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排长遇到老班长:别怕、别急、别躲

2017-12-04 13:47:00    来源:解放军报    

 

“我跟你说过几次了,你怎么还是不听,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排长放在眼里!”当着全排战士新排长范臣敬怒批老班长李强时,整个排房的空气都凝固了。

话一出口,范臣敬胸中积压已久的郁闷一下子释放了,但他心头马上又涌上了莫名的慌张——因为他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自己的话是落地有声还是被“怼”得稀碎。让范臣敬尴尬的局面,所幸没有出现。

那次冲突后,范臣敬先放下了面子,主动找李强谈心,两个人的关系渐渐“破冰”,进而恢复正常。

不久,单位组织教学法考核,范臣敬心里没底。这时,李强二话没说,带着他手把手地苦练了三天,最终取得了全团第三名的好成绩。

“老班长是新排长不可回避的存在,有时他是你成长之路的一个坎,有时是助你前进的一座桥。”范臣敬深有体会地说,理顺和老班长的关系,自己才能在基层这片沃土不断汲取养分、成长拔节。

在南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采访曾经的“新排长”们,像范臣敬一样,谈起自己的“官之初”,故事中总是交织着与“老班长”们的种种经历。当“新排长”遇到“老班长”,总能碰撞出激情四射的火花,这些火花可能会“灼伤”新排长的皮肤,但更多的却是点燃了新排长的激情,照亮他们前行的路。

两辆车在同一路段行驶,超车和交会处最易剐碰,新排长与老班长相处的道路上,也同样有不少难以避开的冲突点

卢成当新排长时,一名老班长对他的一声吼,至今犹在耳畔,每次想起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他军校刚毕业那会儿,对排里的工作套路还没摸清,一边看一边学,排里主要还是由一名老班长负责。一次,卢成临机安排了几名公差,事先没有跟这名老班长通气。老班长得知情况后,当着全排战士的面质问卢成:“排里到底是你管,还是我管?”

“当时我能说啥?我说我管的话,他一撂挑子,我那时还真管不好。”卢成事后说,经过这个事,自己的威信又降低了几分。

“新排长想树立威信,老班长也想彰显作用,都无可厚非,但矛盾就会在这里产生。当前,多数新排长都是从校门到营门,在部队管理、军事素质、作风养成等方面与部队要求存在一定差距,需要一个适应期。”该旅一位教导员说,就在这段适应期内,有的老班长缺乏耐心或是为了突出自己“地位”,会给新排长造成一些难堪,比如在训练场上跟排长叫板等等。

采访中,笔者发现,部分能力素质相对较强的新排长,能够较快地接手排里的管理工作。但他们同样会碰到不知如何管理老班长的难题。

“纠结,忒纠结。”一名排长坦言,最怕碰上“不太听招呼”的老班长。他们能力素质强、威信也高,管吧,容易引发冲突,不管吧,那排长的话谁还会听?说话间,这名排长的眉头拧得像麻花一样。

“还有一些看起来不激烈,但暗流汹涌的冲突也很窝心。”旅政治工作部干事李小亮说,他当新排长时是连党支部的委员,一涉及到立功受奖、选派学习等问题要研究时,部分老班长就会侧面敲打他,暗示要照顾自己排里的人,一旦没有达成,就会被说成“胳膊肘往外拐”,排里的战士也会受班长的影响,觉得跟着这样的排长干没意思。

“难啊,我们刚到一个新环境,既要对上留下好印象,又要对下处理好关系,真的没那么容易。”李小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老班长的认可是军旅生涯一张重要的能力认证书,硬碰硬的对抗、无原则的妥协、鸵鸟式的回避都会让新排长离这一认证越来越远

“如何与老班长相处,这是每名新排长都必须解答的问题,但不少新排长在解题思路上就跑偏了。”该旅参谋部参谋李军旗讲述了他担任连长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当时连里有一名新排长,进入状态还算比较快,管理上也比较大胆,但是缺乏管理技巧。一次,因为安排工作不合理,老班长当面和他理论起来,这名新排长火冒三丈,俩人差点动起手来。事后,他找到连长、指导员,要求给这名老班长一个处分。

“想靠硬碰硬去磕出个高下,最终双方都会伤痕累累。”李军旗和指导员通过反复做双方的思想工作,最终将矛盾圆满化解了。

新排长陈凯虽没有犯“以硬碰硬”的错误,但是却偏离到相反的另一条错误道路上。

下连后不久,连长交代陈凯组织连队的5公里武装越野摸底考核,排里的一名老班长找到他,说腰有点疼跑步就不背枪了,陈凯不好驳他的面子,就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没背枪的这名班长轻装上阵,一直处在及格边缘的他取得了良好成绩。连长得知实情后,严厉批评后,让他俩在全连军人大会作了检查。

“当时是想通过‘放点水’,让老班长感激自己,以后工作好开展一些。”陈凯坦言,一味地想跟老班长搞好关系,却丢了原则。

“无原则的迁就照顾,其实只会降低自己的威信。很多新排长没有经过部队生活的历练,一开始很难明白这一点。”该旅一名领导坦言,更有甚者,寄希望于通过跟老班长一起聚餐吃喝把关系搞好,让老班长支持自己的工作。事实证明,这些方法根本行不通。

遇上什么样的老班长是缘分,与不同类型的老班长处好关系是能力。与老班长相处要多一份努力,多一片真心

“该怎么与老班长相处,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首先要看看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老班长。”“东瑁洲模范海防连”排长卢昊文介绍,在他们排里,就有几种不同类型的老班长,他的相处之道也因人而异。

管理欲望强的,排里的事儿多问问他们的意见,给予充分尊重,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

思想有所滑坡、干工作积极性不高的,要多表扬、多鼓励,多交代一些容易露脸出彩的任务;

有明面上顶撞、背后消极怠工的,就要推心置腹地告诫他问题的危害……

“其实就是将心比心吧!要多想想老班长们需要什么样的排长。”卢昊文说,他刚当排长时,也和班长发生过不愉快,但冷静分析后,觉得是自己太不了解他们了。

慢慢摸清他们的真实想法后,卢昊文在讲原则与满足他们的需求上找到了平衡点,如今与每名班长都相处愉快、合作默契。

“我觉得低调真诚是取得老班长信任的基本条件。”排长邱玉明说,刚毕业时,他就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主动要求跟新兵一起站岗训练、打草帮厨、打扫饭堂。很多老班长都说,没见过这么扎实的排长,新兵也都很喜欢他。就这样,邱玉明逐渐赢得了全排的尊重和认可。

看似简单的做法,其实却是最管用的招数。“当兵十多年,接触了不少新排长,我们最欢迎的是没有架子、虚心低调的,最反感的就是自以为是、盛气凌人的。”老班长王元欣说,希望更多的新排长能够懂得这个道理。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别人好,别人自然会回报你。”邱玉明说,老班长们其实都特别朴实,只要他们认可你了,就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老班长雷浪与女友闹别扭,邱玉明帮助解释劝和,挽回了这段感情。雷浪心中特别感激。不久,邱玉明带着全排住在水库附近看守阵地,因为用水库水洗澡过敏,身上起了不少疹子,难受得睡不着觉。雷浪见了,带着几个战士到两公里外的村子定期用桶打水回来让邱玉明洗澡,一直坚持到他痊愈……


都说一千个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经历不同,感受也不尽相同。采访中很多曾经的新排长,都在实践中总结出了适合自己的一套与老班长的相处之道。最后,连长寇继源的一段话似乎是很好的概括:别怕、别急、别躲,多用一份努力、多花一片真心,就能多收获一份真情、一份担当、一份成长。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