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火箭陆续上天,中国“马斯克”身在何方?

2018-06-06 11:28:52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2017年1月9日,“纯商业”的“快舟一号甲”小型固体运载火箭将3颗卫星成功送入轨道;

2018年4月5日,星际荣耀发射了名为“双曲线一号S”的商业火箭;

2018年5月17日,零壹空间宣布,自主研发商业火箭“重庆两江之星”发射成功。

……

自2014年《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以及2015年军民融合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后,我国商业航天迎来了快速发展的契机。三年多的时间来,发射探空火箭的星际荣耀、推进液氧甲烷大型发动机实验的蓝箭、建设自有火箭智造基地的零壹空间等民营火箭公司,成为商业航天的先行者,吸引着资本的追逐,触动着中国人自古以来向往太空的梦想。

然而,在经历三年多的发展历程中,中国民营火箭行业依然面临着商业航天基础设施的薄弱,以及技术的高门槛、变现盈利的长周期等问题,整个行业还处于起步的初期,需要社会各界的权利支持。何时会出现享誉全球的中国版“马斯克”,尚未明晰。

商业航天走向快车道

在国泰君安的研报预测中,全球航天产业市场总额到2020年将达到4850亿美元,中国市场包括运载火箭、卫星应用等将达到8000亿元。巨大的市场空间,带来了中国民营火箭发展的想象空间。

据了解,目前国内民营火箭主要有探空(亚轨道)火箭和运载火箭两种。“双曲线一号S”、“重庆两江之星”均属于前者,发射方便;后者由多级火箭组成,装有箭体、动力装置系统和控制系统,可将人造地球卫星、载人飞船、空间站、空间探测器等有效载荷送入预定轨道。

与国际上商业航天企业起步于2000年左右相比,中国商业航天企业的发展在时间上晚了很多年。目前在一组数据统计中,我国在目前已有60余家初创企业入局,大部分处于A轮和A轮之前。其中,零壹空间获得了春晓资本、哈工大机器人集团、联想之星、前海梧桐并购基金、正轩投资、招商局创投、鸿泰基金、前海万得、通江资本等资本方的累计5亿元融资;蓝箭则由西安市高新区投资基金、创想天使基金、永柏资本、陕西金控资本、金风科技领投,世纪天华、国开熔华跟投等机构加持;星际荣耀获得了天风天睿、久泰蓝山、率然投资等机构融资。

“人类一定会走出地球,走向太空。一方面是更好地服务于地球生活,比如通过卫星星座扩大网络覆盖;另一方面是去地球外开发更多地资源。而目前看来,发射火箭看上去是通往太空最经济可行的方式。”在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何文看来,目前民营火箭公司主要是基于卫星星座建成后的运营服务,主要的商业变现包括通信和遥感等方向。因为看好商业航天领域,春晓资本在2015年对商业航天公司零壹空间进行了天使投资。

蓝箭相关人士也表示,正是看到了卫星市场发射需求的增长,所以才萌发商业火箭创业的念头。“2014年下半年,我们创始团队经过了前期的一些准备,了解了国内的供应链的情况和人才供应情况之后,于2015年上半年正式成立了蓝箭。”该人士表示。

另外,地方政府对航天领域给予的资金、研发等方面的扶持也加速了民营火箭公司的发展。比如,零壹正在规划的火箭工厂就获得了重庆地方政府的扶持,此次首枚民营自主研发商业火箭更是冠上了“重庆两江之星”的名号;在蓝箭的股东名单上,出现了浙江省湖州市超过2亿元军民融合专项综合投资的身影。

“搞火箭是高投入、高风险、回报慢的行当。”国家航天系统工作数十年、年逾80的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我国的商业火箭来讲,我国的民营火箭才刚刚起步,和长征系列火箭相比,就如高中生和博士生比赛,差距很大。“我们应该理性对待民营火箭的发射,现在处在萌芽状态,才刚刚起步。”

起步期的挑战与难题

正如黄志澄所说,国内民营火箭创业企业和资本机构也已意识到技术的挑战。上述蓝箭公司人士就向人民创投回忆,蓝箭在创业过程中曾经历过技术路线的迭代和重新认知,并因外部环境、市场走势的变化而挑战而越发明确。

