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铮铮铸诗魂——读张虎书《孙蔚如将军诗词》有感

2018-02-11 11:24:13    来源:中国网    

1936年,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将东北军与(西北军)十七路军军联系在了一起。“西安事变”结束了十年内战,促成了国共合作的抗日统一战线,成为由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作为张学良将军的挚友和幕僚,家父阎宝航不仅关注东北军的发展变动,也关注着十七路军的命运。“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将军被囚,杨虎城将军先是被逼走重洋,继而惨遭囚禁、杀害,两位将军的命运常令家父魂牵梦绕扼腕长叹。受家父影响,我对十七路军亦怀有一种深厚的情感,对其主帅杨虎城将军及孙蔚如将军更是敬仰有加。

孙蔚如原是杨虎城的心腹大将。西安事变后,杨虎城将军去职,十七路军被缩编为38军,孙蔚如被任命为38军的主帅,部队先后参加了平绥路东段阻击战、太原会战中的娘子关保卫战,还有一部分参加了淞沪会战、武汉会战等。之后,孙蔚如任31集团军军团长、第四集团军总司令,以坚守中条山闻名天下,被称为“中条山铁柱子”。

面对13万装备精良的日寇,孙蔚如将军撰《满江红》作军歌,激励全军将士勇杀敌寇:“立马中条,长风起,渊渊伐鼓。怒眦裂,岛夷小丑,潢池耀武。锦绣河山被蹂践,炎黄胄裔遭荼苦。莫逡巡,迈步赴沙场,保疆土。金瓯缺,只手补;新旧恨,从头数,挽狂澜作个中流砥柱。剿灭天骄申正义,扫除僭越清妖蛊。济升平,大汉运方隆,时当午。”他率领陕西男儿浴血三年,二万多将士用血肉之躯将日寇挡在潼关之外,使三秦父老免遭涂炭,居功伟矣!毛泽东同志曾亲笔给他写信:“知先生抗日情殷,愿赋同仇,甚感甚佩……”,表达了对将军枪口对外一致抗日的赞许。日本投降时,孙蔚如将军作为第六战区受降主官,在武汉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投降。武汉中山公园至今还有一座受降碑,碑上的草书铭文乃孙蔚如将军亲撰。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发动内战、营私独裁,孙蔚如将军反对内战,向往光明,于1949年弃蒋起义,投入到人民共和国的怀抱。建国后,孙蔚如将军先后担任国家国防委员会委员、陕西省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委兼陕西省主委、全国政协委员等职,为新中国建设事业奉献才智。1979年,孙蔚如将军病逝前致书中共中央,综述自己一生,衷心表达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真诚信服,对祖国繁荣昌盛的祝愿,情感真挚,言辞恳切,感人至深。

毛泽东同志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勇冠西北的十七路军不怕牺牲,敢打硬仗,所向披靡,正是因为以孙蔚如将军为代表的一批西北将领有着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使得这支队伍有为国死战的军魂、民族自强的信念和崇尚光明的追求,就会克敌制胜,走向辉煌,必然会成为威武之师、正义之师。正是因为此,这支队伍被毛泽东同志高度赞誉为“我党统一战线工作的典范!”

孙蔚如将军戎马一生,战功卓著,倥偬间还写下了大量诗作。文从人,诗言志。从孙蔚如将军的诗词里,感其文学造诣,显示出文采斐然,意境开阔,气魄宏达,大有唐边塞诗人的冷峻风骨、雄浑奔放,真切地表达了军人马革尸还的勇敢精神,体现了为国爱民的矢志不渝,展示了渴盼和平的玉洁冰心。

首先,诗作洋溢着强烈的爱国情操。孙蔚如将军从小投笔从戎,立志报国,一生不改初衷,并为之奋斗终生。“莫逡巡迈步赴沙场,保疆土”就是诗人心声的生动写照;“自古英雄无固执,迷途知返望台湾”则又流露出将军期盼祖国统一的美好愿望。诗作中还有不少对祖国壮丽河山的颂扬,流露出保家卫国的雄心大志。

其次,诗作充满着无畏的勇敢精神。无畏是军人的力量,勇敢是军人的胆魄,而军人的灵魂则是支撑其力量与胆魄的内核。将军是为抵御外侮、保国卫民而战,精魂所致,故能视死如归。“着鞭祖逖三更起,揽轡范滂四海清”、“铁骑纵横气如山,不教胡马度榆关”、“待看斩尽楼兰日,痛饮黄龙奏大勋”,无不显示出将军及其十七路军敢于牺牲敢于胜利的英雄气概。

第三,诗作饱含着鲜明的民族大义。孙蔚如将军之所以在数倍于己装备精良的日本侵略者面前统率三秦子弟兵浴血奋战,死死屹立在中条山上,就是因为国仇家恨的民族大义萦绕于心,并为之与敌寇抗争到底。“嗟我神明胄,受辱大和魂”、“中条立马日将曛,待看斩尽楼兰日”、“自古华夷严族臾,肯教王虏践中华”等等诗句,都是民族情愫在心中的流动,激励着将军在师劳力竭之际,身先士卒,血染战袍,真是铁骨铮铮,义薄云天。

第四,散发着浓郁的恤民胸怀。将军对饱受战乱之苦的黎民百姓有着深厚的感情,体恤之心贯穿于诗作之中:“应怜民疾苦,宁计马蹉跎”、“马上生涯几度秋,最是关心民间苦”,而对人民获得幸福又倍感欣慰:“今逢及时雨,民歌大有年”、“名称圣地开新运,功济劳人得主权”,使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孙蔚如将军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悲悯胸怀。

第五,抒发着不渝的正义志向。无论是协助张、杨两位将军参与“西安事变”,还是在抗战胜利后反对内战,孙蔚如将军追求真理、崇尚民主、向往光明的志向始终不渝。“内讧未了成遗憾,雄关何日障西秦”就是他内心苦闷的写照。建国后,他受中央政府的委托,率祖国慰问团赴朝鲜慰问志愿军时,豪情满怀地写下了“抗美援朝气如虹,霸道横行一扫空”、“扫尽强权见大同”、“和平世界从今始,马列精神万古传。”对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则又发自内心欢欣鼓舞,“今逢盛世开新运,万户康宁生产忙,万族欢歌庆大同”,将军为正义而战、为和平而战,高昂向上、坦荡磊落的胸襟跃然纸上。

值此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出版孙蔚如将军诗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其诗作又由陕西著名书法家、十七路军后人张虎手书,别具一格,堪谓诗、书俱佳。

凡是为国家为民族做出贡献和牺牲的仁人志士,人民会永远铭记他们!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