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对崮峪

2017-12-04 13:46:00    来源:大众日报    

 


李竹如


1942年11月13日的大众日报

1942年11月13日的《大众日报》上刊发了一条消息《八路军五一军携手杀敌,对崮峪粉碎敌“合击”》:

“新华社山东分社鲁中十日电 此次沂蒙反‘扫荡’中,我八路军某部与五一军某指挥机关在北沂水对崮峪携手作战,共同击退敌人,胜利突围。”

“兹记其经过如下:上月二十九日,在沂蒙‘扫荡’与反‘扫荡’的严重形势下,我八路军某部由南而北移驻对崮峪,同时我五一军某指挥机关由北而南亦到达该地,经双方互相问答后,知系友军,乃于紧张敌情下,双方互派代表共同协商作战方针,并即分配任务,五一军两个战斗连警戒北面,八路军五六百人防御南面,当日敌果数路分进合击对崮峪,南北两面均与敌激战终日,敌数次冲击,然在我顽强反击下卒将敌寇全部击退。至晚,双方共同胜利突围,是役敌伤亡达五六百,我方亦略有损失。”

消息位于社论之下,以报纸编辑学来看,这是个十分重要的位置。

此时,山东根据地领导机关包括大众日报社刚刚从一场浩劫当中走出——日军的“拉网合围”式“扫荡”给根据地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这条200多字的消息,反映的正是其中最为惨烈的对崮峪突围。突围虽然胜利了,山东省战工会秘书长李竹如、二地委组织部长潘维周等重要领导干部壮烈牺牲,突围中涌现了狼牙山五壮士式的英雄群体——对崮山十四勇士。

对崮峪突围还是一场不多见的被称为“统一战线上火线”的国共联合作战的战例,文中的“五一军”即指国民党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同版配发的评论《发扬对崮峪的团结精神》中说:“此次配合作战共同御侮事件,虽系偶然,但又一次证明一个确切真理:无论如何,民族敌人是与我们誓不两立的;内部小磨擦在大敌当前时,自然冰然消逝,而共御外侮;如此使得胜利击溃敌人,保全自己;否则将徒予敌以渔人之利,而自寻失败。目前整个敌后斗争形势,处处何异于对崮峪!国军各部虽具体防务不同,然均面对敌人,敌无时不企图个个消灭之,而我则非团结合作,难以最后战胜敌寇。”

当年出于保密的需要,消息中把对崮峪突围的时间模糊成了“扫荡”开始的那天。在《大众日报》的有关史料当中,对这场战斗也只是多出一句话:我军在对崮峪与敌人展开激战,原大众日报社管委会主任李竹如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今天,让我们尽量还原那场战斗。

日军一〇五作战计划

1942年秋天,青纱帐落了,敌人的“扫荡”又要开始了。9月13日,在驻地沂南县新庄大众日报社社长陈沂给大家作了反“扫荡”报告。他指出,种种迹象表明,日军为推行“第五次强化治安运动”,这次“扫荡”将更加残酷,我们必须作好思想和组织准备。之后,陈沂返回中共山东分局,报社在秘书长仲星帆的领导下,精简机构,坚壁清野。编辑部组成三个战时新闻工作队,第一队跟随分局机关奔赴沂蒙,另两队留在滨海。

这样的分工是根据分局整体的军事部署来进行的。

1942年10月11日,八路军山东军区敌工部门截获一份军事情报——济南日军参谋本部一〇五号作战计划。该“计划”透露:日军将于10月中旬至11月底出动万余人,分两期扫荡滨海地区。

对这份后来证明是假的情报,根据地的领导者中出现了两种意见。

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深深怀疑。他认为,敌人的“扫荡”计划透露得这么早,还这么具体,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要从其他方面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再作判断。罗荣桓进一步分析,声东击西是战争惯用手段,如果我们马上转移到沂蒙山区,万一敌人“扫荡”的真正目标是沂蒙山区,那我们就会成为口袋里的老鼠,小鬼子把口袋口一扎,我们就只有挨打的份了。据此,他主张机关暂时按兵不动,留守滨海。

