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革命传统 传承红色基因 谱写新时代陕西追赶超越新篇章

2017-12-01 09:06:06    来源:求是网    

 

 85年前,贾拓夫、汪锋、赵伯平、习仲勋、黄子文、黄子祥、张秀山等共产党人创建了西北地区第一块革命根据地——渭北革命根据地,为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奠定了基础、创造了条件、积累了经验,为中国革命培养和锻炼了干部,为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11月22日,渭北革命根据地建成85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咸阳市三原县召开。现将学术研讨会发言摘要刊发,告慰历史,以示纪念。我们要把渭北革命根据地历史研究与陕甘边、陕甘革命根据地历史研究结合起来,与“两点一存”研究结合起来,即时跟进新时代,不断推出更多更新的研究成果,为决胜全面小康、加快富民强省、谱写新时代陕西追赶超越新篇章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建发展历程中共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以三原县的武字区和心字区(1917年三原行政区划改制,把全县分为“整、军、肃、武、同、心、合、力”8个区,68个分团)为中心,包括三原、富平、耀县、泾阳、淳化五县交界处和高陵、蒲城、白水的部分地区,总面积约750平方公里,人口4万多人。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1928年初到1931年4月为准备阶段,1931年5月到1932年11月为建立与发展阶段,1932年12月到1933年8月为恢复与红四团北上阶段。

 

  一、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准备

渭北的三原、泾阳、富平、耀县、淳化,是大革命时期陕西党组织创建比较早、农民运动比较活跃的地区。1926年11月,共产党员乔国桢从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回陕来到三原武字区,与唐玉怀、郭明效一起宣传组织群众,从村到区普遍建立起农民协会,成立了渭北地区第一个农村党支部——中共大寨支部,创建了农民自己的武装组织——农民自卫队,点燃了渭北农民运动的烈火。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形势急剧变化,我们党遭遇了极其严重的困难,陕西革命运动也转入低潮。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亦称八七会议),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并派出许多干部分赴各地,恢复和整顿党组织,组织发动武装起义。9月26日至28日,中共陕西省委在西安召开第一次扩大会议(亦称九二六会议),决议“在土地革命的政纲之下,领导农民群众,作为一切公开与秘密的斗争,创造乡村的农协政权”。1928年1月,省委把全省划分为关中、陕南、陕北三区,把关中划分为五个重要区域,要求“每个区设立起义委员会,沟通各县动作,很灵活地指挥各区游击战争”。2月,省委要求各地“在最短时间恢复农协或成立各种名称农民组织”。3月,省委要求立即发动农民斗争,夺取武装、围攻县城的起义。4月底,省委决定在渭南地区举行武装起义,要求全省各地组织起义给予配合和支援。5月初,渭华起义爆发,三原、泾阳、旬邑、淳化等地党组织相继领导发动了农民“交农”围城斗争和武装起义。6月,渭华起义军失利,各地党组织遭到破坏,全省革命再次陷入低潮。

  1929年陕西发生历史上罕见的旱灾和蝗灾。5月,黄子文等人在三原武字区成立筹赈委员会并开展筹赈运动,习仲勋等人在富平淡村周围积极开展筹赈工作。1930年,渭北遭遇百年不遇的饥荒。4月,省委发布通告要求,“调派得力同志到中心部队去,发动士兵的日常斗争,进行有组织的兵变”,习仲勋、郭明效等人进入长武王德修部从事兵运工作。5月下旬,省委召集黄子文、陈云樵等人开会,讨论渭北政治经济和群众斗争形势,研究开展游击战争的具体方法和策略,决定在渭北一带开展游击战争。6月上旬,渭北灾民自救队在武字区成立,打击土豪劣绅,分粮、抗粮、抗捐,建立苏维埃政权。7月中旬,渭北灾民自救队向富平转移,遭到敌人围攻后被迫解散,武字区委及各支部负责人和大多数党员被迫出走,武字区的革命斗争进入低潮。

