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大西北的功臣:西安军事情报组

2018-02-06 12:27:37    来源:中国网    

20世纪40年代,为了有效打击敌人的军事“围剿”,粉碎国民党的内战阴谋,取得战争主动权,我党中央经过充分酝酿和精心组织,决定选派一批优秀战士成立地下情报组织——西安军事情报组,他们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大进军——解放大西北》

以“杂货铺”作掩护

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不断制造摩擦,连续发动三次反共高潮。中共中央号召全党和爱国民主人士,警惕国民党反动派向陕甘宁边区和其他解放区的军事进攻,随时保持高度戒备。

1943年1月,周恩来向来重庆参加国民党中央训练班的王敦瑛指出:“利用你在国民党军队中做教官的特殊身份,成立‘西安通讯工作组’,任务是搜集蒋介石、胡宗南及其他军队妄图进犯陕甘宁边区的军事、政治等机密情报,搜集蒋、胡军队破坏抗日、制造摩擦、发动内战的机密情报,及时电告党中央。”周恩来还指定王敦瑛为通讯工作组组长。

王敦瑛,山东省黄县人。1935年作为苏共中央派遣的帮助中国革命的情报人员返回中国,先后在吉林、北平、上海、汉口、成都、西安等地做军事情报及地下工作,1939年任苏联派驻国民政府军事顾问团首席顾问翻译,1943年任国民党第一战区胡宗南长官部上校副官、绥靖公署资料组组长、西安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俄文教官。苏联军事顾问团临走,给他留下了一部电台。苏联方面让他在西安组织一个秘密情报机关——西安通讯组。

为便于王敦瑛开展工作,周恩来派遣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电台台长杨才(化名夏仲和)和他的妻子龙文英(化名钱瑾)到西安,还把长期在西安从事革命活动的著名爱国人士、西北民盟创始人杜斌丞及中共地下党员、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杨明轩介绍给王敦瑛。王敦瑛又通过杨明轩,与打入国民党第三集团军办事处任主任的中共地下党员蒙定军取得了联系。

随后,周恩来通过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处长周子健,给王敦瑛拨款400元作为经费,在西安市玄风桥34号(今建国路北端)以开设“杂货铺”作掩护开展情报工作。杨才为“经理”,龙文英为“售货员”,并让中共地下党员张刚参加情报组,以“售货员”身份掩护杨才工作。

影视剧中以杂货铺为背景的情报站

1943年夏,西安军事情报组(即西安通讯工作组)正式成立,组长王敦瑛,成员有杜斌丞、杨明轩、杨才、蒙定军、张刚、龙文英、杜琴兰、李儒珍。王敦瑛、杜斌丞、杨明轩、蒙定军分别利用自己公开身份负责搜集敌人情报,一有情报,即来“杂货铺”以买货为名将情报送出。

艰险环境下

密发胡宗南洛川会议

当时的西安是胡宗南长期盘踞的老巢,也是国民党顽固派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指挥中心。在那里,仅职业特务就有四五千人。情报组工作之初,在物质上和技术上都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比如,收发电报时用的电,只能靠灯头来接。而玄凤桥一带唯有这个“杂货铺”一家用电灯,其余都点煤油灯,收发电报的时候会影响电灯,即出现明显的光亮闪动。

胡宗南

为了不被无孔不入的特务发现,情报组只好将收发报时间敢在深夜进行,遇上停电就用手摇发电机发电。还有声音问题,因为是半夜,所以,一点响动都容易传出来。为了避免声音太响,每当发报时,杨才和龙文英夫妇就把四周窗户和发报机用棉被盖住,尽量避免声音传播出去。

“杂货铺”的电台开始在地下掩埋,用时挖出来,用后再埋起来,这样显然很不方便,也容易被敌人发现。后来,杨才直接在里屋墙上挖了个洞,把电台每次用后就放在墙洞里,外面贴上报纸,再堆满货物,遮挡得严严实实,这样既安全,又方便。

就这样,军事情报组在特务如麻的西安城里展开了工作,每天都将情报通过秘密电台发送到延安,而且收发报时间和信息准确无误。

1943年6月18日,胡宗南在洛川召开军事会议,研究进攻陕甘宁边区的军事部署。7月初,胡宗南发出军令,准备炮击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马栏镇。王敦瑛得知后,当晚就通过电台通知党中央。由于西安军事情报组及时获悉情报并第一时间电告党中央,党中央赢得了主动,有效地避免了国民党顽固派对根据地的军事进攻。

