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红军,那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2017-12-01 09:15:22    来源:海南日报     

 


王国兴塑像。记者 陈元才 摄



白沙起义纪念园内的展品战鼓。 记者 陈元才 摄


红色人物 王玉锦。(资料照片)

隔着玻璃柜,仔细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粉枪、木制的黑色弩弓、弯弯的牛角号……

此刻,它们静静安放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毛镇番响村东侧的白沙起义纪念园内。74年前,它们跟随着其主人,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它们是简单的武器,也是一位位“英雄”。

1943年,在王国兴带领下,当时白沙县饱受国民党迫害的黎族苗族人民,发起一场反抗国民党暴行的大暴动,于8月12日打响了暴动的第一枪,史称“白沙起义”。

蓝天悠悠,绿树葱葱,我们站在白沙起义纪念碑前驻足良久。如今,在当时处于这场起义中心的琼中,已经难以寻觅见证参与白沙起义的人们。我们探访了白沙起义的主要发生地点,搜寻那一段历史。

白沙起义点燃革命烽火

将历史的时针拨回1943年8月12日。

黎明将至,“呜——呜——”的号角声打破宁静。4000余名起义群众向位于白沙一区的国民党白沙县政府和白沙县中队发起进攻,他们以弓箭、钩刀、粉枪为武器,一批批向国民党顽军冲去。

这一刻,他们等了太久。

1939年2月20日,日本侵略军侵占海南岛。国民党顽固派为保存实力,消极抗日,节节败退至五指山区。在当地成立“扶黎局”,名义上管理黎族事务,实际却是国民党进行残酷压迫和统治的工具。

“当时的黎族苗族同胞生活得太苦了!” 琼中县党史县志办公室退休干部谢晋颀讲起那段历史,止不住地摇头感慨。

国民党各县流亡政府和部队自进驻白沙县以来,对百姓征收苛捐杂税,诸如“抗战粮”“官长粮”“草鞋费”等摊派名目繁多。“不少黎族、苗族青壮年还被抓去劳役,给国民党军挖战壕、修营房,还时常会遭受拳打脚踢。”谢晋颀说。

反抗还是屈服?生存还是毁灭?黎族苗族同胞用行动给出了正义的答案。

谢晋颀拿出旧时的白沙县地图向记者指出白沙起义的路径。“先到长岭地区,1943年8月16日,白沙一区的起义队伍围攻国民党琼崖游击大队,随后三区人民奋起响应,合力击溃敌人。再到翻加村、坡春村,队伍乘胜追击,在8月17日进攻国民党儋县、临高、感恩三县县政府,成功将国民党白沙一区的军政机关和部队驱逐出去。”他说。

最后,他指向地图中的琼中红毛乡什响村说:“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一战便发生在这里。”8月20日,白沙二区起义群众对逃至该处的守备二团发起进攻,没有攻下,王国兴、王玉锦率领3000余人支援,双方激战整整6天。8月26日,国民党顽军溃逃。

至此,驻在白沙县境内的国民党军政机关和部队被全部赶出,起义取得初步胜利。据了解,历时半个月的白沙起义,共发动2万名黎族苗族同胞参与,打死打伤国民党军政人员300余人,缴获一批武器弹药等物资。

主动寻找共产党

群峰连绵的鹦哥岭,山顶雾气环绕,驱车经过的游客连连赞叹。而在74年前,这里的人们曾经历了一段艰苦卓绝的抗战岁月。

1943年9月底,不甘失败的国民党顽固派调集1000多兵力,分为四路,向起义群众疯狂反扑!

琼中县党史县志办公室主任张东安说,由于武器简陋、又缺乏军事知识,纵使起义群众浴血奋战,也依然无法与装备精良的国民党顽军抗衡。在人员伤亡过大、弹尽粮绝的境地下,王国兴、王玉锦等人分头率领起义群众撤退到鹦哥岭、什寒山坚持斗争。国民党顽军对起义群众和村庄进行疯狂报复,五指山区到处都是火光。大屠杀延续了几个月,1万多无辜民众被杀害。

“情势危急之下,王国兴当机立断。一方面派人侦察情况,设法和王玉锦取得联系;另一方面挑选出健壮青年留在山上,动员其他人回到村庄进行生产,来支援山上的斗争队伍。”张东安说,王国兴也留在了鹦哥岭。

