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国共两党党章的有趣比较

2018-01-19 15:37:37    来源: 中共党史出版社    

共产党和国民党基于两党的不同性质和政治主张,两党的党章内容还是有很多不同。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图片源自网络)

下围棋的人,都知道一个词,叫“复盘”。就是每盘博弈之后,双方棋手再回过头来,把刚才下的棋重走一遍。边复边探讨:我为什么走这一步棋?你为什么那样应对?我的意图是什么?你的判断是否正确?等等。通过这种方式,分析哪一步棋走对了、哪一步棋走错了,哪一种布局是正确的、哪一种战法是错误的。这种复盘的做法,对于总结经验教训,提高博弈水平很有帮助。棋手平时的练习,大多是花在复盘上,通过复盘,琢磨战略战术,总结经验教训,锤炼心理素质,熟悉应对方案。

我把围棋上的“复盘”一词用到了党史研究上。在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岗位上,我多次在开会、作报告时强调,研究党史,就像是在“复盘”,即把过去90多年中国共产党怎么下棋博弈的过程一步步复原再现出来。通过“复盘”,再现历史,留存事实;总结经验,以利未来。

既然是“复盘”,当然是双方的棋子都要复,黑棋一步,白棋一步,你怎么应对我,我再怎么应对你。只有双方的棋子都复了,才能找出失败方的错误、胜利方的原因。单方“复盘”,无论是只用黑子,还是只用白子,都不能算是复盘。

所以,我一再强调,我们研究中共党史,不能只研究中共单方的,也要研究对方的,首先是国民党的,还有其他势力的,还有日本的、苏联的……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历史,很长时间、很大程度上是与国民党博弈的历史。只有把与对方博弈的过程完整地复原出来,才是完整和准确的历史。如果只知道中共单方面的作为,而不知道国民党方面怎么想的、怎么做的,那就很难看出双方博弈的优劣高下,也很难总结出真正的经验教训。如果只写共产党的活动,不写国民党的历史,那就很难算是完整的中共党史。着眼双方,总揽全局,准确复盘,分析得失,不仅能使党史更加完整,还能从中获得很多新的发现。

比如,把中共早期党章与国民党一大党章中关于基层组织的规定比较一下,我们马上就能发现双方得失在组织上的重要原因。

2017年7月25日,我去上海参加纪念中共二大召开95周年学术研讨会。开会前。我都习惯先把会议论文浏览一遍。其中,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周晓辉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文章的题目叫《“以俄为师”背景下国共两党早期党章建设及其比较研究》,主要是对两党党章中关于党的最高机关、关于民主集中制原则、关于纪律、关于基层党组织、关于入党、关于上下级关系的规定进行了比较,从中得出了很重要的结论。于是我在大会的主旨演讲中,特意对这篇文章给予了点评和肯定。

受他的启发,我又查阅了国民党的党章。在这里,借用他的一些成果,我再作一点发挥,将国共两党早期党章中关于基层组织的规定比较一下。

首先告诉大家一个很有趣的事实: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党章和国民党1924年一大通过的党章都是在共产国际指导下制定的。中共方面的建党过程和早期党章自不必说。国民党方面呢?俄共中央政治局委派担任孙中山政治顾问的鲍罗廷,在1924年前后,帮助孙中山仿照俄共的组织模式改造国民党,并起草了提交国民党一大的党章草案。孙中山明确说:“党章党纲等草案稿,为我请鲍君所起,我加审定”。

中共早期党章和国民党一大党章,都参考了1919年俄共(布)八大的党章。但基于两党的不同性质和政治主张,两党的党章内容还是有很多不同。其中在基层组织方面,至少有两个重要的差别。

一是基层组织到哪个层级?中共二大的党章规定,党的基层组织是“组”。“各农村各工厂各铁路各矿山各兵营各学校等机关,及附近,凡有党员三人至五人均得成立一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隶属地方支部”。“各组组织,为本党组织系统,训练党员及党员活动之基本单位,凡党员皆必须加入。”到1925年的四大,基层组织由“组”向“支部”转移,规定“凡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支部”,“支部人数过多时,得斟酌情形分为若干小组”。到1927年的五大,则进一步规定:“支部是党的基本组织”。

而国民党一大通过的第一个党章规定:“区分部党员大会—区分部执行委员会—区分部为本党基本组织”。按此规定,国民党的基层组织是在乡镇一类区域,而不在工厂、矿山、兵营、农村等真正的基层,因此离真正的基层和群众还有一大段距离,不像共产党那样把根基扎在最基层的群众之中。这样的组织结构,必然比较松散,不可能很经常地开展活动,也不可能对党员进行比较有效的约束。

二是基层组织的职责和作用是什么?共产党五大党章对支部作了九条规定。其中明确规定:“支部是党与群众直接发生关系的组织”。其任务有六条:积极在各该工厂等之内活动,领导该处群众之日常斗争,扩大党的影响;实行党的口号与决议于群众中;吸收新的党员;服从地方党部从事组织与宣传的工作;积极参加地方政治经济的斗争;尽可能讨论党的重要问题。

而国民党一大党章对区分部只有四条规定。定位是:“为党员间或党员与本党主要机关间之联络”。“其职务”有七条:执行党之决议;征求党员;帮助区执行委员会进行党务;分配本党宣传品;收集党捐,分售本党印花、本党纪念相片、本党表记等;选派出席区大会、县大会之代表,及初选省大会、全国大会之代表;执行上级机关之命令。

两相比较,共产党的基层组织,任务明确,内容丰富,多为直接组织群众、开展各种斗争。而国民党的,多为事务性的、被动执行的任务,没有多少组织群众、发动群众的事情。

三是基层组织的活动频次。共产党二大党章规定:“各组,每星期由组长召集会议一次;各干部,每月召集全体党员或组长会议一次”。三大党章规定:“各小组每星期至少须开会一次”。四大党章规定:“各支部每星期至少须开会一次由支部书记召集之。但已分成小组之支部,其小组每星期至少须开会一次由小组组长召集之,至支部全体会议,至少须每月举行一次。”

而国民党一大党章规定:“区分部党员大会至少两星期开会一次。”拿基层组织一比较,我们就能发现两党的一些奥秘了。中国共产党历来强调,基层组织是党在基层的战斗堡垒,是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通过国共党章三方面的比较,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共产党的基层组织远比国民党的基层组织坚强有力。共产党的基层组织覆盖面很宽,任务明确具体,与党的目标和任务密切相关,能够深入到广大群众中,把群众工作作为基本职能。而国民党的区分部只设置到乡一级,人员芜杂,纪律松懈,管理混乱,与群众关系很远。

这种基层组织的差异,不能不说是两党凝聚力战斗力差距很远的一个重要原因。

《党章内外的故事》

李忠杰著

责任编辑王兵 

ISBN 978-7-5098-4381-9
定价 59.00元

2017年11月第1版第1次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