然而,有一部分领导人则对该情报信以为真。14日,敌军又抛出一份假情报,说日军将于16日拂晓“扫荡”滨海区。这使得多数领导人更加相信日军“扫荡”滨海情报是真。

山东军区政委兼山东战工会主任黎玉与李竹如、江华等人遂率领中共山东分局、山东军区、战工会、抗大一分校等机关,在山东军区直属特务营的护卫下,于15日开始从滨海甲子山区向沂蒙山区转移,惟罗荣桓率一一五师师部留驻滨海区南部。

十余天后,转移人员中了敌人的圈套,在南墙峪、对崮峪接连遭遇敌军残酷的合围。

被“第二网”拉进合围

大半年后,1943年7月23日,罗荣桓、黎玉联名在《大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我们能坚持我们也能胜利》,对上年的抗战形势进行总结。

文章中对对崮峪战斗有如此概述:“当敌第二网向北沂撒开时,我以六百质量较低之武装且有一半非战斗部队,与超过我十倍之敌,在笛崮山(也称对崮山)激战终日,毙敌七百余,终于粉碎了敌人合围的企图,我团长刘玉(毓)泉、团政委王锐、政治主任张胜(圣)符以下二百余同志壮烈牺牲,大部主力则胜利的突围了。”

自1942年10月26日开始,日军以1.5万兵力对我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先后发起六次“拉网合围”式袭击,目标正是沂蒙区,而非情报所说的滨海区。27日,黎玉率部再加上鲁中区党委等地方机关、新一一一师部队,包括沂南、沂水县的群众总计约8000余人在南墙峪被敌拉进合围圈。

日军以散兵拉圈,每股间隔十几米,手持枪刺,呼号搜索前进,包围圈逐渐紧缩,山中野兔被惊得四处逃窜。这便是日军此次“扫荡”的新战术“梳篦扫荡”,又叫“拉网”战术。但陷入包围的八路军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血战两天,硬是从敌人的“篦子”缝里分路突围。南墙峪突围是罗荣桓文章中提到的“拉网合围”的第一网。

日军见“第一网”并未达到目的,便佯装撤退,再次制造假象,伺机再犯。刚刚突出包围圈的省军区、战工会机关等部一千多人未能识破敌军阴谋,没有抓住有利时机转移,仍在对崮峪一带盘桓。11月1日,部队在越过公路时已然发现了日军的钉钉鞋痕迹。当夜宿营桃峪村,果然子夜时分,侦察员陆续报告发现敌情,部队当即紧急向芝麻峪方向转移。然而,2日拂晓,沂水城、东里店、大关的敌人共约8000多人,仿佛得到精确情报,在同一时间内兵分十几路,向以对崮峪为中心的区域合围过来,“第二网”一夜成形。

我部发现又一次深陷重围,立刻转向对崮峪,因为那里有制高点——对崮山。山东军区副司令员王建安火线担任突围总指挥,他能调动的军力只有500多人的特务营。他命特务营长严雨霖迅速抢占对崮山,务必坚持到天黑,寻机突围。

特务营以急行军的速度在半小时内爬上山顶,先敌进入阵地后即发现,东南、西北方向都有敌人。东边和南面也传来了枪声,四面八方的敌人开始运动压缩。

此时侦察员报告桃峪村已被敌军占领。

统一战线上火线,一起打鬼子

对崮因南北两崮相对而得名。两崮之间是一条弯曲的大沟,直通对崮峪村。南崮东西有一华里多长,山势陡峭,还有残破的石寨。在它的东北方向约300米处有一个前突小高地,王建安命特务营以一个排坚守在此,以主要兵力防守西面和南面主要地段,坚持到天黑,掩护机关突围。

天渐渐亮了,王建安得到报告:山下有一支国民党武装向山上喊话,请求上山,是否允许?《大众日报》的消息对此节描述为:“经双方互相问答后,知系友军。乃于紧张敌情下,双方互派代表共同协商作战方针,并即分配任务。”实际上,我部有同志表示跟国民党有过摩擦,不能让他们上来。王建安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讲究那么多干什么!只要是中国人,只要不是来打咱们的,统统放上来!咱们搞统一战线上火线,一起打鬼子!”

