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张琴秋同志在川陕苏区

2018-01-11 09:59:21    来源:中国网    

在川陕苏区的大巴山里,流传着许多动人的红军故事。而人们对张琴秋的怀念,更是那样的深沉。在今通江县沙溪镇王坪村的一个院落旁,那块当年张琴秋晨梳的“女儿石”至今还在翘望,仿佛向人们诉说着主人当年的传奇往事……

能文善武的巾帼风采

1932年12月18日,红四方面军翻越风雪大巴山,由陕南长驱直入川北重镇——通江县两河口,兵分三路,相继解放了通江、南江、巴中等广大地区。为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四方面军于1933年1月组织了大批工作队,帮助建立地方党、政等组织。时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的张琴秋率领由女战士组成的宣传队伍,在两河口一带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发动劳苦大众打土豪、分田地、参军参政。老百姓听说来了女兵,争相围观。据健在的老人回忆当年张琴秋的飒爽英姿:“宣传队里有个当官的女红军,身穿灰军装,头戴红五星帽,打绑腿,穿草鞋,腰扎大皮带,挂在皮带上的手枪飘着两朵红彤彤的绒花。说起话来干脆利落,亲切动人……”

1933年,川陕苏区反“围攻”期间,川军左纵队独立师刘汉雄部一个团从小路抄袭到红四方面军总医院附近。当时,在只有妇女赤卫营约500人和医院保卫科少数武装力量的紧急情况下,张琴秋沉着地根据高山峡谷的地形布置了一个口袋阵,待敌人进入山谷后突然卡住两头,然后带领身边的人喊话宣传,说明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平时受军阀欺压的敌军士兵进退不得,听到前所未闻的喊话宣传后,都停止了开枪。恼怒的敌团长以手提机枪扫射不肯开枪和不愿前进的士兵,激起了反戈相向。张琴秋乘敌内乱,率领妇女赤卫营冲下山去,将全团敌军缴械。很快,“五百农妇缴一团白军”和“女将军张琴秋指挥如神”的奇闻传遍全川,《蜀笑通讯》和《中国论坛》都刊登了这则消息。国民党的一些报纸,还把张琴秋说成“精通五国文字”、“能文能武,不下马可以写文章”的能人。

1934年秋,张琴秋调任妇女独立团团长。那时,妇女独立团时常要参加剿匪战斗,张琴秋就带领女战士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1935年初,妇女独立团的一个连在李家寨驻扎时,得知对面山洞里藏有一支10多人的土匪武装,抢了很多粮食。张琴秋果断决定夜袭土匪窝。当晚,借助漆黑的夜色,妇女独立团的战士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了上去,正在吃夜宵的土匪还没回过神来,“不许动!”一支支冷冰的枪口已对准了他们的脑袋。没有放一枪,就干净利索地结束了战斗。

1935年2月,妇女独立团扩编为妇女独立师,辖两个团,张琴秋任师长兼第一团团长。3月下旬,张琴秋带领第一团协助地方武装、担架队,完成了运转总经理部、总银行、总医院的物资和伤病员的艰巨任务,踏上了悲壮的漫漫长征路。

宣传工作的行家里手

张琴秋对宣传工作非常重视,走到哪里,就把红军政策宣传到哪里。1933年2月底,在通江文庙召开的川陕省第一次雇工代表大会上,省委书记袁克服、总工会主席王怀都作了讲话,总政治部主任张琴秋的讲话通俗易懂,特别具有鼓动性。她说:“到会的代表中,现在还有人不知道红军、共产党是干什么的。简单地说,红军、共产党就是为了穷人的翻身事业,同土豪劣绅作斗争……穷人要怎样斗争呢?首先要建立苏维埃。苏维埃又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工农兵劳苦大众的政府……现在省工会成立了,代表们回去要迅速把县、区、乡的雇工会成立起来,团结广大群众,掀起土地革命高潮……我们要大力扩大红军,这项工作是全党、全军的中心工作,也是雇工会的中心工作。”到会代表说:“张主任讲的都是为我们穷人着想的话,我们听得懂,听起来入耳。”

为了把宣传工作做深做实,真正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张琴秋组织了战地宣传队,组建了红四方面军剧团,给演员们上文化课、编写剧本。她经常率领剧团慰问部队和伤病员,甚至亲自登台演出。她扮演的白天生产、晚上纺线支援红军的农村妇女,动作惟妙惟肖,给伤病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表演的“卖柴歌”,把卖柴郎凄惨生活表现得活灵活现,看的人无不流泪。她十分和蔼地和伤病员谈心、摆龙门阵,安慰他们养伤治病,给他们讲当前革命形势、选读前线战斗捷报等。许多伤病员激动地说:“听了张主任的话,我的伤都不痛了!”当他们伤愈归队时,革命斗志更加高昂。

