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黑老高”--李合邦同志

2018-01-19 15:47:59    来源:陕甘星火    

人物简介

李合邦(1913~1967)原名李鹤榜,化名高济飞。陕西清涧人。1928年李合邦考入绥德枣林坪高级小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担任团小组长和支部组织干事。1930年高小毕业,次年回乡当教员,向老百姓宣传革命道理。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安定县委书记,陕北省委统战部、宣传部、组织部部长,绥德特委副书记,陇东地委书记,陕北区委书记。建国后历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省委书记处书记。是中共七大、八大代表,中共中央监委候补委员。

历史背景

193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任中共清涧县东二区区委书记;次年任中共清涧县委委员、中共绥德县委副书记、中共陕北省委巡视员。在艰苦的岁月里,他白天隐蔽在山沟和坟墓洞穴里,晚上带领游击队袭击国民党据点,摧毁其保甲组织,镇压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同人民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群众亲切地叫他"黑老高"。国民党新军阀抓不住他,派兵烧毁了他家的房屋,还到处张贴"抓住黑老高,赏钱一千元"的布告。但他无所畏惧,坚持斗争。

抗日战争时期的李合邦

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1937年秋,时任中共山陕特委组织部长的李合邦,同特委成员黄石山等人代表中共山陕特委以公开的身份骑马带队来到当时国民党管辖的绥德县定仙墕镇。当日适逢定仙墕逢集,国民党在镇上的人员和地方武装无奈之下,只得整装列队出面“迎接”。李合邦理直气壮地登上街道临街房屋的房顶,向拥满街道的赶集群众讲话,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共合作,号召民众团结一心,共同起来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保家卫国。李合邦的讲话引起群众共鸣,群情激昂,大长斗争的士气。当时,李合邦的父亲李瑞印也正好挤在赶集的人群中,听到自己的儿子站得那么高大声向群众讲话,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激动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晚上回到家里,众乡亲陆续涌到家里,兴奋地议论着白天发生的事情,老人也十分高兴,他对大家说:我的儿子成人了,我的愿望实现了!

当时,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已经逼近距黄河东岸30公里的山西柳林镇一带,企图渡河西犯,入侵我陕甘宁边区根据地的北大门—绥德地区。经国共双方协定,将绥(德)、米(脂)、佳(县)、吴(堡)、清(涧)五个县划为警备区,国民党原驻该地区的高桂芝部调离,由八路军陈奇涵部接防,警备区司令部设在绥德城内。绥德地方行政由国民党派陕西第二战区督察专员公署专员何绍南负责。此时,为了加强我党的领导,中共中央决定在警备区建立秘密的中共绥德特别委员会。同年11月,中共绥德特委正式成立,机关设在警备区司令部内,对外名义是警备司令部民运科,特委书记对外的掩护身份是民运科长。中共绥德特委隶属陕甘宁边区党委,下设五个县委。特委首任书记是郭洪涛。1938年2月调中共绥德县委书记李合邦任特委副书记,兼任特委组织部长。同年11月接任中共绥德特委书记。时值王明提出“统一战线高于一切”“一切经过统一战线”口号。当其口号传到绥德警备区时,李合邦认为,王明的提法不符合我党中央对统一战线工作指示的精神,是错误的,要坚决抵制。为此,李合邦在特委召开的两次会议上发言反对和批判。此时国民党却提出“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口号,这使绥德地区军民与何绍南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以李合邦同志为首的中共绥德特委在党中央和边区党委的正确领导下,认真贯彻我党“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方针,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阴谋,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取得了重大的胜利。

何绍南是一个极端的反动派,在日本侵略者面前毫无抗战之心,他秉承国民党“限制异党活动办法”的指示,处处与我党、我军作对,不断制造反共事件,限制群众的抗日活动。他指示地主豪绅反攻倒算,向农民夺回已分配新得的土地,索取已废除的旧债,甚至派遣武装强占边区的辖地,强编保甲,勒索捐税,迫害抗属、工属,逮捕农民自卫军、农会负责人,并利用交通、邮电机构和派遣“观察团”、“参观团”在边区进行特务活动。国民党清涧县长艾善甫派出县警备队长,秘密组织了一股政治土匪,打着八路军的旗号,杀人越货,扰乱社会,使谣言四起,人心惶惶。面对国民党顽固派何绍南一伙的猖獗破坏活动,中共绥德特委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接到清涧县委的敌情报告后,李合邦主持特委会专门讨论,决定派特委军事部长李仲英同志前往清涧调查破案。在查清了这伙土匪的真面目后,即将县“警备队”等土匪一起逮捕押回绥德交何绍南处理,并将案件事实公之于众,激起社会各界震动。此事迫使何绍南无奈撤了艾善甫的清涧县长职务。

