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改编 同仇敌忾

2017-12-01 09:15:22    来源:海南日报     

 


琼崖工农红军云龙改编旧址内的国共合作塑像。记者 张茂 摄


琼崖工农红军云龙改编旧址。记者 张茂 摄


云龙改编旧址翻修过的“六月婆”庙。记者 张茂 摄

79年前,经过三轮艰苦曲折的谈判,中共琼崖特委与国民党琼崖当局达成合作协议,枪口一致对外。琼崖红军云龙改编标志着琼崖国共两党合作、团结抗日的民族统一战线形成,表达了琼崖300万人民群众的愿望,为进一步发展壮大革命队伍、抗击日本侵略军奠定了基础。

循着历史的足迹,我们把目光锁向了南渡江畔的一座小镇: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

深入敌营谋合作

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地处南渡江东岸,川流不息的镇上有一处安静的广场。走入广场,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十余米高的独立队战士全身铜像。铜像身材笔挺,手握钢枪,英气逼人。像座正面镌刻徐向前元帅题词“琼崖抗日先锋”。

这里就是云龙改编旧址。

故事从80年前说起。1937年7月底,中共乐万县委书记李黎明接到一道紧急命令,急调他回琼崖特委驻地琼山县演丰乡。李黎明日夜兼程赶到演丰,见到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李黎明被告知,他将代表琼崖特委去府城与国民党琼崖当局进行合作抗日谈判。

“琼崖国共合作循着与全国国共关系史大体一致的线索和模式进行。”海口市党史研究室征研处处长腾志雄介绍,卢沟桥事变后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发出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掠,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

“当时,琼崖特委把希望合作抗日的声明发在报纸上,也要求国民党当局在报纸上公开答复,”海口市党史研究室的周琪雄认为,“这就掌握了主动权,国民党不能避而不谈。”

十年来,多少身边的同志倒在国民党反动派枪口下,去府城谈判,无异于深入敌营虎穴。但为了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李黎明接受了任务。

1937年8月8日,李黎明来到府城,闯入国民党军一五二师驻地,与该师政训处主任林序东谈判,表明了琼崖红军希望与国民党军携手抗日的态度。同时为了保持独立自主的原则,避免国民党借改编“吃掉”红军,提出了停止进攻红军、停止逮捕我方人员、红军改编为抗日部队不同国民党军队混编等条件。

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一处处长林夏认为,国民党琼崖当局并无谈判诚意,所以第一次谈判很快破裂。国民党当局以“把红军部队带出来,了解人数等情况”为谈判条件,不接受琼崖特委提出的合理要求,谈判陷入僵局。

李黎明在《忆琼崖国共合作》一文中写到,林序东在谈判过程中态度傲慢,并无诚意。

团结抗战事不宜迟,几天后,李黎明再次来到府城,同林序东进行第二轮谈判。林序东老调重弹,坚持要先把红军带出来才能谈,还造谣有人控告红军抢劫、扰乱治安。李黎明针锋相对地驳斥了对方的造谣和威胁,重申了琼崖特委合作抗战的决心和独立自主的原则。最后谈判进行不下去,双方不欢而散。

府城谈判息内争

谈到云龙改编,冯白驹是不能不说的英雄。

1937年9月间,为了掌握谈判情况和指导谈判,冯白驹来到塔市乡演村,却被国民党琼崖当局非法逮捕。国民党琼崖当局妄图以逮捕冯白驹夫妇为要挟,迫使中共琼崖特委让步。

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邢诒孔介绍,国民党琼崖当局将冯白驹夫妇关进府城监狱,对冯白驹多次审讯胁迫,要冯白驹把琼崖红军队伍从山里拉出来做为国共合作的条件。

“国民党琼崖当局许诺了冯白驹许多好处,冯白驹都不为所动。他们还把冯白驹中学时的老师请来劝说他,但冯白驹理直气壮地驳斥了国民党琼崖当局的无理要求。”周琪雄介绍。

在琼崖特委设法营救冯白驹的同时,琼崖各界人士强烈抗议国民党琼崖当局破坏团结抗战的罪行,海外琼侨、港澳琼籍同胞也纷纷写信、打电报、发表谈话、发表文章,要求国民党琼崖当局以民族利益为重,立即释放冯白驹,恢复谈判,共商抗日大计。

此外,中共中央获悉冯白驹被捕后,多次向蒋介石交涉。1937年12月,蒋介石被迫下令无条件释放冯白驹。

1938年下半年,日寇侵略矛头已经指向琼崖。持续半年之久的琼崖国共第三轮谈判,无明显进展。9月24日,日机轰炸海口、府城及演丰、塔市等地的城镇和农村,9月30日,日军舰进犯榆林港,侵琼势头咄咄逼人,形势异常紧迫。10月,国民党一五二师调离琼崖,国民党在琼仅剩两个保安团组成的守备司令部,王毅为司令,总兵力不足4000人。