张琴秋认为一条有力的标语、一个鼓劲的口号,胜似百万雄兵,可以瓦解敌人军心,摧毁敌人心理防线。根据川陕苏区山高、林密、石多的特点,张琴秋发动各地党组织组建书写队、錾字队,在群山之巅、道路两旁、关隘渡口、村民院落等处的石崖、石墙、石碑、石柱、石坊上錾刻“列宁万岁!”、“军民合作!”、“平分土地”等言简意赅、短小精悍、通俗易懂、乡土味浓的石刻标语。石刻标语在动员群众,发动群众,打击敌人,战胜敌人,保卫苏区的伟大斗争中起到了积极作用。

关心备至的战士情怀

1933年10月,以刘湘为首的四川大小军阀对川陕苏区疯狂地发起“六路围攻”。红四方面军总医院于1934年2月迁至沙溪王坪。当时的总医院,是一个医、政、军三合一的机构。院部下设政治部、医务部、总务处。张琴秋任政治部主任,主管院内外一切行政事务。张琴秋对伤员的关怀无微不至。一次,她到桑丝坪分院去看望伤病员,当得知有伤员想吃酸咸菜的情况后,便马上同经理部的同志商量,原来经理部的同志都是从鄂豫皖来的,不了解川北地区的人喜欢吃酸菜的特点。张琴秋说:“我们的伤病员,多半是本地人,他们习惯吃酸的,这是他们最低的要求,是完全能办到的,如果不办,就会脱离群众啊!”从此,各小卖部都买回了泡菜缸泡上了酸咸菜。1934年8月的一天,张琴秋和警卫员翻山越岭到张家垠分院看望病员,恰逢天下暴雨,警卫员担心河水上涨不能按时赶回总医院,就劝她不要同伤员一一见面了,她说:“必须把党的温暖送到每位病员身边去。”看望完最后一名伤员,天已漆黑,只好留宿。第二天,返回途经小坪溪时,浑浊的山洪翻滚而来,张琴秋被冲到相距300多米的大河里,警卫员急得大呼“救人啊!张主任被洪水冲走啦!”附近的群众闻声赶来时,又一个浪头盖顶而来,将她连人带马淹没了。“张主任!张主任……”呼喊声、风声、雨声、山洪咆哮声混成一片。前面是漩涡,下面是险滩,情况十分危急!一会儿,张琴秋浮出了水面,马头也冒出来了,只见她左手紧抓马鞍,右手死死拉住缰绳,突然大喝一声,红鬃马腾空而起,跃上了岸。后来,乡亲们把小坪溪改名为“跃马溪”。