1939年农历除夕,中共绥德县委书记崔正富被国民党特务杀害,尸体被扔进无定河的冰洞里,企图灭尸销赃。直到河水解冻冰块消融后尸体才被群众发现找到。李合邦指示“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坚决予以反击!”。当时个别同志担心这样做会影响统一战线,李合邦召开特委会议进行讨论,摆事实,讲道理,批判了右倾思想,使大家统一了认识,坚定了信心。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特委即派军事部的同志去绥德崔家湾镇查清案情,将杀害崔正富同志的国民党联保主任和凶手逮捕,并组织召开了公审大会,公布了国民党反动派杀人的真相,揭露了国民党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丑恶面目。随后,中共绥德特委在绥德县城为崔正富同志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李合邦参加了大会并讲话。通过这件事,极大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教育了群众,提高了抗日军民的警惕性。

1939年11月王震将军奉命率八路军359旅从前线回到绥德接防。王震同志时任绥德警备区司令员兼政委。何绍南之流四处造谣说359旅打了败仗,并策划特务分子组织“请愿团”活动,妄图赶走359旅这支抗日劲旅。为了揭露何绍南一伙破坏抗日的罪行,针对顽固反动派的挑衅给予迎头痛击,中共绥德特委在绥德城内举办了一个大型展览会,宣传359旅在抗战中的辉煌战绩。展台上展出了359旅作战照片等资料,摆出缴获的战利品。当群众了解真相后,纷纷谴责声讨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丑恶罪行,更加拥护共产党八路军抗日的行动。此时,李合邦同志趁热打铁,布置在绥德警备区的五个县发动群众,掀起了一个拥护八路军,优待抗日军烈属活动的高潮。

1940年1月,为了加强对陕甘宁边区的防御,陕甘宁边区党委对中共绥德特委领导成员作了调整加强,任命王震同志任绥德警备区司令员,张秀山同志任特委书记兼政委,李合邦同志任特委副书记。其它成员为组织部长杨和亭、宣传部长邵向轩、统战部长李景波、青救会主任丁秀、妇救会主任邵清华、秘书长李景亭。将原神木分区划归中共绥德特委领导,使绥德地区成为陕甘宁边区最大的一个特区,人口达50多万。

1940年春,警备区的基层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陕甘宁边区政府在这里成立了绥德分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王震同志兼任专员。到1940年下半年,为了形成统一的党政军一元化领导,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在绥德成立了绥德警备区军政委员会,王震同志任军政委员会书记,张秀山、李合邦、杨和亭、李景波、袁任远、王恩茂七人为委员。凡是有关党政军方面的重大问题,均要提交军政委员会研究决定。1941年春,我们在绥德的党组织已经公开了,中共绥德特委改为中共绥德地委,并对外挂了牌子。张秀山任地委书记,李合邦任副书记。当时在绥德地区工作的老同志都认为,绥德的问题,关键是国民党投降派在捣乱。我们警备区的领导班子团结协力,党的领导坚强,认真贯彻统一战线,团结各届人士,坚决开展反摩擦斗争,坚决执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原则,奋起反击,最终使做贼心虚的何绍南、惶恐不安,灰溜溜地逃走了。至此,警备区的反摩擦斗争取得了彻底胜利。

李合邦同志从1938年至1942年底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在绥德工作,经历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同国民党顽固派何绍南之流进行了长期的反摩擦斗争,取得了胜利,为人民政权的建立、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一时期,他同曾在绥德警备区时期工作过的老一代同志们建立了深厚感情。直到上世纪70年代,王震同志还深情的回忆说:“我们在陕北的五个朋友,我、张秀山、曹力如、李景波、李合邦,就剩下一个半。曹力如、李景波、李合邦去世了,我算一个,张秀山被打倒了算半个。”张秀山亦在生前的回忆文章中写道:“即使我在遭遇逆境时,也没有改变我们之间的友谊!”。

(李如山-----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于西安)

病逝

1955年6月,中共中央决定各省、市委成立书记处,李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处书记。1956年出席中共八大。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后,李去商洛检查工作,不料肺气肿病发作,彻夜端坐,难以入眠,但仍坚持工作。省委知道后派人把他接回西安治疗。1960年经中共中央批准,辞去省委副书记职务。1962年养病期间,又被补选为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被从北京医院的病房里揪回西安批斗,仍对身边的同志说:"乌云总会过去的,他们折腾不了几年。"并教育全家:"永远跟着党走,坚持革命到底!"1967年7月1日,含愤辞世。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