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民十四年抗日的一面大旗

东北人民十四年抗日的一面大旗

2018-08-02 14:28:13    来源:中国网视窗    

纪念李兆麟将军诞辰一百周年

在全中国进行全面抗日称八年,但在东北这个地方所进行的抗日战争则有十四年之久。胡乔木同志说过,李兆麟将军是“东北人民十四年抗日的一面大旗”。我以为,是的。“壮岁旌旗拥万夫”,这是一面呼啦啦的大旗啊!

1931年9月18日,是早已欲火难耐的日本侵略军,真正开始向中华民族挑战的一天。它迈出了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中国东北的侵略计划的罪恶第一步。

面对长驱直入的日本侵略军,国民党南京政府电告东北军,竟说不过是寻常挑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结果,在四五个月的时间里,东北130多万平方公里神圣土地,全部沦陷。

国难当头,血性男儿,个个拍案而起。即如李兆麟所说“凡我中国男儿,炎黄子孩,均应奋起从军,为国宣劳。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义”,“挽救祖国于危亡,光复东北于沦丧。”李兆麟这位1931年7月入党的共产主义战士,当时正在北平求学,立即投身学生西北宣传队的工作,为抗日救亡奔走呼号。很快加入抗日救国会。并接受中共北平市委决定,与一些同志以民众抗日救国会名义,返回东北组建抗日义勇军。失败后,李兆麟又到北平,在西郊农村和门头沟煤矿从事工农运动。1931年12月,李兆麟接受组织任务,与张一吼等返回东北家乡辽阳,再次组建抗日义勇军。经过李兆麟的艰苦工作,自发纷起在辽阳地区的抗日武装迅速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团结抗日的主张,1932年3月正式成立了东北抗日义勇军第24路军,很快成为了辽南抗日斗争的主力军之一。抗日的旗帜高扬了起来。

但终因敌我兵力悬殊,在距离敌伪统治中心沈阳不远的辽阳农村中坚持斗争了半年以上的第24路义勇军,最后也失败了。1932年秋,李兆麟来到沈阳,向奉天特委汇报辽阳斗争情况,要求党组织给予新的战斗任务。他被派往本溪煤铁公司,发动组织矿工进行抗日斗争。在这里活动了3个多月,因肺病发作调回沈阳治病。李兆麟又以看病为由,经常出入北大营和东山嘴子伪靖安军兵营,准备做策反工作。1933年夏,奉天特委遭破坏,李兆麟被满洲省委调往哈尔滨,被正式任命为军委负责人。1934年春,李兆麟先后两次到海伦,促使该地区的抗日斗争和游击队伍迅速发展。1934年夏,东北反目游击队哈东支队在珠河正式成立,赵尚志任支队司令,李兆麟任代理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这支队伍攻城袭镇,为开展抗日游击战,建立和巩固珠河游击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抗日的旗帜又一次大张起来。

1934年成为东北抗日斗争持续高涨的一年。珠河游击队和哈东支队成为了北满抗日斗争的核心力量。1935年1月下旬,根据中共满洲省委指示,在珠河正式成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赵尚志任军长兼第一师师长,李兆麟任一师二团政治部主任。后来又成立东北反日联合军总指挥部和军事委员会,赵尚志任总指挥,李兆麟任总政治部主任。1年后,即1936年1月在汤原召开的东北反目联合军军政会议上成立了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总司令部,赵尚志任总司令,李兆麟任总政治部主任。汤原反日游击总队正式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李兆麟任代总政治部主任。1936年2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发布《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根据宣言精神,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人民抗日武装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抗联的旗帜真正地举起来了!

