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强我弱何所惧 顽强抗战壮琼州

2017-12-01 09:15:10    来源:海南日报     

 


琼崖纵队抗日第一枪纪念园。本报记者 李幸璜 摄


罗牛桥战斗遗址。 本报记者 李幸璜 翻拍

1938年10月下旬,日寇占领了广州、武汉之后,由于军力不足和政治上的孤立,日寇调整了对华作战计划。当时的日寇瞄准了海南岛,认为海南岛可作为华南航空作战及封锁作战基地,切断河内与缅甸援华通道。同时,海南天然资源丰富,尤其是有着世界上最优质的铁矿,是建造舰艇最好的钢材原料。

1939年2月10日凌晨,日寇强行登陆海南岛,琼崖抗日战争爆发。琼崖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武装仅略作抵抗后撤入山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连续开展了潭口渡口阻击战、罗牛桥伏击战、罗板铺伏击战等多起游击战役。游击战役不仅打击了日寇侵略琼崖的嚣张气焰,也极大鼓励了琼崖人民群众抗日斗志,扩大了琼崖独立抗日队伍的影响。

日寇铁蹄践踏琼岛 海南进入孤岛抗战艰苦时期

海南岛是华南乃至太平洋上的重要战略基地,日本帝国主义觊觎已久。早在1904年至1905年的日俄战争后不久,日本海军就提出了“南进论”,力争采取“海洋主义”作为日本“国是”,把侵略海南岛作为对外侵占的重要战略组成部分。

1937年,日本对华发动全面侵略战争。到了1938年下半年,日寇侵略矛头已经指向琼崖。9月24日,日本飞机轰炸海南岛,9月30日,日本军舰窜犯海南岛南部的榆林港,侵琼气势咄咄逼人。

从军事战略上,日寇认为海南岛的地理位置绝佳,可作为作战基地封锁中国南海北部湾海域,堵住海外军事物资输送向中国的南海通道。同时,海南岛矿藏丰富,所产的铁矿等物资是军用物资原料,可作为日本战争提供补给。

1939年2月10日凌晨3时,在海口西北角天尾港口,夜色浓浓,海浪翻滚。由日本海军第五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和陆军第二十一军司令官安藤利吉指挥的“台湾混成旅团”,在海军舰艇的护送和空军飞机的掩护下,从天尾港强行登陆。

当时驻扎在天尾港的国民党保安第十五团第二营营长侯伯明已察觉到了日寇的计划,率领部队全员警备,在日寇半渡时予以猛击,顽强抵抗日寇登陆,但最终因力量悬殊撤出战斗。

当天,日寇分为左右两翼进攻海口、府城。分别驻守在府城甘蔗园、海口大英山的国民党保安第十一团龙驹部第二营王武华部、国民党保安第十五团第三营以及海口政警队1个连都奋起抵抗日寇。

日寇强行登陆琼岛后,分为多支队伍分别侵占了海口、三亚、以及各县重要城镇、沿海港口、公路等,由点及面,进而控制整个海南岛,琼崖全面沦陷,进入艰苦的孤岛抗日时期。

冷静分析敌情 灵活组织多起敌后游击战

当时的琼崖抗日独立队在云龙改编后誓师抗日,正在加紧训练,做好抗日准备。1939年2月10日,得知日寇进攻海口,独立队立即派人与琼崖守备司令部联系,要与国民党联合抗战。但由于事发突然,国民党琼崖当局党政机关与军队已撤离海口、府城,进入定安、文昌等山区。

琼崖抗日独立队冷静分析,预计日寇侵占海口、府城后,必定会从南渡江继续东进。为打击日寇入侵的嚣张气焰,也为了掩护从府城、海口地区逃离战火的群众安全撤离,由抗日独立队第一中队队长黄大猷率部赶到到南渡江潭口渡口,阻击日寇前进。

位于南渡江下游的潭口渡口,是海口至文昌、琼海嘉积的主要通道,是日寇东进的必经之地。当天上午,黄大猷率队赶到潭口渡口,利用地形构筑工事,严阵以待等候日寇经过。果然不久后,日寇从海口率队向潭口前进,并配以飞机轮流轰炸潭口,黄大猷指挥队伍沉着作战,顽强抵抗一直坚持到黄昏时分,才奉命撤出,转移回云龙。

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负责人颜书明介绍 ,潭口渡口阻击战是琼崖抗日独立队抗日第一战,这场战役中,独立第一中队仅有80多名战士,敌强我弱形势下,战士们英勇作战,在日寇密集的战火中顽强抵抗,这极大鼓励了广大群众的抗日斗志,坚定了抗日信心。

此后,针对日寇全面侵略琼崖的阴谋,中共琼崖特委和抗日独立队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组织群众破坏公路桥梁,截断敌人的运输线,伏击小股日寇,袭击日寇据点,以灵活多变的方式狠狠打击日寇。

1939年3月7日,抗日独立总队第一大队第一、第三中队侦察发现,在海口至文昌的公路上,经常有日寇车辆来往,便决定在美兰至三江的罗牛桥地区伏击敌人。抗日队伍趁夜埋伏在罗牛桥附近,第二天早晨8时许拦截了从文昌到海口的两辆日寇军车,击毁了一辆军车,击毙日寇20多人,缴获三八式步枪5支,子弹数百发。