 

  二、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建立与发展

1931年春,中共三原特委、武字区委的组成人员陆续回到武字区。按照省委的指示,5月,中共武字区委恢复成立,成立区武装赤卫队。6月,三原和富平交界的一些地方也相继建立起了农民委员会。9月下旬,武字区成立农民反日救国会,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开展反契税、反豪绅、反国民党政权斗争。到1931年底,渭北党的组织得到迅速发展,党员发展到200人以上。

  面对日益高涨的革命形势,1932年2月到4月,省委接连发出关于开展渭北游击战争和建立苏维埃的指示。2月,焦仲鸣、黄子文在武字区举办党员训练班,刘志丹等人为党员讲课。3月中旬,焦仲鸣在孙家壕主持召开武字区委扩大会议,研究在根据地开展分粮斗争等问题。4月,省委指示夺取三原、建立苏维埃政权,以三原武字区为苏维埃临时根据地。随着武字区游击队、游击大队的成立,分粮斗争全面展开,农民联合会和农民武装迅速发展。5月上旬,渭北苏维埃政府成立,下设肃反、土地、粮食、武装等6个工作部。7月,新的中共三原县委成立,8月,武字区革命委员会成立,并在武字区游击大队的基础上正式成立渭北游击队。9月中旬,习仲勋带领陕甘游击队第三支队到达武字区,改编为武字后区游击队,并担任政治指导员,在原、富、耀边一带活动。9月22日,渭北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在武字区举行,下设土地、军事、肃反等5个部,推选黄子文为主席,会议决定,立即公布和实行苏维埃土地法,要求改造与扩大游击队组织并向周围发展。渭北革命委员会还设立中共党团组织,领导革命委员会的工作。10月6日,省委作出《开展游击运动创造渭北新苏区的决议》,强调“创建原富耀新苏区是渭北党目前最中心最紧迫的战斗任务”,武字区在南塬进行土地分配试点的基础上,随即在全区开展土地分配工作,极大地激发了群众革命热情。

 

  三、渭北革命根据地的恢复与红四团北上

渭北地区蓬勃兴起的革命斗争,严重威胁到国民党的反动统治。1932年4月至9月,国民党陕西当局调动大量正规军和民团,持续“围剿”根据地。受“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影响,按照“渭北各党部必须发动与领导群众斗争来纪念十月革命,发动广大群众的纪念大会与示威运动”的要求,11月6日至8日,渭北革命委员会连续三天召开群众大会、举行游行示威,盛大庆祝十月革命节,整个活动波及三原、富平数镇。11月9日,国民党陕西当局集中渭北6个县的民团和三原、富平等地的驻军向根据地进行“围剿”。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武字区被洗劫6次。渭北革命委员会领导成员被迫分散,渭北游击队被冲散,不少党员群众壮烈牺牲,渭北革命根据地遭受严重挫折。

