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崖革命根据地历史源流

2017-12-01 09:15:04    来源:海南日报     

 


定安母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的冯白驹与王文明雕像。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这是一个百折不挠、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真实案例,这是一曲从小到大、历经艰辛解放全岛的红色赞歌,这是一部波澜壮阔、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革命史诗,这就是琼崖革命根据地23年发展的光辉历程。乐四区、母瑞山、六连岭……一个个根据地的名字闪耀在土地革命战争中;琼文、美合、白沙……一个个根据地的光荣业绩彪炳琼崖抗战史册;直到解放战争时期,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以涵盖全岛大多数土地面积和人口的体量,为夺取解放海南岛战役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反“围剿”斗争中保存革命火种

借势第一次土地革命高潮,我党在海南岛东线建成了第一个大片区域的根据地;在英勇的第一次反“围剿”斗争受挫后,琼崖苏维埃政府机关和部分红军第一次转移到母瑞山,很快又发动第二次土地革命高潮,重建了范围更大的根据地;在第二次反“围剿”斗争失败后,琼崖党的领导机关第二次转移到母瑞山,再次保存了革命火种;最后,我党在琼文老区又逐步走上恢复与发展的道路。这就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琼崖革命根据地的发展脉络。

“1927年9月,全琼武装暴动的第一仗——椰子寨战斗后,我党领导人民逐步开创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新局面。”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邢诒孔说,当年11月,琼崖特委在乐会县第四区召开第一次扩大会议,确定了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方针,“为琼崖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指明了方向。”

会后,陵水县1000多工农革命军和农军在琼崖工农革命军东路军的驰援下第二次攻占陵水县城,成立了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建立了继海陆丰苏维埃政府之后华南地区的又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接着,琼崖工农革命军东路军继续南征,于翌年1月攻占琼南重镇三亚。至此,东南部沿海的乐会、万宁、陵水、崖县四县红色区域基本连成一片,形成长达100多公里的带状红色区域,以乐会四区为中心的琼崖革命根据地基本形成。

“这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邢诒孔说,1928年3月蔡廷锴师奉调入琼开始“围剿”琼崖革命根据地,根据地军民被迫进行了第一次反“围剿”斗争。然而,由于占据绝对优势的敌人惨绝人寰的反复“围剿”,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严重受挫。红军、琼崖苏维埃政府机关向母瑞山转移,经过不到1年时间,成立了大山乡苏维埃政府,建立起母瑞山革命根据地。

“‘红五月’攻势开启了第二次土地革命高潮。”邢诒孔说,1930年5月开启的琼崖革命“红五月”攻势节节胜利,让老苏区得到恢复,并开辟了临高、崖县等新苏区。到1931年5月,乐(会)万(宁)方圆100余公里苏区几乎连成一片,澄(迈)琼(山)定(安)的苏区已打通联片,苏区人口达100万以上。

1932年7月,国民党广东当局派陈汉光警卫旅向琼崖革命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第二次“围剿”。中共琼崖特委领导根据地军民进行了艰苦的反“围剿”斗争,尽管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战斗得极为英勇,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因为敌我力量悬殊和在斗争策略上,错误地与敌硬碰,打阵地战、消耗战等原因,第二次反“围剿”斗争还是失败了。

“冯白驹带领100多人再次在母瑞山坚持了8个多月艰苦卓绝的斗争,保存了特委领导核心,保存了革命的火种。”邢诒孔说。1933年4月,冯白驹带领仅存的25人突围下山,回到琼文老区,与坚持琼文县委斗争的黎民等同志会合,开展游击战争。星星之火终于又在琼岛大地上逐步燃烧起来。

抗日战争时期:壮大武装力量 有效打击日寇

“云龙改编”后,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在与日军战斗中不断壮大,建立了琼文和美合等抗日根据地;“美合事变”后,我党在挫败国民党顽固派反共逆流的同时,成立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反“蚕食”反“扫荡”斗争中,面对日军和国民党顽军的两面夹击,特委坚持内线作战,同时挺出外线开辟新根据地;“白沙起义”后,在黎族苗族同胞配合下,我党建立了白沙抗日根据地。这就是抗战时期琼崖抗日根据地的发展脉络。

“潭口阻击战拉开了琼崖全民抗战的序幕。”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一处处长林夏说,1938年12月,琼崖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两个月后,日军入侵琼崖,独立队奋起抵抗,在潭口渡口阻击日军,打响了我党领导的抗战第一枪。随后,我党建立了琼文抗日游击根据地。3月,独立队扩编为独立总队,成为建立敌后根据地和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中坚力量。“在近1年时间里,琼崖特委在战斗中扩大了抗日游击区,使独立总队成为当时华南地区人数最多的人民抗日武装队伍。”林夏说。