“王毅知道自己守备力量薄弱,迫于形势,就主动找冯白驹谈判,希望红军能帮忙抗战。”腾志雄说,王毅代表国民党接受了中共琼崖特委提出的原则要求和条件。

10月22日,经过10个月的第三轮谈判,琼崖国共两党终于达成合作抗日协议,实现了第二次合作,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随之形成,对琼崖抗日战争的开展起了决定性作用。

云龙改编泯恩仇

独立队战士铜像西面,两间屋子在绿树掩映间可见飞檐翼角、吻兽雕梁。冯白驹的侄儿,年逾花甲的冯尔动告诉记者:“这就是重建后的‘六月婆’庙。当年冯白驹和王毅在这里握手言和,琼崖国共两党也从这里开始携手抗日、共御外侮。”

改编前夕,国民党琼崖当局要求把红军集中到府城,但中共琼崖特委却坚持到琼山县云龙墟改编队伍。

为何会选在此处?云龙改编旧址负责人钟少辉介绍,首先,云龙墟位置十分重要,位于南渡江东岸,距府城20多公里,是海口至嘉积的必经之地;其次,这里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根据地,基层党组织健全,群众觉悟高;再者,这里也是冯白驹的家乡,便于迅速开展行动。

1938年12月5日,改编仪式在云龙墟“六月婆”庙前隆重举行。云龙改编旧址工作人员黄梅介绍,原来冯白驹的部队只有60多人,知道红军要改编打鬼子后,从全琼各地过来的参军青年达到200多人。

国共合作抗日获得了群众的广泛支持。“我父亲告诉我,改编的时候琼山县各区乡的群众给部队送来的慰问品堆积如山,送米粿的、送粽子、送猪的……”冯尔动说。

“那时候我父亲9岁,也在这里。”冯尔动指着重建后的六月婆庙说,“那天这里人山人海,热闹非常。鞭炮声、口号声、欢呼声此起彼伏。红军战士穿着统一的军服,全副武装,精神抖擞。王毅看了也说‘了不起’。”

会上,王毅宣布琼崖红军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简称琼崖抗日独立队,冯白驹为队长,独立队下辖三个中队。被任命为队长的冯白驹代表全体官兵讲话后,振臂高呼:不负重托,誓死抗日,保卫琼崖!

“老百姓个个喜形于色,快乐异常。云龙改编是海南人民革命斗争的转折点,也是一个胜利的节日。”冯白驹后来在《关于我参加革命过程的历史情况》中写道。

“至此,琼崖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日军侵琼的第二个月,也就是1939年3月,独立队扩编为独立总队,由300多人发展到1000多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独立总队依靠人民群众,创建抗日根据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坚决抗击日本侵略者,成为琼崖抗战的中流砥柱,抗战胜利时,琼崖独立纵队发展壮大到7700多人。”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赖永生说。

革命遗址

云龙改编旧址

琼崖红军云龙改编旧址位于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旧址原为“六月婆”庙场址,因1938年12月5日琼崖工农红军在此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而得名。在此进行的云龙改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琼崖革命武装斗争史上的重大事件,标志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在琼崖的胜利。卢沟桥事变后,中共琼崖特委贯彻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向琼崖国民党当局提出“停止内战,团结抗日”的主张, 经过三轮曲折的谈判,于1938年10月22日与国民党琼崖当局达成协议。云龙改编后,独立队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成为琼崖抗日先锋和中流砥柱。云龙改编旧址是全国首批100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海南省文物保护单位、海南省青少年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链接词条

潭口阻击战

1939年2月10日日军占领海口、府城后,当天就派出飞机轰炸南渡江下游的潭口渡口东岸,企图派兵继续东进。潭口是海口至文昌、海口至嘉积公路的渡口,距海口市13公里,是日军东进必经之地。琼崖抗日独立队队长冯白驹断定日军的企图后,为打击日军长驱直入的嚣张气焰,掩护从海口、府城逃离出来的群众转移,立即命令第一中队中队长黄大猷、中队附符荣鼎率领全队80多人于当天上午赶到潭口渡口东岸,利用有利地形,严阵以待。不久,日军在飞机的配合下向潭口开来,独立队坚守阵地沉着应战,阻击日军,作战至黄昏后奉命撤出阵地。这是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独立队抗击日军入侵的第一仗,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抗日信心。(梁君穷 辑)

 

[责任编辑:胡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