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齐心斗顽敌 革命火种燃琼岛

2017-12-01 09:15:10    来源:李磊     

 

每天早上七时,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大水村65岁的村民云惟山,都会准时来到村口大水战斗革命烈士纪念碑园,打扫园区的卫生,清除杂草。

义务守护纪念碑园,云惟山一家从父辈开始,已坚持了整整60年。

这座纪念碑园所纪念的那场战斗,是75年前发生在村口的针对国民党顽固势力的大水战斗。

1940年底,革命的种子刚刚在美合地区生根发芽,国民党顽固势力掀起了一次以进攻美合抗日根据地为主要目标的逆流,将枪口对准了同胞,这便是“美合事变”。

迫于形势,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队部撤出了美合,重返琼文抗日根据地。然而,国民党顽固势力一直尾随追击我独立总队,意图将我军消灭。

在琼文抗日根据地群众的支持下,包括大水战斗在内的一系列针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战斗打响,胜利地巩固了琼文抗日根据地,让革命的火种在琼岛继续燃烧。

东进东进,让革命的火种在琼岛燃烧

1940年12月15日,国民党琼崖当局集中保安第七团等部共3000多人,分五路向美合抗日根据地进攻。

在澄迈县美合抗日根据地附近的昆仑农场,退休职工王宗华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农场职工在美合根据地旧址附近山坡开荒时,在泥土中挖出不少已锈蚀不堪的枪支、弹药。

在此次战斗中,根据地军民英勇作战,共毙伤国民党军100余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伤亡10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妄图一举摧毁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领导机关以及歼灭西路部队主力的阴谋。但终究因寡不敌众,12月16日拂晓,国民党军进占了美合。

1941年1月29日,中共琼崖特委、独立总队部及特务大队冲破国民党军的封锁,抵达琼文抗日根据地,与独立总队第一支队会合。

此时,国内局势也出现了对我方不利的局面:就在“美合事变”发生后不久,1941年1月初,在距离琼岛1000多公里外的长江边皖南山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独立总队东进之后,国民党顽固势力一直尾随追击我独立总队,意图将我军消灭在琼文地区。同时,入侵琼崖的日军也加紧对琼文抗日根据地“扫荡”,我方处于两面受敌的处境。

当年2月15日,中共琼崖特委在琼山县树德乡山心村召开第三次执委会议,形成了集中力量、打退国民党反共逆流、坚持团结抗战的决议,并决定将独立总队第二支队调回琼文抗日根据地,以加强抗日反顽斗争力量。

会后,独立总队一边从政治上揭露国民党琼崖当局的反共阴谋和罪恶行径,一边坚决反击国民党顽固势力的军事进攻。

距离海榆东线公路西侧不到5公里的距离,便是琼山树德村山心村民小组。76年前,在这个小村庄内一座瓦房里,针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倒行逆施,东进至琼文抗日根据地的琼崖特委在这里召开了第三次执委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作出“集中力量,进行抗日反顽斗争”的决议,并决定调第二支队回琼文,集中一、二支队力量进行抗日反顽斗争,巩固琼文抗日根据地,发展全琼抗战形势。

76年过去了,记者在山心村试图寻找当年会议的旧址,却遗憾地被当地村民告知,那座很多领导人开会的瓦房早已倒塌。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在会议原址上建立了一座戏台,戏台前曾建过一座供村民看戏、纳凉的小广场,但几年前,戏台也因年久失修,渐渐荒废,茂密的植被迅速将小广场占领,如今唯能见到一片郁郁葱葱的野芭蕉林。

集中力量,进行抗日反顽斗争

顺着山心村向东北方向约10公里,便是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大水村,这里就是大水战斗发生地。

村口的纪念碑园门前,关于大水战斗的介绍文字述说着75年前那场著名战斗,绿树掩映下,正面刻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碑文格外醒目。纪念碑园的位置,便是当年大水战斗中独立总队的阵地所在地。

