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春运列车的幕后“英雄”

2020-01-14 10:29:16    来源:中国网视窗    

春运期间,牡丹江客运佳木斯保洁车间担当着该段佳木斯乘务基地所有图定和临客列车卧具、座套、窗帘、餐车座椅台布等服务备品的洗涤任务。洗涤量,从节前的每日3.7万件增长至4.6万件。在春运工作量大幅度增加的情况下,这些幕后工人将超负荷工作,用辛勤劳动保障春运一线旅客运输顺畅。

1月12日,零下30摄氏度,滴水成冰。三棵树车辆段佳木斯客车库内,牡丹江客运段佳木斯保洁车间的搬运工将终到列车上“拆”下的卧具、座套等逐一搬下,然后装车运送至洗涤厂房。“佳木斯保洁车间共有297名工人,承担着牡丹江客运段从佳木斯始发列车卧具的保洁,平均每天洗涤卧具3.7万件以上,春运期间要4.6万件以上。”车间副主任高河说,他们分别负责搬运、分拣、洗涤、熨烫、折叠处理的全过程,这样的洗涤工序工人们每天都要重复几百遍。

在洗涤厂房里,机器轰鸣,工人们将列车上搬运下来的污染卧具分拣后,开始投放进机器清洗。“目前厂房里有200公斤洗衣机4台、100公斤洗衣机4台、烘干机6台、熨平机3台。”高河说。列车上搬运下来的卧具、座套等经过这些大型洗涤设备重洗、漂洗、消毒、烘干,再由工人折叠后存放至库内,一次洗涤作业下来需要50多分钟。

每天7点前,工人们进入厂房。首先利用15分钟时间召开岗前会,由车间管理人员对作业纪律、劳动纪律、劳动安全等提出具体要求。随后,工人佩戴好劳动用品对机械设备和职场进行安全检查和卫生整备,一天的洗涤流程也拉开序幕。

“每天早晨7点30分整准时开机,一直工作到晚上21点。春运期间,这些机器要加班运转到22点才能停止。”高河说。为了保证各趟列车能够有足够的整备时间,搬运工要先将列车卧铺里的脏卧具取下,还要将干净的卧具搬上各车厢。每一趟列车上的作业,他们都要争分夺秒。

早晨7点30分,第一批污染卧具运送回洗涤厂房,分拣组工人们将包裹在卧具内的瓜子皮、果皮、纸屑等物件抖落,将卧具按照被套、床单、枕套,以及污染程度,分拣在不同的推车中,并按照不同类别熟记分拣的数字。接着洗涤组职工按照类别投进8台洗衣机内,这种洗衣机可不同于家用洗衣机,因为工作能力大,使用的洗涤剂十分惊人,每一天它们要消耗洗涤剂、消毒剂等洗涤溶液2000余升。“把这么多卧具塞进洗衣机,洗涤完毕再拽出来是一项体力活。所以,洗涤组的工人大多是男性,女工做起来很吃力的。”高河说。

20分钟后,第一批次的污染卧具洗涤完毕。陆续取出后,工人们用四轮推车运送至烘干区,开始烘干作业。7、8分钟后,烘干工作完毕,转至熨烫区。3台熨平机传送带上几个100℃高温的辊子不停旋转着,每台两端各三名工人,一端操作工人们将检查合格的卧具塞进熨烫机内,另一端操作工人开始折叠。一甩、一摊、一送,工人们配合默契,本来皱褶的被单从入口到出口,只需十多秒就变得干燥平整。熨平机器出得有多快,负责折叠、打包的熨烫工的手头就要有多快。按照一个小单折叠3下计算,一天处理4.6万件计算,这个看似简单而不复杂的动作,就要在他们手中每天最少重复13.8万次。

熨平机旁水汽环绕,是温度最高也最艰苦的岗位,工人们的脸时常被水蒸气熏得通红。“我们一天都要喝很多水,但是上厕所都很少,因为大部分的水都变成了汗。”熨平机操作工耿佳微说。虽然在寒冷的天气里工作,多数都穿着单薄的工装,但额头上不时渗出汗珠。

“我们的职工虽然没有服务在春运一线,他们的所做的工作更是鲜为人知,但列车舒心的乘车环境却离不开他们的辛勤付出。”高河认真地说。

(作者:袁宝 侯继尧 高月 图:宁国军)

[责任编辑:赵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