经过1个多月的时间,王国兴、王玉锦等黎族首领历尽艰辛万苦终于取得了联系。在1943年10月的一天,他们在什乒村秘密相会了。

“我们一定得想一个办法,不能眼看着‘国贼’把我们黎族人杀光啊!”对于族人的未来,王国兴忧心似焚(当时黎族群众称国民党顽固派为“国贼”)。

曾经在广东当过兵的王玉锦告诉大家,有一支队伍叫“红军”。他曾经到过广东与江西接壤的地方,在那里,村子里的青壮年都随着红军走了,甚至国民党军队里的军官也加入了红军。

“我想这红军一定是很好的,不然为什么老百姓都跟着红军走,国民党的军官连官都不做要去投红军呢?”王玉锦对同伴们说着自己的见闻。

王玉锦的话勾起了王国兴的回忆。他想起年轻时候听说过的许多关于红军闹革命的传说,想起父亲在世时曾对他说过:“世上只有红军是不会欺负黎族人的。”他想起自己在汉族地区当挑夫时听说过独立队又打日本又打“国贼”的故事,他想那应该就是红军!

“找红军,那是我们唯一的出路!”王国兴下定决心。当时,黎族群众还认为,共产党领导的部队都叫红军。他们并不知道,在琼崖,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叫做琼崖抗日独立总队。

武装斗争解放白沙全境

白沙起义受挫后,起义者主动寻找共产党,接受党的领导,后来在党的领导下取得胜利,这在中国少数民族革命斗争史上是罕见的。毛泽东同志曾经对王国兴领导的白沙起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国少数民族起义,寻找共产党,消灭国民党,建立革命根据地,王国兴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人。

1943年12月,王国兴派出的代表终于在临高、儋县交界的地方找到了共产党。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派出的武装工作组人员经过3天3夜的跋涉,赶到鹦哥岭与王国兴会面。

从此,黎族人民的革命斗争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共产党的领导下,1944年12月建立起以起义队伍为主的黎族武装——白(沙)保(亭)乐(东)人民解放团。

当时,中共琼崖特委决定由王国兴任团长、王玉锦任参谋。他们挑选出30多名黎族优秀青年,组成武装工作队,潜入白沙县内展开群众工作,为主力部队进入白沙腹地扫清障碍。

1944年12月,冯白驹在澄迈县六芹山的一座茅屋里,会见了王国兴等白沙起义首领。冯白驹虽不懂黎语,王国兴却会讲海南方言,两人一见如故,畅聊数日。

王国兴向冯白驹倾诉黎族人民遭受的苦难,详细介绍白沙起义的经过。冯白驹听后备受感动,他握着王国兴的手说:“黎族苗族同胞的斗争浸满鲜血,是正义的进步的革命斗争。”

“琼崖特委还派出廖之雄、王茂松等四人组成工作组进入白沙,帮助黎族苗族同胞组织斗争指挥部,后又组织常备队,广泛开展武装斗争。”谢晋颀说,琼崖特委在各乡增派人手,积极开展组织工作,加强对白沙地区的领导。

1945年,琼崖独立纵队积蓄力量准备挺进白沙腹地,在人民解放团的配合下,调集武装力量向驻在白沙境内的国民党军队发起进攻。经过一番鏖战,国民党顽固派被驱逐出去,白沙全境迎来解放,13个乡镇也相继建立起抗日民主政府。

同年8月初,白沙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标志着白沙抗日根据地的正式建成,它不但很快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还为解放战争时期建立五指山中心根据地打下坚实基础。

革命遗址

白沙起义纪念园

白沙起义纪念园是海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位于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毛镇番响村东侧的海榆中线公路160公里处。

白沙起义纪念园于1987年9月动工兴建,1988年11月竣工。纪念园占地20.03亩,纪念碑高17.2米,由碑身、碑座、基座、碑庭组成,各部平面呈方形,碑为花岗岩石条结构。碑身正面镌刻江泽民同志题写的“白沙起义的英烈们永垂不朽”,碑底部背面镌刻着白沙起义简介。

链接词条

白保乐人民解放团

1944年12月,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成立白保乐人民解放团(白保乐是白沙、保亭、乐东三地的简称),王国兴任团长,郑放、许世淮为副团长,王玉锦为参谋,郑放兼任党组副书记。它是一支以黎族起义群众为核心的战斗队伍,吸纳30余名优秀的黎族青壮年,组成武装工作队,在白沙一区、二区发动群众,打击奸细,开展游击战,骚扰敌人,为主力部队进入白沙腹地扫清障碍。1945年,琼崖独立纵队发动解放白沙的武装斗争,其发挥了重要的配合作用。



 

[责任编辑:胡俊峰]