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战书在承德的日子

2018-02-11 12:36:49    来源:老家热河    

充满希望的山村

正月十五刚过,当一拨拨花会队伍还在乡村街道上闹着红火的时候,2月20日,行署专员栗战书带领扶贫工作队的一行同志便向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的多上村奔去。这个在承德地区挂了号、叫了响的贫困村,如今的情况怎样了呢?那里的老百姓年过得如何呢?在新的一年里村党支部又做出什么新的打算呢?这一连串的问号也装在同车而行的县委书记陈志新、县长马志军的心里。

车出县城北上几里许,便钻进了一条狭窄的黄土与河滩交错的山沟,蒙古语把“多上”称之为豺狼出没之地,透过车窗,那犬牙交错的山石,人们还没来得及修饰的土坡,在卷着黄尘的凛冽寒风中确实给人一种群山纠纷惨烈凄然的感受。可是当那泛着墨绿色的云杉苗圃和那层层叠叠瓦房草舍间或有之的村落映入眼帘的时候,不禁使人体味到人类追求生存与发展的意蕴与渴望;当那水面达4亩之多的养鱼池和旷野上严阵以待着的土豆、饲料加工房摄入我们的视野时,人们不禁发出“多上村又有了新变化”的慨叹,脚下是多上人一锹一镐开出的路,两侧是多上村人经过苦战修好的梯田。在那曾经见了雨水便四处横流的荒山上,被多上人栽下了几十万株树苗,它们经受了一次次洪水暴雨的考验,几近枯竭的土地终于被保留下来。如今885口多上人就生活在这不断变化着的山村里。因为还是正月,年意犹存,家家户户对联盈挂,孩童皆着新装,人们走亲访友,其中往来之人怡然自乐。此地虽与桃花园中的景色不可相比,但却展露出摆脱饥寒,已过上温饱日子的人们的欣喜之情了。

围场山村(网络图片)

说起过去的多上村,真是苦处诉不完,一捧辛酸泪啊。那9里长的山沟沟被肆虐的山水切割成173条沟叉,山越来越秃,地越来越少,人越来越穷,瓦房无一间,出门是河滩,一日两餐稀粥能照影,一年下来人均不足40元。人穷心散了。1984年32户100多口人挥泪告别故土举家外迁。村党支部也解体了,7个支委走了6个。然而多上的穷山恶水却也养育出有着“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钢骨硬汉。1986年,唯一没有出走的支部成员,32岁的民兵连长尹桂成和退伍军人李文、共产党员杨素莲组成一个新班子,他们坚信“留得荒山在,绿树终成荫”这个理。山治好了水理顺了,穷气也就消了,他们把眼睛盯在了山上。有了领路人,百姓干劲增,于是严冬刚过,多上村响起了开山取石的炮声,酷暑盛夏秃岭上开进来修梯田的大军,多上人向荒山发出了宣言与挑战,荒山终于向人们做出了最初的回报,鱼鳞坑挽留住了山水,拦河坝征服了洪流,那3200亩耕地也连年获得好收成,人们开始挺起了被穷字压弯了的腰杆。

多上村的变化引起了地、县领导的重视。去年春天行署专员栗战书来到这刚刚从贫困线上苏醒过来的山村,进农家,看群众是否摆脱了饥饿;上山岭,查看治山成果;访群众,与老农掰扯着心里话。他得出一个结论:要改变贫困村的落后面貌,必须要有一个坚强实干的党支部!于是当他那篇调查手记和对甘六号村与多上村的通讯报道在《承德群众报》上发表后,立即引起反响,如何使山区贫困村尽快改变面貌是全区人民一直关注着的中心问题与实践着的伟大事业;调查手记也在多上村引起了震动。“与咱村只一粱之隔的甘六号村走在了前面,我们要加把劲追上去。”尹桂成的目标明确,群众的干劲十足。9个月过去了,今天,当人们又来到多上村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群众热乎乎的话语,如何不使人感慨万千呢?

