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钱学森幕后功臣,声音宛如天籁,逝世时身披党旗!

2018-02-11 12:33:15    来源:中国航天十二院    

龙年刚立春,2月5日,杰出的音乐教育家、女高音歌唱家蒋英,躺在301医院的病房里,在儿女们含泪的目光中永远闭上了双眼,走完了92年不平凡的人生。她驾鹤西去奔向了夫君钱学森的身旁,继续科学与艺术的天籁之音。

今年的2月5日是她逝世6周年纪念日,谨以此文纪念这位美丽杰出的女性!

她是中国最杰出的女声乐教育家,

是享誉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

是著名军事理论家蒋百里和蒋左梅夫妇的三女,

是武侠小说大师金庸表姐,更是钱学森的妻子,

她叫蒋英。

蒋英,1919年出生于浙江海宁,是蒋百里和日本妻子佐藤屋登(婚后改名蒋左梅),五个女儿中的第三个。蒋百里与钱学森之父钱均夫早年在杭州求是书院(浙江大学前身)是同窗好友,莫逆之交,并同赴日本留学数年,因此两家关系甚密。

蒋百里全家福

钱家只有独子钱学森,而蒋百里有“五朵金花”,钱均夫和夫人十分喜欢活泼可爱的小蒋英,于是恳请将她过继给自己。得到蒋家的应允,钱家正式地办了过继的酒席,把4岁的蒋英改名为“钱学英”,与钱学森以兄妹相称。

可过了一段时间,蒋百里夫妇十分思念女儿,于是就反悔了,要把蒋英接回去。钱夫人答应让蒋英回去,但却提出了交易的条件:“你们这个老三,现在是我干女儿,将来得给我当儿媳妇。”

此后虽然蒋英回家了,但仍叫钱学森父母为干爹干妈,叫钱学森干哥,直到二人分别到国外求学,才断了来往。因为童年时的这个小插曲,钱学森还经常笑称“蒋英是我家的童养媳”。

蒋英自幼喜好音乐,1936年随父游欧洲,旅行意奥诸国,1937年进入德国柏林音乐大学研习,1941年毕业,随后获柏林德国大戏院之聘,数度演唱,并与德国留音片公司“德律风根”商订出版唱片十年之合同,但这时候德欧战争已发生,蒋英乃赴瑞士继续研究“音学”。

1943年瑞士“鲁辰”万国音乐年会上,蒋英参加匈牙利高音名师依隆娜·德瑞高所主办的各国女高音比赛,名列第一,为东亚获胜之第一人。其后两年,蒋英均被邀请参加演唱,甚获欧洲名家之赞赏。1944年毕业于瑞士路山音乐学院。1947年5月31日,蒋英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行归国后第一次演唱会,由钢琴名家马果斯基教授伴奏,成绩甚佳。

出生于1911年的钱学森比蒋英大8岁。 1947年,钱学森回国探亲,那时他已是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意气风发。当时很多人家的父母都想把女儿介绍给钱学森,知道钱家和蒋家关系密切,甚至托蒋英来作介绍。

在蒋英的安排下,在上海为钱学森安排了一场相亲会,一位富家女甚至当面向钱学森表达喜爱之情。在这场宴会中,人生中第一次,钱学森对女孩子有了心动的感觉,而这个人却是儿时的玩伴,“小妹”蒋英。

1947年农历七月初七,钱学森向蒋英求婚。就这样,两个早就缘分深厚的才子佳人举行了婚礼。不久后,钱学森先回美国,一个多月后,蒋英独自到了波士顿和他会合,在大洋彼岸开始了他们的新婚生活。

蒋英曾讲述了她与钱的趣事:她来到美国与他共同生活的第一天,一起愉快地吃了个早饭,钱学森泡了一杯茶,喝完,突然就站起来向蒋英告别:“我走啦,晚上再回来,你一个人慢慢熟悉吧。”蒋英禁不住想:“这叫结婚啊?”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他们打算回去报效祖国。然而,当时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声称:“钱学森无论走到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的兵力,我宁可把他击毙在美国,也不能让他离开。”

1950年8月,正当钱学森一家正准备离开美国之际,美国政府竟以莫须有的罪名扣留了他们,长达5年之久。为躲避美国特务的监视与捣乱,这5年里他们搬了5次家,日子过得很灰暗,但他们有爱与音乐相伴,钱学森含冤忍怒,也安下心来完成了两部著作。在这段灰暗的日子,钱学森吹竹笛,蒋英弹吉他,两人共同以音乐来排解内心的寂寞与烦闷。夫妻二人患难与共,她说:“你的决定是正确的,我永远伴随在你的身边!”1955年,在中国政府的帮助和斡旋下,他们终于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回国后,作为中国导弹研制的技术领导人,近30年里,钱肩负了巨大的压力,那时,他经常神秘失踪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一去几个月,杳无音信。

蒋英归来后,先在中央歌剧院从事歌唱事业,经常去外地巡回演出,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就在她想充分施展自己精湛的演唱才华时,忽然有一天,剧院领导告诉她说:钱学森承担着国家重要的科学研究任务,长时期地在外地工作。为了更好地照顾家庭,蒋英必须要放下自己喜爱的演唱事业。开始时,蒋英不理解领导的谈话,而有些情绪;而当她明白:这是周恩来总理的意见时,蒋英的心豁然开朗起来——总理如此关心自己的家庭,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于是,蒋英从歌剧院调到了中央音乐学院,长期从事教学工作,一干就是40余年。

不但家里的事情全靠蒋英,作为妻子,她还要忍受丈夫死活不明的痛苦折磨。有一次,她再也忍受不住了,急冲冲地找到国防部“索夫”:“钱学森到哪儿去了?他还要不要这个家?”但其实蒋英对科技事业、科学工作者的艰辛十分关心和理解,她曾以巨大的热情,不顾连续几个月的劳累,参与组织、指导一台大型音乐会——《星光灿烂》,歌唱航天人,献给航天人。

钱学森晚年获得了很多奖,他曾诙谐地对蒋英说:“钱归你,奖(蒋)归我。”1991年,钱获得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的荣誉称号,在颁奖仪式接近尾声时,他忽然话题一转,谈到了蒋英:“我们结婚44年的生活是很幸福的。在1950年到1955年美国政府对我迫害期间,她管家,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蒋英是女高音歌唱家,她与我的专业相差很远,但,正是由于她为我介绍了音乐艺术,使我丰富了对世界的深刻认识,学会了广阔的思维方法…”此番话足见钱老对夫人的一往情深。

而丈夫的卓越成就并没有掩盖蒋英自身的光芒,这个28岁就在上海举办独唱音乐会的音乐家,上世纪50年代回国之后,便是我国声乐教育事业上的一面旗帜,是“欧洲古典艺术歌曲权威”,她一生桃李满天下。

蒋英于2012年2月5日11时在北京301医院逝世,享年92岁。可以说,蒋英是一个有福气的女人,她的一生十分圆满:出身高尚尊贵,气质优雅妩媚、事业成就杰出,爱情佳偶天成,品格高尚无暇,儿孙四世同堂…得老天钟爱,集家世、美貌、才华、品行、爱情于一身,她演绎了令人景仰艳羡的完美人生。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