  为恢复和重建渭北革命根据地,1932年11月,省委指派贾拓夫作为特派员巡视渭北,首先恢复党和政权组织。12月,改组渭北特委,李冲霄为新的渭北特委书记。随后,省委撤销渭北特委,成立三原中心县委,刘林生为中心县委书记。1933年1月和3月,省委两次调整三原中心县委,刘映胜、赵伯平先后担任书记,习仲勋等为委员,先后恢复了18个党支部和几个农民联合会分会组织。同时,恢复根据地的革命武装,先将冲散到各地的游击队员集中起来,恢复渭北游击队。1933年1月,渭北游击队改编为渭北游击队第一大队,泾阳游击队改编为渭北游击队第二大队。3月,根据省委指示,成立渭北游击队总指挥部,配合红二十六军第二团共同打击敌人。6月,红二团南下渭华失败后,省委决定将渭北游击队第一大队改编为红二十六军第四团。7月底,红四团为策应王泰吉率领的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北上和减轻照金苏区的压力,在三原和富平交界的老户沟设伏,全歼富平淡村张德润民团。8月,国民党渭北“剿匪”司令刘文伯调集6个团以上的兵力,再次对渭北革命根据地进行残酷“围剿”。红四团虽奋力反击,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被迫撤离心字、武字两区,北上转移到照金,渭北革命根据地被敌人占领。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我们党在西北地区创建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是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的严峻形势下,中共陕西省委认真贯彻中央“找着新的道路”要求,结合实际对敢不敢革命和怎样坚持革命的具体回答,是全党寻找中国革命新道路艰苦探索的陕西实践。渭北革命根据地两年多的红色割据,教育和发动了群众,培养和锻炼了干部,创造和总结了经验,既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治,牵制和消耗了国民党军队,又策应和支援了刘志丹、谢子长领导的陕甘红军,成为陕甘武装斗争的重要地区和前哨阵地,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建的意义中共咸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刘前锋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陕西乃至西北地区创建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是陕西共产党人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首次艰苦尝试。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以三原为中心的渭北地区农民运动非常活跃,党团组织建立较早。党领导人民打土豪、杀恶差,为根据地创建奠定了组织基础和群众基础。习仲勋曾指出,要说第一个苏区,是渭北苏区,建立过苏维埃政权;第二个是照金;第三到南梁,是陕甘边政府。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工农武装割据”思想在陕西的有益尝试。1931年5月至1933年7月,党组织领导渭北人民坚持武装斗争,实行土地革命,建设苏维埃政权,根据地全面发展。渭北根据地的创建,与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其他根据地一样,与中国革命道路理论相契合。

  渭北革命根据地为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渭北革命根据地为陕甘游击队和红二十六军补充了兵源和力量,为陕甘边根据地提供了重要战略物资,输送了一批干部和革命青年。习仲勋在《关于渭北苏区》一文中指出:“渭北苏区的开辟为红二十六军的创建,为照金和南梁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培养了干部,输送了力量。”

  革命先辈和人民群众为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付出了巨大牺牲。在渭北革命斗争岁月中,汪锋、赵伯平、习仲勋、黄子文、黄子祥、马先民、孙平章等共产党人义无反顾地肩负起救民于水火的重任,领导人民打土豪,分粮食,开展土地革命,与反动势力作斗争。他们舍生忘死、英勇斗争,把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交给党和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正是这些革命先辈和仁人志士的无私奉献、不屈奋斗、英勇牺牲,才激发了根据地人民的革命斗志,推动了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开辟和建设,在陕西乃至西北革命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中共三原县委书记 孙景宏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在西北地区创建时间最早、斗争历史较长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早在1925年,三原县在陕西咸阳地区就率先建立了中共党、团组织。在大革命的洪流中,为了声援国民政府北伐,三原党、团组织即以国民党县党部的名义,领导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运动。在风雨如磐的沧桑岁月,贾拓夫、汪锋、赵伯平、习仲勋、黄子文、黄子祥、张秀山等共产党人,不畏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在渭北地区实现了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根据地建设的紧密结合。1933年8月,根据地在国民党重兵“围剿”下严重受挫,被迫实施战略北移。渭北革命根据地坚持红色割据两年多,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治,不仅在西北革命根据地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而且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在全党全国上下深入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之际,我们重温历史,缅怀先辈,就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认真落实“五个扎实”要求,紧盯“跨入陕西‘十强县’”奋斗目标,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绿色食品加工、生物医药研制、现代商贸物流、特色文化旅游五大产业,加快实施产城融合、园区聚集、商贸活县、民生优先、文教强县、绿色发展六大工程,特别是要以决战决胜的姿态坚决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奋力谱写新时代三原追赶超越新篇章。

 