随着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我党在巩固琼文根据地的同时,将特委和总队领导机关西迁澄迈县美合地区,开辟了美合抗日根据地。在根据地内创办了消费合作社、琼崖抗日公学和军械厂。“美合山区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培养了大批党、政、军干部,发展壮大了抗日武装力量。”林夏说。

1940年12月,琼崖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美合事变”。经过近1年艰苦的游击战争,特委取得了一系列反顽战斗的胜利,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逆流;还在琼山、文昌、乐万地区建立了一批县、区、乡抗日民主政府,1941年11月成立了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这些举措,巩固和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邢诒孔说。

1942年5月起,日军向我根据地进行疯狂“蚕食”和“扫荡”,加上国民党顽军的两面夹攻,1942-1943年成为琼崖抗日战争最残酷、最困难的时期。特委在坚持内线作战的同时,挺出外线,挺进敌后,相继建立了乐万、六连岭、琼山西、儒万山、六芹山和儋临等抗日游击根据地。

1943年8月,五指山腹地的黎族苗族人民在王国兴领导下发动著名的“白沙起义”。他们在起义遭到国民党顽固派的残酷镇压后,主动派代表寻找共产党。琼崖特委坚决支持少数民族的正义斗争,派部队进入白沙,帮助黎族苗族同胞坚持战斗。1945年3月,特委指挥部队推进白沙,击溃国民党顽军,建立了白沙抗日根据地。

“琼崖抗日根据地的斗争,牵制和打击了法西斯东方战线的力量,为抗日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林夏说。

解放战争时期:配合解放军渡海解放海南岛

省委党史研究室科研宣教处负责人颜书明认为,解放战争时的琼崖革命根据地建设,前期是围绕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而展开,后期是围绕配合渡海解放海南岛战役而展开。

1946年2月,国民党46军分4路向白沙解放区大举“清剿”,琼崖内战全面爆发,我军开展了英勇的反“清剿”斗争。11月,46军被调往山东,但琼崖内战仍然继续。琼崖特委作出了关于建立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的战略决策。

1947年初,特委和琼崖纵队领导机关率领警卫营进驻白沙县红毛峒,领导根据地的创建工作。4月,我军扫除白沙境内残敌,巩固白沙根据地,并向保亭、乐东发展,解放了五指山周围地区。5月,琼崖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通过了关于巩固和扩大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和建设解放区的军事、政治、经济、土改、民运、党务等项决定。1948年1月,我军解放保亭县,6月,又解放了乐东县。至此,白沙、保亭、乐东3县全境解放,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胜利建成。“到1948年上半年,琼崖解放区和游击区已占全琼总面积的4/5,人口占全琼人口的3/5。”颜书明说。

从此,琼崖纵队由防御转向进攻,连续向敌人发动了秋、春、夏季三大军事攻势:1948年9月开始的秋季攻势解放18个墟镇,攻克据点20余处;1949年3月开始的春季攻势,解放了新州、昌江、感恩3个县城和石碌山、广坝等20座城镇,攻克据点87处;7月开始的夏季攻势,连续攻袭乐会、文昌的一系列敌据点。

正当我军节节胜利之际,各路国民党溃兵退到海南岛,兵力骤增到10余万人。为此,琼崖纵队一方面积极组织反“清剿”,一方面全力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渡海作战的一切准备。1950年3月,我野战军两个加强营与两个加强团先后分批潜渡海南岛成功,4月中旬,十五兵团主力登陆成功,在琼崖纵队、根据地军民的全力支持和密切配合下协同作战,4月23日解放海口,接着挥师追歼逃敌,5月1日全歼残敌,海南岛全部解放。

“事实说明,琼崖革命根据地在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各个时期,都起了巨大的作用。”颜书明评价说,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琼崖革命根据地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记者 单憬岗)

点评

中国共产党领导建立的琼崖革命根据地注重将军事斗争与根据地建设相结合,充分调动贫苦大众革命的积极性,使群众把自己的切身利益与党开展的军事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根据地广大人民群众不畏困难,不怕流血牺牲,积极协助人民军队开展军事斗争,通过军民密切配合、共同抗敌,为保卫和巩固琼崖革命根据地进行军事斗争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在开展战勤服务工作,组织担架队、运输队运送物资,抢救伤病员的工作中,人民群众踊跃支前,使琼崖纵队在面对强敌时能够得到必要的后勤支援。依靠人民群众,团结人民群众,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作用,始终与人民群众同甘共苦,这是琼崖革命根据地能够在多次被摧毁后又再次重建的基本经验。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