举贤任能的超常气魄

总医院初迁王坪的时候,恰逢伤寒、痢疾等地方病流行,军民染病者很多,死亡率很高。由于张国焘推行“左”的路线,对知识分子和专业技术人员进行排斥打击,一些历史上有问题的地方医生更不敢露面治病。面对这种局面,张琴秋根据1933年8月11日红四方面军总部召开的全军医务工作会议关于“团结争取旧的医务人员,设立中药房”的规定,访贤纳才,大量吸收当地的中医为红军治病。最先到总医院来工作的中医阎文仲深受群众欢迎。在一次会议上,张琴秋表扬说:“阎医官的医术在总医院要数第一。”阎文仲说:“我算个啥,我师傅比我强得多。”张琴秋马上问:“你师傅叫啥名字?”“杨成元”,对方答道。张琴秋又问:“他在什么地方?”阎文仲回答:“藏猫猫”。张琴秋着急地追问:“他是什么人,红军来了还藏猫猫?”阎文仲就把杨成元曾经当过团正,红军入川后怕砍脑壳便躲到深山老林的事情如实讲了。会后,张琴秋又走访了当地群众和苏维埃干部,作了深入的调查。原来,杨成元从营山流落到通江,以行医为业,医术高明,在沙溪一带有着较高的声誉。红军入川前夕,沙溪嘴的地主何贻品、阎九如、王异明为争夺团正的职位而互不妥协,便推出杨成元当了团正。杨成元尽管当了团正,但一直没干过坏事,没有罪恶。按照苏维埃政府镇压反革命的条例规定,团正属枪毙之列,在当时肃反扩大化的情况下,要吸收杨成元这类人到总医院工作,是要冒杀头风险的。张琴秋反复思考、掂量,还是决定请杨成元出来工作。这个决定,对大多数干部来讲,都不敢接受,一些好心人也劝她“用人要稳”。张琴秋说“杨成元当过团正,要杀只杀得了他一个。他是医生,有技术,能够看好几十个、几百个病人,这就将功折了罪,我们还杀他做啥?”杨成元被找到后,却迟迟不肯出来。张琴秋对中共沙溪区委书记阎仕金说:“你转告杨成元,就说共产党说话算数。只要他愿意给红军治病,我张琴秋用脑袋来担保他的生命安全。”杨成元忐忑不安地来到了总医院,张琴秋亲自给他端茶递水,对他说:“你的历史我们清楚,只要你好好为红军病员治病,我们是欢迎的。你大胆地工作,不要害怕,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随即把他带到“特别病房”。所谓“特别病房”,实为安置那些无药可救的病员的房间。张琴秋问:“还有没有办法?”杨成元检查了一遍后说:“只有一个人无法挽救了,其余的我开两副药给试试看。”果然,他看过的病人,吃了两副药就好了。从此,中医部规定,凡准备送“特别病房”的病人,必须经杨成元检查确定。对于杨成元的工作成绩,张琴秋及时进行了表彰。杨成元工作更有劲头、责任心更强了,除了看病处方,还经常到药房教如何熬中药,把每个药罐插上竹签、标上姓名,以免伤病员吃错了药。在杨成元的推荐下,阎履丰、何光旬、周致和等几位老中医也来到总医院工作。从此,中医院兴旺起来。几位老中医通力协作,配制了一套治疗流行病的特效处方,不到三个月,就扑灭了猖獗一时的流行病。后来,张琴秋推荐杨成元当了中医部的医务主任,并把自己的战马送给了他。1935年春,年近七旬的杨成元仍坚持随军长征,行至理番以身殉职,临终前向组织表示:我老年遇知音,幸得参加革命,死得值得,死而无怨。

苏区人民的深切怀念

张琴秋在总医院工作生活期间,一直居住在王坪村马家大院。大院旁有一光滑石头,每天早上,张琴秋在此梳头。历经风雨,这块石头至今完整无损地挺立在那里,当地村民把它命名为“女儿石”,以此表达对张琴秋的深切怀念。那是在王坪总医院的时候,张琴秋因事骑马外出,警卫员紧随其后。行至近沙溪场镇时,迎面走来两位大爷大娘,张琴秋和警卫员翻身下马,站立路旁,让大爷大娘走过才上马扬鞭而去。目睹此情此景的群众说:“过去的官老爷出来,都是前呼后拥,老百姓远远地就要回避,哪见过给老百姓让路的官?就是碰见地主的狗腿子,也要先让他们走了我们才敢走嘛。红军的官硬是人民的官哟!”

1934年秋,地处大巴山的通江,阴雨连绵,冷风嗖嗖。一天,张琴秋习惯性地戴上斗笠,从王坪总医院去沙溪区,路上遇见一位老大娘衣单衫薄,被雨淋得脸发白嘴发紫。见此情状,张琴秋叫警卫员打开随身包袱,取出自己的一件衣服,送给老大娘御寒。大娘穿着张琴秋的衣服,逢人便夸:“张主任真好!”说起此事,王坪健在的老人无不赞叹:“张主任人好,心也好!”

张琴秋在川陕苏区战斗生活了近三年,同人民群众建立了深厚的鱼水感情。总医院刚迁王坪时,蔬菜极度缺乏。为减轻人民群众的负担,张琴秋带领伤病员利用闲散的荒地种菜。听说张主任亲自种菜,附近群众都争着为她找菜苗。很多老百姓自愿长期为总医院干活,沙溪镇九村二祖的王绍贻、王成云等人义务搭铺长达一年,妇女们则主动给伤病员缝衣衲鞋。地方苏维埃政府也组织群众为医院砍柴、搬运东西,各地捐献的粮食、蔬菜、鸡、鱼、蛋、肉等物资不计其数。至今,当地老人说起张琴秋的诸多往事,还如数家珍,赞不绝口。

灵石犹在,斯人已去,但张琴秋的音容笑貌,永远烙印在川陕苏区人民的心底!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