1936年3月中旬赵尚志率三、六军主力西征,李兆麟留在汤旺河后方根据地,担任三、六军后方留守处主任,肩负保卫后方根据地、解除前方后顾之忧重任。9月,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成立,赵尚志被选为执委主席,冯仲云为书记,李兆麟为执行委员。在北满抗日前期的斗争上,李兆麟主要负责抗联的思想政治工作,他发扬模范带头作用,致力提高战士觉悟、增进部队团结、保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本质。他注重提高民族气节和革命觉悟,以大家耳闻目睹的九一八以来的东北现实,宣传抗日救亡,誓把日本帝国主义打出中国去的道理。

1937年7月,李兆麟调回来仍任第三军政治部主任。在东北抗日联军中,统战部队占有不小比例,山林队义勇军最缺乏的是行动纲领,并且还保留着多年的封建传统和落后的生活习惯、不正确的阶级意识。只有将中国共产党的正确主张,在山林队义勇军中作出大力的宣传和使之生根,才能有大的改变。李兆麟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详细讲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抗日救国的道理。以李兆麟等为代表的东北抗联的旗帜,越发鲜红。

1937年,以七七事变为标志,中国人民进入全面抗战。8月中下旬北满临时省委随第三军从桦川向依兰的行军路上召开了军政联席会议,赵尚志、李兆麟、冯仲云等出席并讨论了全国抗战爆发后的形势和北满地区如何响应全国总抗战的问题。李兆麟与赵尚志一起致函共产国际报告了北满为策应全国总抗战进行的工作部署。李兆麟担负起了领导北满抗日斗争的历史重任。到1937年10月,东北抗日联军共组建了11个军。1938年2月20日,李兆麟和张兰生联名致函各军负责同志和军师党委,就目前形势和今后工作发出指示,“根据主客观形势的要求,我们总的任务毫无问题应当是:领导群众抗日反满的紧迫的经济的、政治的各种斗争,广泛造成全民统一战线,准备和蓄积更大的群众力量。克服抗日运动发展不平衡。巩固和扩大战斗和配合”。李兆麟又以省委代表身份奔赴松花江下游地区,负责与下江一切部队取得紧密联系并沟通与吉东省委的联络。从1938年5月底起,他辗转于松花江两岸绥滨、萝北、富锦、宝清等地全力整顿第六军的工作。

1938年10月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日本侵略者更加紧了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的进攻,使得东北抗日战争的负担更加沉重、形势更加险恶。特别随着日军的“大讨伐”,日益明显地暴露出其对松花江下游老游击根据地进行“聚歼”的意图,李兆麟接受任务,除继续领导第六军的工作以外,并着手整顿和组织在下江地区活动的北满抗联部队,使其迅速避开日寇的“聚歼”,分批启程西征。在前两批西征部队踏上征途之后,李兆麟又加紧筹备下江留守部队和十一军的西征工作。1938年12月,李兆麟率第十一军第一师及第六军军部教导队开始西征,以实现在新的地区开始大规模的游击活动。在西征的艰难岁月里,抗联的旗帜在烈烈西风里更所向猎猎。

1938年11月5日,中共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发出给“东.北抗日联军杨司令靖宇”及抗联全体战士和东北同胞的致敬电,高度评价东北抗联是“在冰天雪地与敌周旋七年多的不怕困苦艰难奋斗之模范”。 1939年1月26日,中央书记处召开抗联工作会议,成立以杨松、李延禄、李范五等抗联干部为主体的东北工作委员会,具体实施党中央对东北工作的领导,努力恢复党中央同东北抗联的组织关系。毛泽东在会上指出,“东北义勇军抗战最久,有七年的历史,现在虽只有一万人,但成为很好的基础”。