  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地位与基本经验陕西师范大学教授 王继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在大革命时期以三原为中心的渭北农民运动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在西北革命史乃至中国革命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其历史地位主要体现在: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西北地区创建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从1928年2月开始,渭北根据地便建立了党组织,成立了党领导的农民武装。所以,习仲勋早就讲过,“要说苏区政府,第一个苏维埃政府是渭北,因为渭北的心字区、武字区从大革命时期起,一直没有间断过武装斗争。不仅是秘密工作,还有武装斗争。要说第一个苏区,是渭北苏区,建立过苏维埃政权;第二个是照金;第三到南梁,是陕甘边政府。”

  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是陕西共产党人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成功尝试,无意识地践行了中国革命的道路理论,丰富了中国革命的道路实践。在渭北革命根据地建设过程中,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开创者们坚持把党的工作重心放在农村,努力发动和紧紧依靠农民,坚持武装斗争与土地革命相结合,不断壮大党的队伍,积极进行根据地建设,这些做法和原则与井冈山根据地的经验不谋而合,殊途同归。所以,是无意识地践行了中国革命的道路理论,同时也丰富了中国革命道路的实践模式。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的回旋余地和战略基础。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得到了渭北革命根据地的鼎力支持和全方位的帮助,渭北革命根据地在一定意义上就是陕甘边根据地的战略支撑和回旋余地,是陕甘边根据地发展前进的基础。主要表现在:渭北革命根据地为陕甘边根据地提供了兵源支持;渭北革命根据地为陕甘边根据地提供了大量的经费与物资支持;渭北游击队参加了开辟照金苏区的庙湾战斗和大香山战斗;每当陕甘边根据地遇到危难或战斗失利时,渭北根据地总是他们缓冲的大后方,甚至连陕甘边游击队的两任总指挥在落难时也受到渭北根据地的妥善安排和保护。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西北革命根据地的南大门,是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誓师抗日的出发点。渭北革命根据地是西北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了落脚点和出发点的重要作用。特别是红军改编、八路军出师都是在原渭北根据地区域内进行的。

  渭北革命根据地不仅历史地位重要,而且在根据地建设中创造出了许多宝贵的经验,这些经验蕴含的精神今天依然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一是坚持把发动农民作为根据地建设的基础;二是坚持把武装斗争与土地革命运动相结合;三是坚持把党组织建设与政权建设同时推进;四是坚持把民众运动和统一战线工作协调开展。

 

  习仲勋与渭北革命根据地中共三原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孙朝辉

习仲勋坚守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义无反顾地投身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习仲勋1913年10月15日出生于陕西富平一个农家。1928年3月,三师学潮发生,习仲勋等被捕,在狱中,习仲勋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下旬,习仲勋获释出狱后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寻求真理、追求自由的革命道路。1929年上半年,习仲勋在武字区“筹赈”斗争的影响下,在富平淡村周围先后四次筹粮3万斤,分给无粮群众。1932年9月,习仲勋、第五伯昌带领陕甘游击队第三支队特务队重回渭北苏区,改编为渭北游击队第二支队。1933年2月,习仲勋任团三原中心县委书记,管辖武字区、心字区团区委,从事学运和武装斗争。

  习仲勋虚怀若谷、宽厚待人,与渭北干部群众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习仲勋在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过程中,与渭北根据地的领导人黄子文、赵伯平等并肩战斗,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他后来在给三原县陵前公社党委信中写道:“原武字区人民在革命战争年代里艰苦奋斗,历尽艰辛,承担过很大牺牲,作出了很大贡献,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值得我们永远缅怀。武字区是我和许多老同志早年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地方,我在那里从事革命活动时,深得当地广大群众的积极帮助和支持,由于我和武字区的人民有这一段共同战斗的历史和革命情谊,因此我常常深深地怀念着同我一起工作的许多同志和广大革命群众。”1958年9月,习仲勋在陕西视察调研期间,专程到原武字区看望老战友黄子祥、黄子文烈士的遗孀李盛云及干部群众。

