝。”“以道德品质为上,以刻苦勤学为继。”

或许,这便是南社村历经800年沧桑而历久弥新的秘诀。

寒溪水村:一本越读越厚的革命家书

相比于南社村谢氏习文武、重孝悌的光辉传统,寒溪河畔寒溪水村的罗氏族人则在近代史上留下了饱蘸血泪的浓重一笔。罗氏家史是近代家国命运休戚与共的典型,罗氏子孙的身影涌现于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其中有建功立业者,更不乏流血牺牲者。

清朝末年,寒溪水罗氏族人罗锦华“下南洋”经商,开办“天泰号”,积聚巨额财富,甚至与越南皇族阮氏结成姻亲。但罗锦华心系祖国,多次与到东南亚宣传革命的孙中山先生见面,主动捐资支持民主革命。罗锦华逝世后,其子孙毅然回国,孙辈的罗允俭、罗允本、罗允正为国捐躯,曾孙辈的罗涛、罗柱等九人参加中国共产党,为新中国的建立建设作出了贡献。

过去的数十年间,静卧在寒溪水村的罗氏宗祠和民居年久失修,房屋建筑逐渐破败。直到2018年,东莞市和茶山镇的文化文物部门及时采取了保护措施,把罗氏宗祠和寒溪水村古民居(前塘街31号、岭仔巷107号)先后确定为市不可移动文物和市文物保护单位,市、镇、村投入大批资金,按“修旧如旧”的原则,对宗祠和故居进行修缮。

如今烈士罗允俭故居已作为寒溪水罗氏革命史迹陈列馆一号馆,内部修缮一新,历经百年沧桑的坤甸木宅门依旧坚实,仅门楣上留着几处撬动和焚烧的痕迹。寒溪水村宣传委员何凤葵解释道:“这是战火留下的痕迹。”

当年罗允俭、罗允本兄弟回国后投笔从戎。1939年10月罗允俭回乡组织游击队被奸细告发,日伪军将他包围在寒溪水村家中,敌人用尽撞击、撬门、火烧各种手段均无法正面突破宅门,最后以村民性命作要挟,趁罗允俭爬上屋顶时突施冷枪将之击杀。

时任国民革命军连长的罗允本潜回家乡处理完兄长后事,强忍悲痛奔赴第九战区,1939年至1944年间参加了三次长沙会战,最终沙场捐躯。留在越南的罗氏后人罗允正为青年音乐家,日军侵占越南时期,因组织抗日活动,被捕就义。

罗氏兄弟牺牲后,后代接过父辈的旗帜,继续书写革命的光辉事迹。

罗允俭之子罗涛参加东江纵队,女罗慧舒成为地下党,并发展丈夫温巩章(原国军译电员)为党员;罗允本之女罗慧贻参加粤赣湘边纵队。其余族人中,如罗柱曾任东北三纵炮团政委,参加辽沈战役;罗立斌、罗克明在新中国成立后任省部级职务。

茶山镇:老曲重弹奏新篇

如何将祖宗留下的资源活化利用,是茶山镇政府一直思索的问题。

李培军说道:“一村的历史传承,也许就埋藏在祠堂、族谱、祖屋的角落中,几百年的老东西重新翻出来,依然可以为现代乡村建设提供养分。”如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茶山绸衣灯公”,就来源于正月“开灯”供祖先的习俗,融入了绘画、泥塑、剪纸、缝纫等各门类艺术,体验者可从赏实物、听故事、学制作、创新意四方面进行“沉浸式”学习。

茶园游会是茶山镇一项拥有500年历史的省级非遗。自2018年乡村振兴战略全面实施以来,茶山镇依托茶园游会,每年开展传统巡游、展演、展销、技艺展示和体验等数十项非遗体验项目,将茶园游会打造成主体多元性和平台多样性的文旅融合活动。同时借助茶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茶山镇全年精心策划“学研行”系列传统文化体验活动,服务人群覆盖全镇18个村(社区)。

早在十多年前,茶山镇就着手保护南社村古建筑群,2016年南社村明清古村落挂牌国家4A级旅游景区,同年门票收入突破百万。南社村一手保护古建筑,一手开发民宿、餐饮、文创等产业,收入年年攀升。

南社村就以“忠孝”文化做文章,每逢12月都在村中举办“忠孝文化节”,每月初一、十五组织老人在“地标”大榕树下免费吃斋宴,评选“孝感百年十大人物”等活动,让南社的“忠孝”文化润入人心。谢元俊故居资政第更成为了南社村的“非遗大讲堂”,每逢节假日都会迎来大批前来写生、采风的师生、游人。

如今在南社村西门外,“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村”等七座石碑格外显眼,碑上凝结着南社村十多年保护工作取得的斐然成绩。李培军说:“其实这几座石碑还不足以道尽南社村深厚的人文底蕴。”

2018年,在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和茶山镇委的指导下,寒溪水村开始深挖革命家史,打造红色教育基地。罗氏后人闻讯果断将几座祖宅捐出作为革命史迹陈列馆,并提供了大量的口述和文字史料。寒溪水村罗氏宗祠也重新修葺,作为集中展示村史、家规家训和名人事迹的场所,与寒溪水村古民居一同成为广东省古民居活化利用典型案例,让革命文物焕发活力。

解放前,曾有游击队在寒溪水村居住,并以戏曲歌曲传播革命思想。解放后,寒溪水村“农光文娱组”也曾到各地演出《沙家滨》《红灯记》等“样板戏”。如今罗氏后人重组“农光曲艺社”,每年参加茶山茶园游会、茶山镇春节联欢晚会。每周,寒溪水村还组织村内孩子齐聚学习革命歌曲,颂扬革命精神。

在寒溪水村古民居巷口处立着一个指示牌,形如一本翻开的书,铭刻着罗氏先烈的抗日革命事迹,参观者从这里走进陈列馆,接受一个个革命故事的熏陶。

寒溪水村宣传委员何凤葵正是罗家的媳妇,她说:“战争年代留给罗家的伤痛,如今都已成为勋章。和平年代,我们要把先辈留下的精神财富进一步扩展,把这部革命家书越读越厚。”

(刘献兵、肖闵泰、茶山宣)

[责任编辑:赵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