1939年4月12日,北满临时省委在通河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决定改名为中共北满省委,选举金策、李兆麟、冯仲云为常委,金策为书记、李兆麟为组织部长、冯仲云为宣传部长。决定撤销北满抗联总司令部,成立东北抗联第三路军及总指挥部,任命李兆麟为第六军军长。5月30日第三路军在黑龙江德都县朝阳山后方基地正式成立,下辖第三、六、九、十一军,李兆麟任总指挥,冯仲云任总政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成立宣言》称,“我们决定以最大的精诚团结的热诚信心,忠勇和毅力,去和敌寇血战,站在共同负责共同发展共同胜利的立场,以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协助互相督促的精神,来配合呼应东北抗联第一、二路军和马占山将军挺进军及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游击军及东北其它一切反日队伍,响应国内总抗战,以积极果敢精神,来破坏日寇在东北之一切军政设施,截夺敌寇武装供给,领导民众斗争,争取东北抗日运动的新的开展,准备成立全东北统一的抗日联军总司令部,以争取抗战彻底的最后胜利。”当年11月李兆麟发表的三路军总指挥就职誓词称,“东北沦亡,已逾八载,中日大战,行经二年。溯自抗战以还,既无日不在惊涛骇浪之中,似此巨艰局面,而能使敌寇处于穷途,卒寒贼胆者,皆赖我国军民之精诚团结奋勇杀敌之所致也,当斯战火遍烧全华之际,吾东北军民尤当揭竿蜂起,声援关内总抗战,共御外侮,为争取中华民族之彻底解放而奋斗始终者也,寿篯(李兆麟原名张寿篯)为抗日救国已与日寇血战六载,涉险第创,困厄不屈”,兹奉指令,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之职,“深荷才力绵薄,难堪重任,复思战争之紧迫关头,历史命运之转换时期,寿篯愿以高度之革命热诚,忠贞不移之魄力,效命祖国,矢竭愚忱”。李兆麟举起的抗联旗帜,是一面共御外侮,为争取中华民族彻底解放而奋斗始终的大旗。

抗联的旗帜所到之处,松嫩平原抗日游击战即如李兆麟等所说,“纵横于松江之岸,兴安之麓,孤军独战,大小数千仗给日寇重大打击”。日本关东军宪兵部将由李兆麟领导的三路军松嫩平原的斗争与由杨靖宇领导的一路军东边道的斗争“并称为满洲国治安整顿之癌瘤”,1939年冬调集重兵,在讷河、嫩江一带进行反复“讨伐”。李兆麟指示抗联部队与敌伪军进行了殊死的战斗,以无限激情鼓舞他们说“春风行将解冻,我西北部队的全体战士都在伸开自己的困乏的肢体,换了活跃和斗争精神,以英勇战斗迎接中国关内的新抗日潮水,来日世界的紧急事变”。中共北满省委致函李兆麟赞誉,“这一年来所获得的光荣成绩与胜利,是由于多部分正确运用伟大的中共中央路线,由于江省北部全体指战员不顾牺牲流血,不怕任何困难,以革命的创造精神和毅力,英勇善战的结果”。称李兆麟是“北满人民最高领袖”、“最爱戴的领导者”。李兆麟这面抗联的旗帜既是让敌人胆寒的旗帜,也是让东北人民和抗联战士起来与日寇进行不屈不挠战斗的旗帜。

1939年12月20日李兆麟《关于目前形势和战斗任务给各独立部队的信》中说,“历史把中国总抗战推到有非常国际意义的地位。中国对日抗战不独是中华民族历史命运的转换期,同时是打击野蛮侵略者的凶焰,阻碍帝国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蔓延,是东亚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民族解放的堡垒,是使世界工人阶级反资本主义进攻比较容易,是世界反法西斯蒂战线的奥援”。又说,“在最广大的人民面前,日寇的‘统治’已暴露了败退性,所以人民仇视日寇走狗的情绪与日俱增了,但是这个反日浪潮的高涨,当然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性,和关内抗战的开展过程中的波状性、曲折性,影响到东北反日民族革命运动本身的社会性和其组织性等原因的存在,但是这个高涨的进程,也不能是直线式的,一帆风顺的,而是要经过许多斗争的阶段来实现这个‘从来未见过的反日民族革命运动’,这更是加重了东北反日民族革命运动的因素,同时还加重了抗日联军本身的历史任务”。李兆麟所举起的抗联旗帜,是一面自觉地加重了民族革命运动历史任务的大旗。