  习仲勋心系渭北、情系家乡,一直关心关注老区的发展。1979年,陵前公社党委向习仲勋汇报夏粮丰收的喜讯和老区人民的问候,并反映运输车辆十分紧缺的实际困难。8月7日,习仲勋给陵前公社党委及党委书记张正回信,并将广东产的南粤牌卡车调剂两辆以应急需,又给三原县水利局调剂一辆小面包车。习仲勋还协调陕西省政府帮助三原修建新龙桥,解决三原县城南北两城通行不便的问题。习仲勋帮助三原老区人民解决了很多实际困难和问题,深受三原老区人民的敬仰和爱戴。

 

  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建发展的启示中共宝鸡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科员 刘志恒

总结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建发展的经验教训,对我们在实践中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具有重要启示。

  “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为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发展做出了正确指导。渭北革命根据地,因以“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为根本指导,得以建立;因脱离实践而导致失陷,充分说明了思想力量和精神旗帜对党的事业的极端重要性。当前,我们正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新时代的起点上,要坚持以正确的指导思想为行动指南,用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武装头脑、推动工作,自觉把党的最新理论成果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和具体实践中去。

  坚持不懈的武装斗争,为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建发展创造了必需条件。渭北革命根据地始终按照陕西省委指示,通过武装斗争保存自己,壮大力量,保卫人民政权。今天,我们仍需吸取武装斗争的经验,同西方大国的围堵、恐怖主义的暴虐、陈旧体制的顽疾、党内腐败和不正之风作斗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排除障碍和干扰,化解风险和危机。

  坚持群众路线,为渭北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奠定了深厚基础。根据地源于强大的农民运动,得益于人民群众革命主力军作用的充分发挥。这段历史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要高度重视人民群众的地位和作用,自觉把群众路线贯穿到全部工作活动之中。

  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为渭北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提供有力支撑。渭北革命根据地在土地分配初期采取团结富农政策,争取到广大农民阶层的支持和配合;1932年后将富农排除出去,激化了阶级矛盾,对根据地造成了严重影响。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进程中,我们要不断巩固壮大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凝聚力量,为党和国家事业提供持久广泛支持。坚持统一战线的和合共赢、求同存异理念,对党的工作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应用价值。

 

  黄子文与渭北革命根据地西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唐建育

渭北革命根据地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开创这块根据地的领导者黄子文应得到今人的纪念。

  黄子文是渭北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之一。黄子文1927年回到陕西后领导成立中共武字区委、三原特别支部,担任渭北特委、三原县委、武字区委党组织委员,为根据地党组织建设作出了卓越贡献。黄子文先后筹建武字区游击队渭北灾民自救队和渭北游击队。渭北游击队最后保存下来,汇入西北革命斗争的洪流中。1932年,渭北革命委员会成立,黄子文被选举为渭北革命委员会主席。黄子文为渭北革命根据地毁家纾难,在党政军建设和领导群众斗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黄子文是巩固和发展渭北革命根据地的主要领导人。为提高党员干部素质,黄子文在1932年举办党员学习班,为渭北革命斗争培养了一批领导干部。在黄子文身上,我们还能看到深切的革命友谊。1932年12月,黄子文克服困难,穿越白区,将谢子长送出潼关赴上海受训。红二团南下失败后,刘志丹等人被困在秦岭山中,黄子文深入秦岭,找到了刘志丹、王世泰等人。在返回照金途中,还发生了王世泰、李盛云(黄子文之妻)假扮夫妻巧渡渭河的传奇故事。

  黄子文是渭北地区革命群众运动的主心骨。1928年4月,黄子文发动三原“交农”运动。1929年,黄子文带领灾民展开自救,成立武字区筹赈委员会,3700名灾民得到救助,赢得了武字区人民的称赞。1932年,渭北革命委员会在黄子文领导下,开展分粮分地斗争,在根据地掀起了打土豪、分田地的高潮。黄子文在革命低潮时期,认真组织群众,发展党的组织,坚持武装斗争;在革命形势高涨时,抓住时机,充分动员群众,投入到革命洪流中去。黄子文为党组织、政权和革命武装力量建设作出了卓越贡献。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