在采访中,零壹空间的创始人兼CEO舒畅也没有避讳民营火箭投入大、盈利周期长的现状。其在2015年创办零壹空间时,一方面是由于政策解冻带来的契机,一方面也因为其在航天领域的技术及资源积累。公司预期到2020年才能获得盈利。

在何文看来,火箭研发设计、发射的技术和政策门槛确实要高,但这也说明因此行业内领先的公司壁垒会更高。而对于创业公司组建技术团队进行攻关,他建议,技术人才需要开放创新的思维,突破原有研发设计思路上的条条框框,降本增效,以市场为导向探索一条符合市场和资本规律的最优发展路径,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技术上地极致。

此外,商业航天的基础建设也是摆在民营火箭创业者眼前的难题。舒畅坦言,正如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商业模式改变需要依赖光纤、宽带、云计算等基础设施类似,商业航天的发展也离不开基础建设。“美国等国家商业航天的基础已经很不错,但中国商业航天在近两三年才起步。”舒畅直言,过去我国的火箭发射以国家任务为主,商业火箭并没有落地,与火箭发射相关的卫星、测控、发射场等设施也没有商业公司运营,而这些基础设施在美国等国家已经很完善。

对此,何文也表示,卫星星座的搭建还需要较长时间,因此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模式尚有较大不确定性。“目前各民营火箭公司的估值已经高得难以企及,但火箭发射公司标的相对较少,又是下游卫星运营公司组建星座必须要用到的服务,因此这一环节的产业链地位较强。”何文告诉人民创投。

也有业内专家向人民创投透露,除了卫星星座本身等基础设施的问题外,民营火箭公司事实上还面临着发射资源少、成本高、缺乏商业市场支持等难题。该专家称,美国等国家的商业航天企业不仅有一系列政策支持,还可以承接一些国家大型航天项目,同时国家管理的航天项目中的一些技术也可以顺利、直接地转让给民营企业,这也是美国等国在商业航天领域领先的原因,对于中国的民营航天企业来说,目前尚没有这些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除此外,包括民营火箭公司在内,目前国内的商业航天公司离真正的场景落地和盈利变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舒畅也认为,眼下国内的商业航天创业公司还处在讲故事阶段,民营火箭等发射成功并不代表着商业场景的最终落地。“商业航天企业的成功在于将民营火箭等技术用于创造经济效益,服务人们当下的生活。比如卫星组网解决WIF覆盖、火箭研发技术民用化。”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微纳卫星研究所副所长曹金则认为,我国针对商业航天的运行监管机制尚不完善。商业火箭载入服务是系统工程,涉及火箭研制、发射实施、地面监控、残骸回收和陨落保障等诸多复杂环节,亟待进一步规范。

成为中国的“马斯克”?

今年2月初,美国Space X成功发射猎鹰重型火箭。到3月末,Space X完成了6次发射任务。而Space X的估值也已经达到210亿美金,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私人公司之一。Space X的掌舵人马斯克也成为享誉全球的科技人物。那么,对于中国民营火箭公司来说,什么时候产生下一个引起全球关注的“马斯克”呢?

蓝箭相关人士认为,毫无疑问SpaceX是全球民营商业航天领域的标杆,但国内讨论谁能成为下一个SpaceX还为时过早,蓝箭目前重点工作是沿着自己的技术路线,做出对市场有价值的产品。

不对,对于零壹空间来说,比起SpaceX,华为更是其学习的目标。“零壹空间向华为学习两点,一是以客户为中心,把服务人们的生活需求作为发展的方向,二是坚持科研投入,敢于在自主技术研发上持续创新。”舒畅认为,中国的民营航天其实并不缺少资本与人才,但要想在商业航天有所作为,就必须要大胆的投入,做出中国的技术和商业特色。

在何文看来,对中国版“马斯克”的关注其实是对民用商业航天事业发展的期待。“随着市场空间的扩大,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选手加入这个赛道。但这个行业有一定门槛,大概率还是体系内的资深专家受到先行者的鼓舞,跳出来创业。”何文表示,国家队选手技术和人才底子厚,但在市场化竞争过程中,由于机制的限制未必有优势,其更看好市场化的民营力量。“不过,对于这些民营创业公司来说,如何和国家队很好的合作,各取所长,是他们必须面临的课题。”

[责任编辑:吕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