1945年7月,蒋介石令胡宗南将河南前线及陕西韩城、朝邑、合阳、华阴、华县、西安等地十多个师的驻军开往陕甘宁边区南线,国民党暂编59师和骑兵第2师随即由西安向淳化、耀县一带集结。

陕甘宁边区政府礼堂旧址

西安军事情报组获悉这一情况后,连续向延安发报,并由蒙定军亲自向中共陕西省工委和党中央汇报了胡宗南的军事部署与兵力编制。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即任命张宗逊为司令员、习仲勋为政委,统一指挥关中南线的各个部队及其他增援部队,火速增援关中分区。经过两天战斗,我八路军全歼胡宗南部的守敌。

掌握胡宗南

每一步战略部署

蒙定军和赵寿山二人经过商量决定,由杨荫东、赵古振两位党员执行打入敌人内部的任务。后来,赵古振打入了胡宗南的西安绥靖公署机要室,但是没有得到信任,不久便借故离开了;杨荫东则成功打入胡宗南部的第七补给区司令部。

此时,王敦瑛在胡宗南长官部,杨明 1946年初,周恩来向来重庆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西安军事情报组成员杨明轩(时任胡宗南部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议)、杜斌丞布置:“请转告38军内共产党工委的负责人,运用我党在国民党部队工作过的一些地下党员,选派可靠得力的干部,设法打入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建立情报机构。”

杨明轩和杜斌丞从重庆回西安后,立即向蒙定军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蒙定军随即千里迢迢远赴甘肃河西走廊重镇武威,联系时任胡宗南部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赵寿山,并安排从38军撤回的地下党员布点。轩、杜斌丞、高桂滋、邓宝珊、赵寿山等在国民党高级将领处,杨荫东打入胡宗南军队第七补给区司令部,几乎全部在敌人的核心部门,能够接触到高级的机密情报,他们源源不断地将大量兵力部署、部队番号、行动路线、驻地、主官姓名及给养补给概况等军事情报发往党中央。

杨荫东为了适应我军情报工作的需要,按照胡宗南所有部队的战斗序列、兵力驻地、补给情况、长官姓名等项目列制了一个《屯补日报表》,每次复写两份,一份装在司令周士冕的皮包内,以便在他不能随从参加高级将领会议时,供周士冕随时使用;另一份由他自己保存,随时送到情报组联络员刘雪琴处。

解放战争时期,杨荫东这种绝密的军事情报工作从1947年2月起一直坚持到1949年5月西安解放前夕。他将敌人进攻延安及占领延安后的几次战役部署,撤出延安后的逃跑计划,以及西府战役时胡宗南的兵力调动与配备等情况,都及时准确地传递给陕西地下党的领导机关。

1947年4月下旬,杨荫东及时提供了胡宗南集中整编军向绥德、米脂推进,企图压迫我党中央东渡黄河的作战计划。党中央根据这一情报,及时组织了蟠龙镇战役,全歼敌一个旅,生俘旅长李昆岗,粉碎了胡宗南的作战计划,沉重地打击了胡宗南部的嚣张气焰。

为解放大西北

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由于多次遭到惨败,1948年春夏之交,胡宗南加大对西安电台的侦测力度。为了应对敌人的检查,西安军事情报组接到党中央的命令,取消了电台发报,杨才夫妇和王敦瑛亲手将使用了多年的电台拆除掩埋。

此后的一年时间里,西安军事情报组依靠党的地下交通员徒步传递情报,西安和党中央的联络从未间断过,即便是在敌人最为疯狂的搜索和追查的险恶环境下,西安情报组的同志们都及时准确地向党中央、西北野战军传递了大量重要军事情报。

1948年3月初,彭德怀司令员指挥西北野战军在陕西黄龙县瓦子街一战击毙胡宗南部29军军长刘戡,接着又在宜川附近歼敌一个旅,活捉敌旅长,两次共消灭敌人3万余众,取得了西北著名的围城打援的“宜瓦战役”的胜利。

随后在白水县武庄村召开的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彭德怀非常兴奋地表彰了西安军事情报组的工作,并向前来参加会议的赵伯平、蒙定军说:“你们的情报很重要,很确实,对作战有很大帮助。只要有这样及时准确的情报,一两年就可以解放大西北。”

解放后,中共中央西安情报处部分成员合影

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后,彭德怀给赵伯平颁发了一枚功勋奖章,作为对西安军事情报组全体同志的奖励,并幽默地称赞说:“我们的军队虽然比胡宗南少得多,但我们有一支无形的军队却比胡宗南强得多!”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西安军事情报组卓有成效的情报工作,为中共中央进行战略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新中国成立,他们经历了漫长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经历了极其艰险而又富有传奇色彩的战斗岁月,为解放大西北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