栗战书推开座落于村子中间的两间草屋房门,小屋弥散着柴草的烟气,也飘溢着菜肴酒香。正在与邻村的大舅哥对饮的周子山老人跳下炕惊喜地说:“想不到,我的老熟人来了!”

“我来看你来了!”栗战书说:“这年过得好吗?”

“好好!都托了好社会的福。我早想给你拜个年,就是怕找不见门儿。”老人一时高兴,不知说什么才好。

前些年这个老退伍军人在多上村实在过不下去了,投奔到外乡的表叔那里讨生路,寄人篱下的滋味与思乡的愁苦一直困扰着他。当他听说多上村有个好带头人时,感到有希望了。“过去的班子是带头搬迁,现在的支部是带头办事,在外边我哪能呆得住呀。”于是老汉又回到多上,造林整地、养猪养羊,哪样活也拉不下他,他认准了勤劳致富的理。他心悦诚服地说:“我就是一个心眼听党支部的,桂成带咱走的是正路。”接着,他坦诚地向栗战书数开了家底,去年他家纯收入达3000多元,每口人平均1000来元。当栗战书问他今年有什么打算时,老汉眯起眼睛带着几分神秘地说:“我想办个窑厂,烧砖烧瓦,让乡亲们都住上砖瓦房。”在场的人都佩服他的雄心,同时也看到多上人不甘落后奔小康的迫切心情。

栗战书和群众亲切交谈(新华网)

在多上,周子山老汉算致富步子迈得较快的一户,去年全村人均收入又增加了215元,将近50%的农户有了存款。

时过正午,静谧和谐的山村,炊烟袅袅,空气中弥漫着大自然留给它那特有的意韵,一挂大胶轮马车牵住了人们的视线,于是又一所院落热闹起来。三匹膘肥体壮的大黑马正在悠闲地吃草,马厩上那“骡似南山虎,马若北海龙”的对联,还有那“龙腾虎跃”的横批,似告诉人们如今多上人有着翻江倒海的气慨。主人肖凤鸣这位1957年就加入组织的老党员谈起他家的变化时,激动地说:“我也是在党几十年的人了。可过去光受穷,就不知道怎么干。如今政策好了,家里富了,党员不但要带头致富,还要帮助村里人致富。”去年他看到乡亲们要把粮食背到乡里去加工,很不方便,他就和老伴商量把准备为儿子办婚事的8000元拿了出来,建了一座米面加工厂,时常减价或免费为乡亲们服务。他老伴张桂荣说:“要不是村里架了电,我们哪敢办这厂子呀。”

栗战书听了高兴地对肖凤鸣说:“感谢你,带了个好头,党员是农村脱贫致富的中坚力量,党员的带头作用发挥出来了,群众的积极性也就更高了。”

走了一户又一户,人们用真挚的话语倾吐着好日子临门时的喜悦心情。多上村的变化带来了人们观念上的更新,精神上的振奋,人们到农技夜校里学技术,把失学的孩子又送回学堂,他们向山要宝,开了莹石矿,建了苗圃园,还要在一、二年内把所有的荒山都栽上树,要建一处500亩地的果园,还要办木工厂、烘炉加工厂……一幅壮美的蓝图在人们眼前展开,也展示了多上村的美好未来。但多上人没有丝毫的满足,他们要把穷山恶水之地,变成一座富山秀水的现代化新农村。

当我们站在新修好的250亩梯田上的时候,放眼望去,万亩山川,似才用画笔勾抹过,鱼鳞坑的点缀,梯田的延伸,结实的沟坝,充满生机的苗圃园,尽现多上村的风貌。多上人用双手装点着家园,多上的土地将做出忠实的回报。

看到眼前的景色,栗战书同志激动地说:“必须要有一个团结协作、为政清廉、办事公道、敢于拼搏的班子,这就是多上村的希望所在,也是我们任何事业取得成功的保证。”

夕阳为多上村洒下了金色,我们也离开了这还没有摆脱落后但充满希望的村庄,村委会门前那“当官一任,造福一方”八个大字,至今还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