李兆麟强调“党应该在抗日联军中及其他部队中发生与造成领导作用,是先决条件,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在抗日联军中的政治领导权集中到无产阶级手中”。“在抗日联军一切生活(学习、纪律、困苦艰难),尤其在战斗时,党组织及党员是一般在群众队员中,成为觉悟的、肯牺牲的、团结的、有纪律的先锋队与代表者”。李兆麟强调抗战的群众基础问题,说我们新的人民领袖——共产党,东北人民抗日的先锋——抗日联军,“应当加紧武装千百万决心抗日救国的工农群众,根据各种不同的客观环境,组织成各种不同的抗日武装部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造成抗日联军新的阵容”。“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发挥群众力量扩大反日统一战线的问题,不简单是地方组织的任务,特别是抗日联军主要功课之一”。李兆麟强调提高干部领导能力的问题,他指出“一个模范的指挥员,不但应该善于团结广大兵士成为坚强的战斗力量,同时还必须会启发兵士的积极战斗情绪,特别应当会根据临时情况寻求胜利的机会,才能真正担当起指挥员的职务,才能真正执行游击战术和发挥游击战术的特长。当然坚决反对‘盲动游击’,不会寻求暂息的机会,不会妥善的保存自己势力,和不会避免敌人优势兵力的凶恶进攻,都是不对的,那就等于假平原游击的口实,来执行自己冒险的拼命主义”。李兆麟强调对干部的培养问题,他指出“必须把东北抗日民族革命运动新时期涌现出的积极分子,对祖国关心负责不畏困难的新战士,加以必要的训练,给以革命应有的武器,来充实我们的阵容。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是经过七年斗争的,受过严重历史考验的部队,我们是与北满广大人民有密切联系的部队,只要我们不害‘瞎眼病’的话,我们就应当会在自己的部队中来发掘新干部的巢穴,同样会在广大人民中去找寻抗战的伟大力量的根源”。李兆麟举起的这面抗联旗帜,是一面自始至终牵挂着共产党人胸怀和根植于人民大众的大旗。

李兆麟是文武兼备的指挥员,抗联的火热生活,使他创作了《露营之歌》、《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军人十大要义歌》和《第三路军成立纪念歌》,鼓舞了万千抗联战士与日寇血战到底的信心。“锐志哪怕松江晚浪生”,“热情踏破兴安万重山”,“镜泊瀑泉唤醒午梦酣”,“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突封锁,破重围,曙光至,黑暗一扫完”;“振长缨,缚强奴,山河变,片刻息风烟”;“全民族,各阶级,团结起,夺回我河山”。这是北满的歌曲,但东南满也都在唱。这些气冲霄汉之词,让抗联的战士们唱遍了东北大地,长了威风和胆气。李兆麟所举起的抗联旗帜,是一面伴着雄壮战歌激励艰苦前进、无畏前进、胜利前进的大旗。

1941年1月初至3月中旬,在周保中、崔庸健、李兆麟、金策、冯仲云、金日成等参加下,在苏联边境伯力举行了“满洲全党代表会”。遵照会议精神,中共北满省委常委会议决定李兆麟以“省组织部责任,先回到北满,在中共中央具体批示之前,对地方党及队伍党领导上负重要责任”。周保中、崔庸健、李兆麟、冯仲云、金策、王效明组成东北党代表组,周保中、李兆麟、崔庸健组成三人团,负责统一领导东北中共党组织和抗联部队。在李兆麟的指挥下,第三路军各部坚定贯彻执行伯力会议精神,继续在北满战场上同占据优势的日伪军浴血奋战。李兆麟在与金策联名发布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告“满”军警书》中严正指出:“最后胜利是属于中国,崩溃和失败是属于我们的敌人——日寇。”