原来,两天前,国民党五十一军一一三师上校军需处长周日丰得到指示,到沂水王庄附近来运军饷。8月份刚经历了唐王山战斗的五十一军撤到安丘王家沟休整。周日丰当即率六七七团步兵九连从王家沟出发,一天后宿营沂水马头店子村时发现了敌情。万分紧急之中周日丰决定迅速抢占对崮山。他们一路收容了包括60多人的海军陆战队等数路国民党人马,跑步赶到对崮山下时,队伍已增至300多人。当他们发现八路军已在山上驻防时,跟踪而来的两股敌人也已蜂拥而至,占领了北崮并开始向南崮射击。周日丰见情况紧急,认为大敌当前当全力以赴共同抗日,遂速派人上山联络,要求参战。

王建安听取周日丰部的火力情况后,立即将周日丰部纳入山上布防:特务营一个排依然固守最前哨——东北角小高地,鲁中军分区三个分队守东南角,周日丰部警戒北面,特务营一连则守卫主防御面——西面。周日丰部听从指挥,进入阵地。

血沃对崮山

敌人骑兵在山坡上跑上窜下,步兵开始向山上蠕动。伴着刺耳的尖啸声,南崮前哨部被团团黑烟笼罩,猛烈的炮火持续了近40分钟后,自北崮下来的敌军在炮火掩护下沿东西大沟从南西北三个方向发动攻击,激烈的骤风般的枪声、手榴弹声越响越凶。

一个钟头以后,枪声稀落下来,小高地周围的烟雾消散了,山头上露出一面“太阳旗”!坚守在此的八路军一个排,尽数牺牲!严雨霖悲愤高喊:“同志们,为烈士们复仇,战斗到天黑!”有战士回应:“坚持到最后!”立刻,阵地上响起一片雄壮、激昂的呼声。

敌人从三面围来,发起猛攻,无数闪着亮光的刺刀摇晃着往上冲。一连连长王继贤带一个排冲上小高地,他来回跳跃着指挥向敌人反击,一排排手榴弹倾泻下去,山坡上土黄色的尸体越积越多。战斗空前激烈,严雨霖不断接到伤情报告,“三连伤亡18名!”“一连伤亡12名!”……

下午1时许,日军从沂水调来两架飞机,向崮顶轮番投弹并扫射,地面以大炮重机枪火力支援,配合步兵冲锋,炮声隆隆,震耳欲聋。八路军各连手榴弹打光了,西面敌人冲上了一连阵地的前沿,距我指挥所只有百米左右,王继贤带着仅有的不足十个战士跳出工事,与敌人拼了刺刀,尖厉的嚎声,“卡卡”的刺刀驳打声响成一片。许多战士刺刀拼弯了就用枪托和手榴弹猛击敌人的脑袋。在惨烈的搏斗中,日军的尸体横七竖八,特务营官兵先后牺牲200多人,王继贤身中炮弹壮烈牺牲,但对崮山主要阵地依然控制在我方手中。国民党五十一军士兵也参加了白刃格斗,周日丰在指挥士兵反冲锋时,中弹牺牲。

历经20多分钟的厮杀,敌人遗弃下多具尸体溃退下去,打退了敌人的第四次冲锋之后,西面阵地上只剩3个人了。

黎玉后来回忆,战斗中他亲眼看见,接替王继贤指挥的一连指导员谢训被一颗子弹正中右眼,鲜红的血顺着面颊流下,但他却圆睁左眼,对战士们说:“谁也不许退,坚持到黄昏,胜利是我们的!”话刚完,他就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下午4点多钟,连军区机关投入战斗的参谋、干事和首长的警卫人员加在一起,阵地上能拿枪作战的已不足百人了。从黎玉、王建安和李竹如等领导同志到军区、政府机关干部都行动起来,在警卫部队的掩护下投入战斗。

我们都是战士,都可以战斗

天渐渐昏暗,久久盼望的夜就要到了。这时,三个方向上的敌军眼看就要再次冲上来了,特务营营长严雨霖报告,全营只剩下14人了……王建安与黎玉、李竹如等紧急磋商,决定包括五十一军所部在内,立刻分路突围。

机关人员销毁了文件、密码和电台,王建安命令严雨霖:“现在我带着三个机关突围,你带着战士们在这里,一面坚守阵地,一面钳制敌人兵力,我们走后20分钟至半个小时,你们迅速撤退,要机动、灵活,只要能撤出敌人的包围,往哪里去都可以,懂吗?”