罗牛桥伏击战役再次揭穿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这极大鼓舞了抗日武装队伍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决心和信心。

独立队扩编为独立总队 在战争中壮大抗日武装力量

潭口阻击战中,不少从府城、海口地区撤离的群众,亲眼目睹了抗日独立队顶着密集的战火轰击,依旧顽强抵抗日寇,直到黄昏战火停息,护送撤离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区。抗日独立队抵抗日寇侵略的事迹,一传十,十传百,大振人心,很多群众纷纷要求加入到队伍中来。

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赖永生说,潭口阻击战的实践也让中共琼崖特委认识到,要抵抗日寇全面侵略必须要扩大武装力量,于是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扩编独立队,以便更广泛地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打击日寇入侵。

中共琼崖特委向琼崖国民党当局提出了扩编独立队,扩大抗日武装力量,全面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9年3月,抗日独立队正式扩编为独立总队,由冯白驹担任总队长,马白山、符振中担任总队队附,独立队人数从300多人枪发展成为1000多人枪,人力队伍和武装装备有了改善。

同时,琼崖国民党当局根据中共琼崖特委建议,成立琼崖战时党政处,加强抗日部队政治工作和宣传动员群众的工作。党政处成立后,深入到农村地区开展抗日宣传,对团结各界共同抗战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各地纷纷组织开展农民抗日救国会、青年抗日救国会、自卫队等抗日组织和团体,抗日独立总队琼文地区的抗日根据地也逐步扩大至文昌县的潭牛、南阳等乡,为进一步深入开展抗日游击打下了基础。

1939年10月份,中共琼崖特委和抗日总队分析了当前的抗日形势,认为抗日战争已经由琼东北的琼山、文昌扩展到了琼西南的澄迈、临高、儋县等地区,而目前抗日力量还偏在琼文地区,不便于领导全局。同时国民党也在加紧反共,为适应新的形势变化,中共琼崖特委、抗日总队部准备向澄迈、临高、儋县山区迁移,创立山区抗日游击根据地。

按照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的指示安排,派遣马白山到琼岛西南地区的独立总队第三大队,加强对琼西地区抗日领导,为未来中共琼崖特委、抗日独立总队西迁创造条件。

当时的那大镇已经处在日寇控制之下,如果要创立西部山区抗日根据地,必须先要将那大拿下。战前,独立抗日总队第三大队与那大地区各界人士积极联系,宣传抗日统一战线,争取群众支持开展战争。

那大战斗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在围攻那大之前,在独立抗日总队第三大队带领下,群众先将通往那大的公路全线破坏,封锁交通,严禁进入。10月21日,那大战斗打响后,驻扎那大的日寇被广大群众和抗日队伍包围,不敢主动出击,外围日寇也不敢驰援,一直到11月5日,深夜,日寇趁夜幕掩护,弃城逃跑。潜逃的日寇又在途中被当地武装和群众沿途痛击,杀伤,最后那大战斗宣告胜利结束。

颜书明介绍,那大战斗的胜利,是中共琼崖特委贯彻执行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抗日力量开展人民战争的实践结果。那大战斗的胜利,也有利于后来抗日独立总队向琼西南地区发展建设抗日根据地。

革命遗址

潭口渡口阻击战纪念亭

潭口渡口阻击战纪念亭位于海口市琼山区龙塘镇玉仙村村口。纪念亭于2004年2月份竣工落成,潭口渡口阻击战纪念亭是纪念中共琼崖特委领导人民武装打响琼崖抗日第一枪,该纪念亭是缅怀战斗岁月,纪念抗日历史的爱国教育基地之一。

1939年2月,日寇入侵海南岛,先后占领海口、府城后,旋即向东推进。1939年2月10日,为打击日寇长驱直入的嚣张气焰,掩护人民群众转移,驻扎在云龙墟附近的琼崖抗日独立队队长冯白驹命令第一中队长黄大猷、副队长符荣鼎,率领80多人赶赴潭口渡口东岸阻击,在此打响了琼崖独立队抗日第一枪。日寇在向潭口推进时,以飞机配合轮番狂轰滥炸,第一中队全体官兵沉着应战,阻击了日寇向文昌、嘉积等地的进犯,除班长李文启壮烈牺牲外,整个中队奉命撤出阵地。

潭口渡口阻击战极大地鼓舞了琼崖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斗志,坚定了抗战信心,同时也提高了琼崖抗日独立队的威望,扩大了影响。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独立队迅速壮大,随后扩编为独立总队、纵队,依靠群众开展敌后斗争,成为琼崖抗战的中流砥柱。

链接词条

罗牛桥伏击战

1939年3月7日,抗日独立总队第一大队、第三中队在琼山县美兰至三江之间的罗牛桥伏击路过日寇,击毁日寇军车1辆,击毙日寇大佐以下20多人,缴获三八式步枪5支、子弹数百发。罗牛桥伏击战的胜利,再次揭穿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了独立队的威望,扩大了影响力。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