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试行 “失信”手机彩铃

2018-07-11 14:31:49    来源:中国网视窗    

“你拨打的机主已被淮安市洪泽区人民法院发布为失信被执行人,请督促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从2018年年初开始,只要你拨打了已经被洪泽法院确定为严重失信被执行人的通讯工具,就会听到这样的语音提示。

就是这几句短短的语音提示,却像一记精神核弹精准地投射到了“老赖”们并不脆弱的神经中枢区域,并形成了实实在在的威慑力和杀伤力,让许多本不怕拘留、不畏丢脸,长期抗拒执行、规避执行的被执行人主动缴械投了降。这样的奇效神功可以说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自2018年1月29日,洪泽法院分三批相继为79名严重失信被执行人定制开通了“失信”彩铃。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先后有19名被执行人在获得“失信”彩铃“福利”后的当日或两三日,最迟两周内因为不堪颜面扫地而主动到法院如数捧上执行款,请求取消“失信”彩铃,共23件长期难以执结的难案、老案、濒临终结本次执行的案件峰回路转,近150万元执行标的款成为29名申请人的“救命钱”和生活新起点。这组数字就是洪泽法院自今年年初为79名失信被执行人定制了“失信”彩铃以来取得的不俗战果。

被执行人施某是一名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和妻子离婚后拖欠着一万多元的抚养费一年多就是不给,执行法官找他多次,每次都是说的好听做的不堪,而其名下的工资因为借贷担保已经被法院冻结和按月划扣,名下又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而申请人则三天两头地带着孩子来找执行法官诉苦,这让执行法官既同情又无计可施。时间到了今年一月底,洪泽法院首批“失信”彩铃定制后的当天下午,实际上此时距“失信”彩铃开通还不到三个小时,施某就跑到法院找到执行法官,红着脸低声对法官严荣安说,老严,你怎么能这样做,这让我还怎么见人,我对象打我电话听到这铃声气得数落我半天,还扬言要跟我掰。算你狠,钱我借来了,你现在帮我赶紧把这“倒霉”铃声取消了!

田老汉是一位年逾七旬的农村老人,2014年经不起一位远房亲戚的磨叽,把仅有4.5万元借给了包鱼塘的小老板狄某,本指望到年底连本带利地欢喜一把,可两三年多过去了没见过狄某的一分钱。案件是2017年六月转入执行程序的。这大半年来,执行法官章熙权只找到狄某三次,每次都嘴上满口应承,又赌咒又发誓的,可最后全是放空枪。再后来,直接玩起了失踪,而其名下资产早已因先前的其他案件被冻结的冻结、变卖的变卖。章熙权在向田老汉作了情况说明后,老人一句抱怨的话都没说。他说,我虽然不识得几个字,但是这个理我懂,是那个小“纰漏”欠我的钱,钱被他“作”光了,你们法院也尽力了,我绝不能跟你们说什么难听的,都怪我当初心濛了猪油,想图点小利息,这个亏是我自找的,我认了。说完这番话后,老人还扔下一句话,你们法官不容易,这个事我到死都不再烦你们了!然而,让老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老人怀着深深的绝望回到家,抱定要再过一个不够丰裕的春节时,腊月二十八一大早,老人接到了章熙权的电话,通知他赶紧法院拿钱。拿钱?老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那“祸害”天良发现了,再一想,就算还钱,又能还多少,能给个一两千就不错了。这样老人想着,老人还是试着追问了一句,能拿多少钱?……

原来,在洪泽法院为狄某定制了“失信”彩铃的一周后,失踪的狄某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章熙权,说实在忍受不了,自己愿意还一部分钱,条件是把“失信”彩铃取消了。而狄某得到的回答是,你必须全部履行,因为案件标的并不巨大,而且你能偿还部分就证明你有履行能力,那么你此前逃避执行的行为就有可能构成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罪,如果你再心存侥幸,我们将依法追究你的刑事责任。听到这样的答复,狄某愣了好一会终于表示,再给一周的时间,只要铃声能取消,只要你们不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我全部还。三天后,也是2017年农历腊月二十八一大早,狄某就如数把4.5万元捧到了法院。(作者:吴国祥、赵大为)

[责任编辑:秦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