1942年1月17日晚,国民党军队6个连的兵力和挑夫900余人,运送轻重机枪30余挺、步枪600余支,从文昌县锦山乡朝大水方向而来,进入我独立总队的包围圈。

这次伏击是对国民党反共逆流的一次回击,此前国民党顽军多次制造摩擦,杀害我党政军人员。

在纪念碑园管理员云惟山的指引下,只见纪念碑园西南方向的洼地便是大水村,附近山坡环绕,随着岁月流逝,山坡上的树木早已郁郁葱葱。70多年前我军在此设伏,对敌军形成合围之势。

凭借着有利地形,敌军被死死围困在包围圈里。经过3天激战,整个战场硝烟呛鼻,弹壳满地,尸首堆积,被困了三日三夜的敌军又饥又渴,我军胜利就在眼前。没想到,被围困的敌军利用电台呼叫援军,第三天后,援军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大水村方向开来。

海口市委党史研究室征研处处长腾志雄介绍,我军奋战了5天4夜,在既无援军又没弹药补给,既要打围又要打援的情况下,双面被围,弹药消耗大,难于持续作战,为了保存实力而主动撤退。

军民齐心,胜利保卫琼文抗日根据地

这次战斗再次见证了琼崖群众与独立总队之间“山不藏人人藏人”的军民鱼水情。

“村里轮流派人给负责围困敌军的独立总队的战士们送上食物,而被围困在村里几间瓦房里的国民党顽军,没有得到任何食物,最后连水都断了。”云惟山说,小时候,他听父亲说起这场战斗,历历在目,因为当年我军战斗指挥部就设置在他家的祖屋里。

虽然现在这间祖屋年久失修,已倒塌成一片废墟,可云惟山听父亲说起这段军民同心的历史,他依旧充满着敬意。

大水战斗,我军毙伤顽军官兵400多人,我军也有200余名官兵献出生命。“战斗结束后,待国民党顽军刚刚撤出村子,村民们就自发将我军烈士遗体在村口集中掩埋。”云惟山说。

至1942年1月,独立总队相继取得罗蓬坡、斗门、大水反顽战斗的胜利,“这次战斗是琼崖国民党军与我独立总队的一次主力决战,其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历时之长,在琼崖革命斗争史上是空前的,巩固了琼文抗日根据地。”腾志雄介绍,大水战斗也给国民党顽固势力予以了沉重打击,国民党一批军政头目先后被撤职或免职,调离琼崖,反共逆流基本被打击。

大水战斗后,不少大水村的村民开始寻找独立总队,参加革命,其中就包括云惟山的父亲云大丰。

1957年,一座纪念这场战斗牺牲烈士的纪念碑在当年我军战斗过的那片空地树立,返乡担任乡干部的云大丰成了义务守护员。从他到儿子云惟山,这一守,就是60年。(记者 李磊)

革命遗址

大水战斗革命烈士纪念碑园

大水战斗革命烈士纪念碑园是海口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位于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大水村后面的坡地上。

大水战斗革命烈士纪念碑始建于1957年,碑四周筑有围墙,总占地5亩,整个建筑均由当地政府划拨专款建造。纪念碑坐南朝北,总高10米,宽2米,呈梯形方体。整个建筑分三段构成,第一段为平台,方形,基底长6.4米,分三阶而上,台面边长5米;第二段为碑堆,方体;第三段为碑柱,长方体,正面刻“革命烈士永垂不朽”,背面刻写“大水战斗简介”的碑文。

1983年在碑两侧对称地建造两座纪念亭,水泥结构,高约7米,呈六角形,两层翘檐。距碑背面不远的左右侧是原琼山县委书记欧德修烈士和琼纵第一支队副支队长黄大猷烈士的陵墓。

链接词条

中共琼崖特委第三次执委会议

1941年2月15日,为了粉碎国民党顽军的进攻,坚持团结抗战,中共琼崖特委在琼文抗日根据地树德乡山心村召开第三次执委会,研究抗日反顽斗争的方针和策略。会议总结了“美合事变”的经验教训,讨论了“美合事变”后琼崖抗战形势。会上,林李明、庄田传达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主要有:关于在抗战中要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军队、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建立抗日根据地等。会议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结合琼崖抗日斗争的实际,确定发展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和打击顽固派的斗争方针,确定对顽固派的斗争要坚持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在有理有利条件下打击最坚决的顽固分子的斗争策略,制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具体政策。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