严雨霖说:“懂啦,首长。不过没有部队保卫,你们可要小心啊!”

王建安说:“放心吧,我们都是战士,都可以战斗!”

随着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江华号令——“同志们,突围啊!”一阵排枪响过,突围开始了。江华带一个班率先从东北角一跃而下,杀出一条血路,后面的同志迅即分散开向下冲。悬崖陡峭,天色黑暗,有的倒栽,有的下溜,有的翻滚……日军发现我军突围后,发射夜光弹并点燃火堆照明,密集的子弹像雨点一样倾泻下来。37岁的李竹如跃身翻上石墙,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李竹如不幸牺牲。

对崮山十四勇士

突围令下达20分钟后,东北突围方向没有再听到枪声,后来严雨霖回忆道,我们留下掩护的14个人都感到一阵轻松。

这时敌人的又一次冲锋开始了,黑暗中看得到山坡上密密麻麻的敌军拥上来。严雨霖和13名战士边打边退,敌人步步紧逼,把他们逼到了东面悬崖顶上,无路可退了。

一个战士轻问:“营长,怎么办?”

严雨霖问:“能让敌人抓活的吗?”

“不能!”

沉默良久,一个战士说:“首长们该走远了吧……”像是发出了号令,大家一起高喝“跳!”十四勇士在黑暗中一个接一个纵身跳下山崖。他们当中6人牺牲,幸存的8名勇士在严雨霖带领下历尽千般坎坷,终于返回部队,死里逃生的严雨霖嘴中的牙摔得一颗未剩。

此次战斗,我军以劣胜强,以少胜多,共毙伤敌人六七百名,粉碎了敌人妄图在沂蒙山合围消灭我领导机关的企图。包括李竹如同志、二地委组织部长潘维周、一团长刘毓泉、政委王锐等数百名指战员壮烈牺牲。国民党五十一军等部亦有200多人为抗击外来侵略者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日军这次“扫荡”调集的兵力不比1941年“铁壁合围”时的多,“扫荡”时间也不比1941年的长,但给根据地造成的损失要比1941年大得多,主要原因就是我方没有很好地分析研究敌情,缺乏应有的警惕,为敌假象所迷惑,以致一再受骗。

大众日报社有六位同志牺牲

在此次长达一个月的反“扫荡”中,大众日报社有六位同志英勇牺牲。

1942年10月26日深夜,由印刷工人组成的护厂小组在驻地王山与敌遭遇,工人常风奎被抓,伺机逃脱时被敌开枪击中,不幸牺牲。

护厂小组其他队员与群众被围困在山沟里,敌人乱枪扫射,工人匡吉周中弹牺牲。

次日,护厂小组与群众转移到南墙峪,又陷入重困,在向外突围时护厂队员刘延禄、王津宜牺牲。

27日,驻张家峪子的报社发行部30余位同志在部长丁柱率领下转移,在悬崮顶遭敌机轰炸,这时丁柱疟疾发作跑不动,只能在山梁上一大片卧牛石下躲藏,不幸被十几名搜山的敌人发现,丁柱当即拔枪射击,寡不敌众,当场壮烈牺牲。

女校对周慕苏在转移中不幸被俘,她奋勇抵抗,被敌人用刺刀刺穿了腹部,当场壮烈牺牲。

大众日报社战时第一新闻工作队一到达沂蒙,立刻与沂蒙地委机关报《沂蒙导报》合并在一起,自南墙峪突围后,在沂北大王庄一带,架设电台,开始出版《大众日报》战时油印版和电讯。11月5日,报社即恢复正常出报,把党的声音告诉浴血奋战的军民,把八路军战斗的呐喊传给逃难中的民众,鼓舞民心,血战到底。一个月内,战时第一新闻工作队发来15篇消息、通讯,其中就包括《八路军五一军携手杀敌 对崮峪粉碎敌“合击”》。

11月中旬,疏散到各地的大众日报社同志们陆续返回了驻地。突围中,黎玉右手食指被子弹打断,与黎玉一起突围的艾楚南同志与地方党组织取得联系,在他们掩护下,组织担架分段护送几天后,把黎玉护送到了大众日报社驻地——牛旺庙。

1943年元旦,在报社养伤的黎玉参加了大众日报报庆四周年纪念活动。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