1943年10月,李兆麟(前排左二)在苏联与东北抗联教导旅部分指战员及苏军军官合影

难道不是吗?熬过了14年的血雨腥风,这胜利的日子终于来临。1945年7月末,中共东北党委员会举行全体会议,部署配合苏军反攻东北、恢复与党中央联系等工作,选举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彭施鲁、王钧等12人为东北党委员会委员,周保中为书记。同时组建12个地区委员会,李兆麟被任命为哈尔滨地区负责人。8月10日,东北抗联军教导旅举行反攻誓师大会,周保中、李兆麟、金日成等讲话。大会号召东北抗联将士配合苏军反攻,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尽快恢复与党中央的联系。李兆麟在哈尔滨,直到他牺牲,战斗了192天。为表彰东北抗联教导旅在中、朝、苏三国人民并肩抗击日本法西斯斗争的突出贡献,苏联最高苏维埃曾授予周保中、李兆麟、金日成、王效明等红旗勋章。李兆麟举起的这面抗联旗帜,是充满了反日国际主义血液的大旗。

进驻哈尔滨后,李兆麟立即以抗联驻哈办事处主任和苏军哈尔滨卫戍司令部副司令的双重身份,为建立东北根据地作准备。10月1日,在哈尔滨成立了苏军军事管制时期的滨江省政府。在此期间,李兆麟及时运用了自己身任滨江副省长的有利条件。在李兆麟和北满地区其他同志的努力下,北满建军工作取得很大成绩,到12月,北满地区,松江、合江、黑龙江、嫩江4省的部队发展到了25300余人。李兆麟又立即组建了中共松江地区委员会,任书记。又将抗联干部派往各地区先后组建了哈尔滨、齐齐哈尔两个市委和珠河、阿城、方正、宾县、延寿、双城、苇河、五常、巴彦、木兰、通河等县委,初步建立了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在北满地区的组织体系。李兆麟作为中国共产党在哈尔滨惟一公开活动的代表,又担任了中苏友好协会会长,主持创办了中苏友协机关报《北光日报》。在李兆麟领导下, 《北光日报》担当了充分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卖国、独裁、内战的真面目,宣传中国共产党和平、民主、团结的政治主张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以及抗击法西斯侵略的成就的任务。

按照苏联同国民党政府所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军要把中长路(即原中东铁路)沿线及城市移交国民党政府,要求东北人民自治军撤离大城市。陈云确定“主动撤退,建立根据地”的基本方针,便和李兆麟抓紧时间,从哈尔滨抢运物资,为建立松江根据地和扩建人民武装提供了物质条件。陈云率中共中央东北局北满分局、松江省委、松江军区机关撤至哈尔滨以东的宾县。李兆麟作为中国共产党在哈尔滨惟一公开代表,继续坚持哈尔滨市内的政治斗争。1945年12月12日,陈云致电东北局并转中央,建议:“我们应以抗日联军领导人周保中、张寿篯及吕正操、万毅、张学思三位东北籍共党将领及冀热辽李运昌名义发表文告,说明抗日联军十四年与东北人民一起艰苦抗战的历史,及东北籍共党军与李运昌部八年抗战、解放东北的意义。”1946年1月6日,党中央复电陈云,正式批准任命陈云、高岗、洛甫、李兆麟、张秀山为东北局北满分局委员,陈云为书记。至此,李兆麟身兼中共中央东北局北满分局委员、松江省副主席、中共哈尔滨市委常委、松江军区副政委、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会长5大要职。并遵照党中央和刘少奇的重要指示,彭真、陈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为李兆麟以抗联代表身份参与领导全东北统战工作作了必要的准备,并拟安排李兆麟向周恩来汇报工作和接受指示等。不幸的是,李兆麟被国民党反动派所暗杀,党中央和东北局准备进一步起用李兆麟的计划未能实现。

但是这不仅使国民党的罪恶行为钉上了耻辱柱。也使李兆麟将军的伟大一生留在了一个中华之魂的格上。“人民的一颗心”,“东北人民领袖”,“东北抗战英雄”,“民族英雄”,“民族魂”,“东北人民十四年抗日的一面大旗”,这是历史发出的山鸣谷应的回荡。作为后人,我们应很好珍惜、维护和传承这面大旗的不朽精神。

李兆麟将军的一切功绩和光荣,属于党,属于人民,属于国家!(作者:朱元石)

[责任编辑:吕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